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花俏福星

点击:
第一章 偷色偷功偷到底

“钓鱼台”这三个字自从十月上旬以来,便因为被人冠了一个“红太阳”而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看官们,这种事自然有人会出面处理,咱们还是安份守己的工作,生活,有空之时,就租几套小说来消遣一下吧!事实上,正宗的钓鱼台位于宝鸡县城,东方十五里处的潘溪旁。

昔年,姜太公潦倒,落魄七十余年,火大之下,终日坐在潘溪旁边一块大石上面钓鱼,妙的是鱼鈎离水三尺,钩上无饵。

即使是脑瓜子“锈多”的人见了姜太公此种钓鱼方法,也会批评他是"锈多"兼"爬呆".可是,他硬是钓到一条超级大鱼—周文王。

这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钧”之典故。

这天下午申初时分,一位三旬左右的锦衣妇人来到姜太公庙前,瞧她长得颇具姿色,眼角含春,分明不干好事。

她朝那块存有姜太公两个膝印的钓鱼台一坐,边挥巾纳凉,边道:“把酒菜拿进去摆在庙内吧!”

一直默默不语跟在她身後的那位十一、二岁少年立即提着食盒进入姜太公庙,并将酒菜摆在神案上。

少年将大鱼、大鸭、大肉、及酒摆妥之後,瞪着那尊姜太公石像暗道:“姜子牙呀!姜子牙,你怎么不显灵呢?”

“别人说,庙中是干净、庄严之地,这对奸夫淫妇没事就来你这儿乱搞,他们至今为何没遭到报应呢?”

“哇操!他们在寻乐,每年的端阳节黄昏却整我,姜太公呀!你难道睡昏了头吗?你该睁睁眼呀!”

倏听那妇人叫道:“桂夏,摆妥了没有?”

少年道句:“好啦!”立即快步奔来。

妇人取出一粒龙眼大小的火红药丸道:“吞下吧!”

“阿姨,你饶了我吧!我平日很勤快哩!”

“住口,你这个尅星又在皮痒了吗?若非你尅死父母又尅死我的老公,我何必如此见不得人的偷人呢?”

少年头儿一低,立即将药丸放入口中嚼碎幔咽着。

不久,他张口恭候她检查。

她搃起他的舌头一掀,确定他已经吞下药丸之後,方始含笑道:“桂夏,阿姨毕竟养了你十余年是吗?”

“我不敢忘记你的养育大恩。”

“桂夏,我供你吃、住、又供你念了一肚子的学问,你是聪明人,阿姨没有一子半女,那些财产迟早归你。”

“阿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格格!少哄我了,你若觉得热,就到庙中按照那位大叔教你的法子先坐一坐,待会再起来干活吧!”“是!”

少年一入庙,立即脱光身子,指着自己胯下那根高高勃起的“话儿”道:“姜太公,你睁眼瞧瞧这个怪物吧!”我今年才十一多,这怪物却被整得比大人还要长,还要大,你怎么不给这对奸夫淫妇一个报应呢?“他恨恨的瞪了石像一眼,立郎钻向神案下方。

他的头刚探进去,却看见一位满头乱发,一身破衫的老化子正盘腿啃着一只鸡腿。他吓得张嘴欲叫,老化子却已经以鸡褪塞住他的嘴巴。

他吓得欲逃,老化子却将他拉到身前,他的耳边立即听见一缕低细的声音道:“娃儿,你有神径病呀?”

说着,右掌朝桂夏的颈项一摸,立郎抽出鸡腿啃咬着。

他张口欲叫,却发现叫不出声音来,不由大骇道:“天呀!难道姜太公火大之下,变成这人来整我吗?”

他立郎满脸骇容。

老化子一见到他的神色,立即又传音道:“娃儿,你免惊,你就先坐一坐给我看一看吧!”

说着,立即松手。桂夏慌忙朝外爬去。

那知,他刚爬出神案,倏觉腰际一疼,便动弹不了。

他拚命的用力,那知四肢完全不听使唤,他更相信此人是姜子牙所化身,他吓得魂飞魄散了。

老化子微微一笑,乍见到他胯下的那根超水准“话儿”,他怔了一怔,右手一招,立即将桂夏吸到他的膝上。

桂夏吓得险些屁滚尿流,立即闭上双眼。

老化子瞧了他片刻,神色倏变,立郎开始搃按他的全身。

不久,他惊喜的道:“六阴绝脉,天呀!天下间居然有六阴绝脉的人,而且竟让老夫遇上了。”

他立即仔细的检视桂夏的胸腹大穴。

不久,他暗叹道:“可惜,可惜,此子不但童身已破,而且活不过半年,不,人定胜天,老夫不信邪!”他正在思忖之际,倏听庙外传来妇人唤道:“郝哥哥,您来啦!人家已径等侯您好一阵子哩!”

“嘿嘿!很好,别急!别急!”

老化子探头一瞧,立即发现一位身材高大的灰衣中年人正以掌挥起地上的石块朝四周飞去。

“好小子,居然在布阵呀!好,老夫倒要看你在玩什么花样?”他立即钻出神案隐在神龛後面。

桂夏立即觉得全身能够动弹了!他拔出口中的那只鸡腿,钻出神案略一张望,由于没瞧见老化子,他更相信方才那人必是姜子牙的化身。

他吓得立郎跪地叩头道:“姜太公呀!你大人大量,可别和我这个芝蔴小子计较,失礼啦!”

“桂夏,你在干什么?”“我………我在拜拜!”

“你吃了鸡腿啦?”“我………我饿了!”

倏听一声嘿嘿笑声,灰衣中年人已似一阵风般掠到桂夏的身前,桂夏立即陪笑道:“郝大叔,您好!”

中年人盯了桂夏片刻,嘿嘿笑道:“好,很好,吃吧!”

说着,立郎又将一只鸡腿递给他。

桂夏道过谢,立即到壁角去啃鸡腿。

那妇人媚眼流波的立即宽衣解带。

没多久,那雪白的肌肤,匀称的双乳,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及浑圆的臀部,立即呈现出来。

中年人嘿嘿一笑,立即贪婪的嗅吻着双乳。

她格格连笑的替他剥衣。

没多久,一具健硕,结实的身子立即呈现出来,她嗲呼一声:“郝哥哥!”立郎蹲下来“品箫”。

中年人嘿嘿一笑,立即开始取用食物。她一直将那“话儿”吸得“抬头挺胸”“杀机腾腾”,方始将双腿朝他的腰後一勾,然後挺洞吞下那“话儿”。

“郝哥哥,你真好!”

“好宝贝,你尽量玩吧!不过,可别忘了正事喔!”

“人家知道!”

她立即在他的身上贪婪的耸动着。

他嘿嘿连笑,愉快的取用酒菜。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妇人乐得娇喘吁吁,汗下如雨,口中更是淫声秽语的浪叫个不停,乐得中年人嘿嘿连笑了!

桂夏啃光鸡腿之後,心中虽然暗骂,全身却觉得燥热不已。

双眼不由自主的望着妇人的胴体。

他胯下的“话儿”抖动不已!他的全身通红似火了!他的呼吸急促了。

中年人瞄了他一眼,立即缓缓的盘坐在地上。

妇人却仍贪婪的耸动着。

“嘿嘿!小鬼,过来!”

桂夏立即走到那妇人的身旁。

妇人立即停止挺动及含住桂夏的“话儿”啧啧吸吮着。

中年人嘿嘿一笑,立即吸口气。

不久,他的全身突然变成雪白,唯独那张脸却未见变色。

只见他朝桂夏的“促精穴‘一按,桂夏立即哆嗦连连!一股股货儿立即被那妇人吸入体中。

中年人再吸一口气,那妇人立即全身哆嗉,她刚吸入体中的“货儿”及她的“货儿”立即飞快的流入中年人的体中。

不久,桂夏脸色腊黄的跪下了。

中年人将他挥开,立即按上那妇人的丹田。

只听她“啊!”了一声,全身立郎剧颤。

中年人的身子迅速的由雪白转为淡红,火红,终于变成紫色了,那妇人却尖叫一声,瞪眼张口的趴在他的身上。

中年人冷哼一声,立即将它甩开。

他长吸一口气,立郎开始运功。

隐在神龛後的老化子瞧到此地,鬓发俱张的忖道:“想不到居然有人会以此技吸取‘六阴绝脉’的精华。”

“怪不得那娃儿的身子会强中带虚,好,老化子就治治你这位毒生,顺便为那小子冒个险吧!”

他悄悄的侧抬右手及屈指一弹,立见中年人身子一震。

他再屈指一弹,一见对方僵坐不动,便放心的掠去。

中年人刚见到老化子,立即骇呼道:“邪丐!”

“呵呵!好眼力,阁下必是大有来历之辈?”

“刷!”一声,他朝中年人的下颚一抓,一卸下那张薄皮面具之後,立即现出一张火红,威猛的面孔。

“喔!原来是你这个活礓尸呀!呵呵!你很有眼光,你也享了多年的福,今天遇上老化子,该你衰尾啦!”

说着,双掌立即在他的胸、腹间连按。

中年人立郎昏倒在一旁。

邪丐嘿嘿一笑,立即走到桂夏身前道:“娃儿,你最初是不是经常会全身抽筋,甚至疼晕?”

“姜………太公……真是神仙,小的实在常如此!”

“姜太公?喔!老化子明白了,娃儿,你搞错了,老化子也是个人,相见即是有缘,你说是不是?”

“是的!”

“你想不想免去这些痛苦?”

“想,可是,行吗?”“行,你只要听我的吩咐,绝对不成问题。”

“小的一定听命行事!”

“她是谁?”

“小的之母姨,先母之妹。”

“她为何会扯上此人?”“小的在四年前与友戏玩之时突然昏倒,是此人救醒小的及送小的回家,当晚他就住下了!”

“原来如此,我即将为你施功,你一定要有求生的毅力。”

“是!”

邪丐封住桂夏的“黑甜穴”,立见他昏睡在地上。

邪丐上前一瞧妇人只剩下微弱的气息,立即抓下一撮她的长发,然後运发如钢的一根根插在桂夏的胸腹大穴。

立见桂夏那根软绵绵的“话儿”倏地立正。

邪丐将妇人扶跪坐在桂夏的腿上,扳开洞口一套,先将桂夏的“话儿”送入洞中之後,再按住妇人。

文章地址:/wuxia/28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