皮肤
字号

超凡者游戏

点击:
这个世界,万千时空无穷位面。
竞争!生存!永恒!不朽!
无尽的杀戮每时每刻都在进行……
从小立志成为一个侦探的肖凌无意中卷入了凌驾于现实的超凡者游戏,他洞察入微,步步算计,局局谋划,掌握命运,终于携着不可阻挡之势崛起于这场时空游戏,驱逐天人,带领日渐衰败的时空流重回巅峰!
初一夜 超凡游戏的新人们
谁都有幻想,幻想人生波澜壮阔,幻想自己与众不同,幻想无拘无束的自由,幻想不会庸庸碌碌过一生!突然有一天,你真的与众不同了……

第001章 有没有搞错,自己来杀自己?

子弹,突如其来!

高速旋转着,携着无可抗拒的穿透力,钻进了毫无防备的前额。

肖凌眼睛大睁,才发现死神的逼近……

下一秒钟,他感到自己的后脑高高的隆起,像被捶碎的西瓜一样爆裂。

红的血白的浆,半边头骨的碎片,追随着旋转的子弹,涌出头颅,染红了雪白的墙壁,洁净的床单。

碎片纷飞如烟花绽放,电光四起似蛇虫穿梭,红白的血肉似泼墨作画。

携着满怀的疑惑、不甘……肖凌临死前奋力抬头。那站在病房门口狞笑的持枪凶徒,竟然是……竟然是,自己?!【也是醉了,总有人对这儿喋喋不休,说不科学不合理什么的,你们难道没看到,这只是个梦吗?你想跟梦讲科学,讲合理?】

呼~~~哈~~~肖凌猛然从病床上坐起。

原来是个梦啊!肖凌长长的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擦冷汗。

手掠过冰凉的额头,依稀残存着子弹一路飞来,穿透前后颅骨,在脑里翻滚搅动的感觉。

太真实了!

啧,倒霉催的啊,连做梦都这么诡异恐怖!肖凌咂咂嘴,这两天真的是流年不利啊!

事务所好不容易开张,接了单买卖,混进传销团伙找人,找到地头进去听了没一会儿,就被冲进去的警察叔叔拎警局了。

好说歹说,唾沫都干了总算解释清楚,脱身出来赶到传销的楼下——电动车还停在这儿得骑回去呀——掏出车钥匙,插进钥匙孔,一扭,灯没亮,再扭,还是不亮……

靠,哪个小偷这么缺德,把车电瓶给拎走了!

无可奈何,只得蹬着没电的电动车回家……足足二十多里!本来也不以体力见长,累得他是两腿发软,大汗淋漓,满眼冒金星。

结果一进门,事务所被翻的一塌糊涂,十几岁的小贼左手拎着笔记本,右手拎着充电器,正要从窗户跳下去。

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一天不顺,气急败坏的肖凌当即就冲了上去。

结果就是,蹬车太累,腿软失足,小偷直接被推出窗户摔到骨折,他也从窗户栽下去,摔的轻微脑震荡,笔记本屏幕、键盘和充电器被压到一起,彻底报销了……幸亏是二楼。

警察叔叔来之后一问,小偷偷东西肯定不对,但人家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你推下楼摔到骨折,这属于防卫过当了。

脑震荡和笔记本的损失自己负责吧,看在你今天进过一回局子的份上,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小偷的医药费也不找你要了,幸亏是二楼。

唉,这都怎么回事吗!什么烂事都撞一起了!肖凌叹一口气,扭头向窗外。

这间病房位置倒是不错。

医院病房区是一座环形楼,楼的中间是花园天井,从靠窗的病床看下去,正能看到院子里的姹紫嫣红,层峦叠翠,风景极美。

而且,虽然是三张床的普通病房,两张床都空着,一张一直没人,另一张白天出院。

一个人占了一间病房,要空间有空间,要景致有景致,简直VIP病房的待遇吗!

苦中作乐的想着,肖凌翻身爬起,捧着仍微微作痛的脑袋,走进洗手间打算擦把脸。已是夏至时分,天气开始热了,刚才的噩梦又出了一身的汗……

刚刚打开水龙头,猛然一声咆哮传来,吓的他一个哆嗦,水撩了一裤裆……

“你,你,你是叫肖凌吧,我记得你,五零六房的,追贼摔成了脑震荡。谁让你出来的!还打扮成这个样子,你这是住院呢?还是相亲呢?……”

“伤没好就胡乱下地走动,这万一出了事,是你负责,还是我们医院负责啊!”

“没,没,护士长,我没有啊……我就是来洗把脸……”更年期护士长的大嗓门,肖凌不是第一次领教了。

本能的抱头向后辩解起来,说了两句,蓦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身后根本没人,而且……护士长那大嗓门没有前几次听到的大,依稀是隔了段距离的。

这是……什么情况?那说的,分明是自己吗!就算这层病房还有另一个叫肖凌的,五零六病房总没错吧?

肖凌心中生疑,忍住被吼的益发疼痛的脑袋,出病房向护士站,声音传来的方向行去。

趿步来到拐角,他探头向外望,猛然凝住了。

护士站前,更年期的护士长果然正在口沫飞溅的训斥……自己!

另一个自己!

西装笔挺,穿的人模狗样的自己!

没错,肖凌揉揉眼睛,再三确认,但怎么看,那就是自己,虽然自己从来没穿成那个样子,天天照镜子,自己还能认错吗?

即便肖凌生平最喜欢推理游戏,小时候理想是当柯南,长大了理想是当福尔摩斯,也一瞬间大脑抽筋有点回不过神来……

难道是……是失散的双胞胎哥哥弟弟?没听老爹老娘说起过啊!

又或者是,传说中的易容术!擦,真有那种东西吗?

冷汗沿着肖凌额头涔涔而下。猛然他抽身缩头。

另一个“肖凌”似乎察觉了注视,扭头看了过来。

没错!那就是自己!差点对眼,肖凌益发确认了推测!

活见鬼了!一股寒意从脊背蹿上发梢,他情不自禁想起了刚才做的那个诡异的梦……

仔细想想,梦中凶手那个自己,正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做着这样的打扮,猛然进门,掏枪干掉了病床上的自己。

难道,那不是个普通的梦,而是预知梦!……

敢不敢再离谱一点!?

不管了,赶紧走,必须走……耳膜上血管鼓动,将擂鼓般的心跳声传入耳中。肖凌返身向后,然而,走廊空荡荡的,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又能走到哪里呢?

就在这个时候,护士长的训斥似乎结束了……

可以听到另一个自己低三下四的说了几句,向这个方向走来。

肖凌迅速调整角度,利用病房玻璃门的反光查看……

果然来了!而且……他又一次确认了,对方的确要杀自己。

梦中那把杀死自己的手枪,已经攥在对方手里了。正在上消音器,就像电视电影里演的一样。

怎么办?怎么办?必须要找点东西防身,这样赤手空拳的可不行!一边后退一边思索,猛然肖凌眼睛一亮,冲回了自己的病房。

病床边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玻璃瓶,玻璃瓶里装着赤红的粉末,是出院的中间床病人留下的。

那是个四川人,吃饭无辣不欢,特意留下这瓶据说是変态辣,让肖凌感受下四川人的豪爽。

変态辣,就靠你了!三步并做两步蹿回床边,将枕头塞进被窝,把被子撑的高高隆起,肖凌抓起辣椒瓶躲进了厕所。

打鼓般的心跳总算削微的放慢了一些。辣椒瓶很好,正好啊……不会伤人。

万一这事儿是因为自己脑震荡出现了幻觉,或者是有其他什么误会……用这东西,好歹可以说是恶作剧。

要是拎着桌椅板凳把人拍翻,万一拍错了,被当成精神病送进青山医院,可就没地方说理去了!

明明只有几秒钟,躲在厕所里的肖凌,度日如年……

脚步声在病房门口停住了,转向走进了屋里,厕所门上,黑影飘了过去……下一刻,“BiuBiu”正是电影电视上,装了消音器的枪的声音。

肖凌猛然推开厕所门,一瓶辣椒面劈头盖脸洒过去,同时箭步如飞,贴地一个标准的躲避滚翻,蹿出了病房,跟动作明星似的。

“Biu!Biu!当!”杀手肖凌也反应极快,意识到情况不对,回身射击。

“啊~~~”三枪之后,杀手肖凌脸色猛变,抱头惨叫起来,変态辣椒粉发作了!

他泪水长流,辣椒随着呼吸钻进了鼻子还有肺部……

“是……是谁?阿嚏!这不可能!不可能!阿嚏!阿嚏!”歇斯底里大叫着,鼻涕口水眼泪混作一团流了下来。呛的天翻地覆,欲仙欲死!

越喷嚏越难以呼吸,越难以呼吸就越想呼吸,越想呼吸就越会吸入越多的辣椒粉……

就仿佛上岸的鱼一般,初时还能竭力的挣扎扭动,很快的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渐渐的倒伏不动……犹自满脸的不可思议。

听到手枪掉在地上的声音,肖凌就转回来了。捂住口鼻,蹑手蹑脚……

起初是死里逃生的庆幸,可这家伙渐渐竟然不动了?

不对劲啊。変态辣再辣,不应该能辣死人啊!

防狼喷雾就是这东西做的,全然无毒副作用,才被当做普遍的防暴之物。

仔细瞧了一瞧,肖凌猛然脑袋一懵,血,这家伙的身下竟然有血,正不断的渗出来?

怎么会,自己根本没……对了,刚才三声枪响有一声声音特异,或许是打到哪里跳弹反弹了。

这,这不会又算防卫过当吧?不过,自己杀死自己,这事儿又要怎么解释啊?说我跟这家伙没关系,别人信吗?

正心慌意乱,忽然脑海中一个古井无波的声音响起:“恭喜你,干掉了来自异时空流的入侵者。作为奖励,给你一个机会!”

【天命程式安装准备,初始化完毕,与时空主宰网络对接完毕,基础资料下载中……】

【时空泡载入完成,平行位面设定完毕,异常干扰清除中……】

忽然一些莫名其妙的信息,强行涌入了肖凌的脑海。闭上眼睛,大脑依稀变成了一个显示屏,源源不断的代码仿佛瀑布般倾泻而下。

与此同时,倒在地上的另一个肖凌忽然变成了发光体。

好像沙雕被海水慢慢的浸润垮塌,身体慢慢的裂解成了红黄蓝三色的光,仿佛萤火,从身体上溢出,缓缓的竟飘到了肖凌的身上。

文章地址:/wangyou/28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