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级少年宗师

点击:
第一章 状元再世

青天白日,烈日当空,能晒死人的天气,郑亚被雷劈了,全身一麻,头一晕,咚的一声,郑亚莫名其妙地被劈倒在搬砖工地上。

好像只过去了一瞬间,也好像过去了很久,郑亚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郑亚,郑亚……”

郑亚感到有人在推自己。

有点茫然地睁开双眼,看到了一双双关切的眼睛,没大明白是怎么回事,郑亚有点疑惑地问道:“陈叔,我这是怎么了?”

陈叔憨厚的脸上露出了丝丝关切:“小亚,你被雷劈晕了,现在感觉怎么样,没事吧。”

被雷劈了?

郑亚觉得有点头晕,朗朗乾坤下,自己居然被雷劈了。

动动胳膊腿,感觉感觉自身的状态,觉得没有什么大碍,手撑在地上,郑亚站直起身,然后对周围关注自己的民工兄弟们露出了笑容,轻声说到:“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陈叔,张叔,你们去忙吧,对了,我晕了多久?”

张叔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伸出厚实的手掌,拍拍郑亚的肩膀,笑着说道:“不久,才分把钟,这不还没来得及叫120,这雷来得好不稀奇。”

见郑亚没事,年轻一点的民工笑了起来,也伸手拍了郑亚一巴掌,笑着说道:“我说亚子,你该不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吧,青天白日的,居然被天雷轰顶,哈哈哈,笑死我了,这雷好像专门冲你来的。”

巨大的掌劲让自己的肩头微微发痛,郑亚咧嘴,呼了一口气,没好气地说道:“马哥,你知道的,我孝敬父母,敬爱师长,团结同学,三观正,五官更正,我看这雷啊,本来是冲你去的,只不过是劈偏了。”

郑亚说完,几个民工觉得他真没什么大事,说说笑笑,各自去忙手中的活了。

郑亚摆摆脑袋,定定神,也准备去搬砖,没办法,家里穷,搬砖得贴补家用。

刚刚走了几步,郑亚就觉得一阵天晕地转,脑海之中,猛地感到,好像是瞬间,自己的意识一分为二。

接着,一个奇怪的自己好像在说:“马哥没说错,雷还真是指你劈的。”

郑亚大惊,不由揉揉双眼,左右看看,发现几个民工已经各自忙开了,根本没人跟自己说话。

刚刚是谁?难道被雷劈了出现了幻觉,或者是,郑亚心想,该不是见鬼了吧?

这时,意念之中,那个自己又说话了:“你没见鬼,而是我见鬼了,真是见鬼,好端端的修为突破,居然遇见天雷,这是什么鬼地方,你又是谁?啊,这么高的大楼又是怎么回事?乖乖,还有铁皮子在路上跑,天呐,我到底是见了什么鬼……”

郑亚脑海之中,出现一连串类似乱码般的信息。

信息之多,让郑亚一阵头晕脑胀。

不由自主地,郑亚向前跌跌撞撞走了几步,咚的一声,撞在一根墙柱上。

撞击的声音再度让三个民工偏脑袋向郑亚看了过来。

陈叔关切地问道:“小亚,没事吧?”

郑亚定定神,飞快说道:“没事,有点头晕,撞柱子上了。”

马哥哈哈大笑起来:“亚子啊亚子,别以为你的小小金刚钻能把柱子钻个眼,哈哈哈,悠着点。”

张叔倒是关心地说道:“小亚,你这情况,好像不合适搬砖了,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

郑亚感觉头晕,但更不安,脑海之中那些胡言乱语,让郑亚很恐惧,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或者是自己遇见了什么。

摆摆脑袋,郑亚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着张叔说了一声:“好的,那我今天就休息了,我明天再来……”

跟几个民工告别,走出搬砖的建筑工地,站在路口,等待回家的大巴车,让郑亚感到恐惧的事情再次发生。

依然有个自己在哇哇大叫:“见鬼了,见鬼了,这是什么地方?天,对面那小姑娘穿的是什么衣服,露胳膊露腿,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郑亚跌跌撞撞,魂不守舍地,钻进大巴,斜靠在大巴的后背上,紧闭双目,看似闭目养神,但意识之中,已经天翻地覆。

郑亚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出了状况。

大状况。

很像是传说中的精神分裂,也很像是传说中的鬼魂附体,总之很不正常。

半响之后,郑亚终于鼓起了勇气,自己问自己:“你是谁?为何出现在我意识之中?”

郑亚以为,自己这纯属自言自语,得不到答案。

但是没想到,居然自己给自己说出了答案:“我是大唐郑冠,你又是谁?这是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朝代什么年号?”

郑冠?

什么朝代什么年号?

郑亚顿时慌乱,他终于可以肯定地知道:“自己还真是中大奖见鬼了”。

身为郑家子孙,就鲜有不知道老祖宗郑冠的,毕竟历史上的郑冠虽然下落不明,但绝对是郑家的骄傲,也更是他郑亚从小就崇拜的排位第一的偶像人物,偶像度更在“李小龙”之上。

郑冠,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文武双料状元。

史书记载,郑冠,823年,高中文科状元,828年,又中武举状元,官至户部郎中。

史书记载,郑冠,才高八斗,文可安邦,武可敌国,他极为擅长书法。

不过,历史上的郑冠最终生死成迷,不知所终。

……

良久之后,半睡半醒,似睡似醒,囫囵囫囵的,在摇摇晃晃的大巴上,郑亚心惊胆战外加不知所措地基本弄清了自己的不良状况。

简单点说,郑亚知道自己病了。

前不久,郑亚课余时间看过一本网络古典仙侠《九炼归仙》,里边阐述了这么一个理论,人类之所以能成为百灵之长,潜意识乃是根本。

书里说,潜意识能储存人类先祖的经验和记忆片段,潜移默化地帮助后辈快速成长,有些经验甚至是能直接被后辈吸收消化,造就一些天才。

现在,郑亚觉得自己的状况就有点类似觉醒了先祖郑冠的潜意识记忆。只不过,郑冠这记忆这意识,太完整了,简直不是片段,而是整个复制在了自己的意识之中。
------------

第二章 潭腿义气

不管怎么说,郑亚觉得,自己这都属于精神不正常,心中感觉很害怕,所以,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农家小院,自己的家的时候,眼泪不禁流了出来。

我回来了,回家真好。

远远地,郑亚扬声喊道:“爸,爸,我回来了。”

爸爸双腿行动不便,应该在家。

“小亚,回来了啊,来,来,过来见过你马叔。”父亲温暖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

家里来客人了?

郑亚赶紧抹抹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一个普普通通,朴素到贫寒的小院,却让郑亚有着发自内心的亲切和安心。

院子里,父亲没有如同往常一般坐在轮椅上编制竹席。

院子里此时摆了一个四方桌子,父亲跟一个四方脸中年人对面而坐,好像在说话。

中年人的身后,站着一位跟自己差不多年轻的少年,一头短发,穿着短袖,小麦色的皮肤,整个人看起来精气神十足。

此时,自己进来,三个人齐齐向自己看了过了。

没有过多打量两位客人,郑亚看向了双腿虽然行动不便,但依然顽强不息的父亲,心中涌起了阵阵温暖,感觉自己找到了依靠,那种遽然得病的茫然无措,在看到父亲的那一刻,消减了许多。

心中安定下来。

向前走了两步,站在父亲的身后,郑亚强忍那种生病之后,想大哭一场的冲动,叫了一声:“爸,我回来了。”

父亲还没说话,他对面,中年马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自家制作的红茶,脸上带有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说道:“郑林,这就是你儿子?”

然后好像很不满意地摇头:“弱不禁风,下盘不稳,郑林啊郑林,你这样子,你儿子这样子,让我很失望,非常失望,失望透顶啊。”

马叔的态度不是很好,而他身边的那个少年,更是对自己露出了丝丝不屑。

郑亚不由想到,父亲的这两个客人,好像不是很友好。

“马俊”,郑亚听到父亲说道:“小亚没有练过,不要拿他跟你徒弟去比,当年的那些义气之争,都是过去的事了,过去的就算了吧。”

“过去的就算了?”马叔的脸上浮现丝丝红潮:“当年,你郑林三败马俊,放言国术界,怎么说的?我至今记忆犹新,‘潭腿,还是当以少林为尊’,好,我斗不过你,认了,但等我修炼有成,再来找你,你居然变成了瘸子,哈哈哈,走路都要靠轮椅的死瘸子……”

父亲的脸上,露出了丝丝讪然。

郑亚的心中,却是瞬间愤怒起来。

从小到大,郑亚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当他的面,叫他的父亲“瘸子”,双眼猛地一瞪,郑亚大声吼了一句:“够了,我家不欢迎你,滚。”

马俊面对自己的愤怒,笑了,笑着拍起了双掌:“啪啪啪”,嘴里也大声说道:“好,有种,郑林,果然是你的儿子,有几分血性,马赫,去,领教领教郑家的少林潭腿,小心,别把他跟伤得太狠了,哈哈哈……”

郑林手在轮椅上向上撑了撑,但双腿无力,无奈地再次坐在了轮椅之上,嘴里说道:“马兄弟,我儿没有练武……”

看到着急的父亲,郑亚不由想起小时候,记得那时,父亲也曾经让自己学习扎马步,自己坚持不住,就去找母亲哭闹,结果,母亲罕见地跟父亲大吵了一架,然后自己就再也没站过马桩了。

马赫已经闻声而动,大踏步走向郑亚,嘴里说道:“有种别跑,放心,我下手不会太重的,看腿……”

二话不说,马赫已经飞起一腿,身体一旋,一个斜踢,踢向郑亚。

郑林一声轻叹。

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来,马赫的“斜踢”十分标准,是典型的临清潭腿招式,儿子没习武,怕是会被踢个正着,估计就算不伤,也得丢脸了。

郑亚热血一涌,也向马赫冲了过去。

眼看郑亚就要被一脚踹个正着。

马俊已经面带微笑地看向焦急而面如土色,正在不停转动轮椅的郑林,心中涌起了阵阵畅快感觉。

文章地址:/wuxia/27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