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胆好小子

点击:
第一章 玉兰花香人更香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见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是“文学博士博”苏东坡歌颂庐山之名诗,此诗一出炉,庐山更热开了,不知多少人为它踢破多少的鞋。

本故事就由庐山谈起吧!

庐山是江西省外的灵秀之地,它不但博大雄奇,横互四出,而且无不挟着云烟之灵气,这正是它出名之处。

自古以来,凡是风景区,观光胜地,必然摊贩林立,位于庐山山脚下亦不例外的聚集不少的摊贩。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那家“玉兰坊”。

大约在七年前,一对相貌不扬令人一瞧却觉得忠厚老实的年青夫妇带着包袱来到这片摊贩席。

那男人自称姓吴,名叫老实,来自京城,由于爱好园艺,打算与其妻到庐山这个灵秀之地种花。

由于其妻名叫玉兰,所以,他们要种植玉兰花。

他们以清脆的“京片子”,凭着诚心,耐心及优厚的银子,终于使得庐山入口处右侧百余家店面让出了地盘。

那些人高高兴兴的到别处转业了。

吴老实夫妇欢欢喜喜的从早忙到晚的耕耘植花。

三年之后,千余坪地面上的两百余株玉兰花开始结蕾开花了,入夜之后,即可闻到沁神醒脑的花香。

他们在门口挂起“玉兰坊”的招牌了。

每天上午,游客尚未来庐山报到,他们便已经以一条条的红线各自穿妥三朵玉兰花,整齐的摆在竹盘中。

一串玉兰花卖一串钱,说贵不贵,说便宜却也不便宜,可是,自从开张以来,他们每天固定的可以卖出一百串。

带马子上山玩的男人们非买不可。

结伴上山的人一见别人买,自己岂能“漏气”,当然也要买了。

山上云烟袅袅,身上配戴着玉兰花,花味更香,精神更爽,玩起来更尽兴,因此,玉兰花的生意更棒了!

吴老实夫妇也真怪,每人限购一串,每天只卖一百串,卖完就打烊,即使有人愿出多高的代价,他们也不卖。

有些人在火大之下,攀过篱芭欲强行采购,吴老实耐着性子解说一阵子之后,总有不少人识趣而退。

若有不识趣的人欲动手动脚,可真怪,对方再如何的孔武有力,仍然乖乖的被吴老实按在原地罚站。

任凭对方如何挣扎,仍然乖乖的罚站一个时辰之后,才莫名其妙的手脚恢复行动,惊恐的离去。

久而久之,没人敢强行采购或盗花了。

他们的种植技术可真邪门,那两百余株玉兰花居然好似“值日生”般轮流结蕾开花,而且从年头到年尾绝不“缺课”。

因此,庐山游客一年到头皆有玉兰花可嗅。

他们可真绝,若遇到大风大雨,游客稀少甚至没人来游山,他们便将玉兰花埋在花树地下,美其名为“种花得花”。

七年来,他们赚进了难以估算的银子,可是,他们仍然一年到头穿着布衣布裤,严冬之时,顶多加件布澳而已。

他们除了种花之外,就是卖花,一百串花卖完之后,又去种花,从来没有人看过他们穿得体面些入城去享受一下。

不知道是因为吴老实“有问题”?还是因为他们太忙,他们居然至今膝下犹空,没有一男半女可以逗逗。

他们并不以为意,别人虽然纳闷,却也不便多问。

这天是六月初六日,天气甚为懊热,因此一大早,便有不少人怀着“六月六日断肠时”

心情登上庐山。

因此,不到盏茶时间,吴老实夫妇便打烊到园中去松土、剪枝、施肥,别的摊贩却扯开嗓门叫卖不已。

晌午时分,吴老实夫妇在厅中用膳,却见一位老人巍颤颤的拄杖来到门口问道:“请问,这是吴老实的家吗?”

吴老实刚抬头,立即发现那老人拄杖的右手食指尖悄悄凑上拇指尖形成一个小圆圈,他立即起身应道:“我就是吴老实。”

老人道句:“很好,我总算没走错地方。”

吴老实身子轻轻一震,忙问道:“老丈,你找我有何贵事?”

“向你请教一件事。”

“天气炎热,请入厅喝口茶再说吧!”

“谢谢!”

入厅之后,吴玉兰立即端椅递茶道:“老丈请用茶。”

“谢谢!”

吴老实重回座位道:“老丈,一起来用膳吧!粗饭淡菜,请别嫌弃。”

“谢谢!我用过膳才来此地的。”

“喝口茶吧!”

老人道:“谢谢!你们继续用膳吧!”

“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老丈,您请直言吧!”

“听说你们的种花技术高明,我有一位孙子颇想学习,你们可愿授徒?”

“抱歉!”

“小孙甚为勤快。”

“抱歉!”

“好吧!我该走了。”

“老丈,天气炎热,我这儿尚有客房,你歇会再走吧!”

“不会太打扰吧?”

“不会,愚夫妇正要歇息哩!”

“好吧!”

“请跟我来!”

吴玉兰立即出去关上大门。

老人跟着吴老实进入房间之后,只见房间虽小,却是床、桌、椅俱全,床上另外铺妥凉席及枕头。

立见吴老实道:“老丈,此地午后有西晒,我替你放下窗廉吧?”

“好,谢谢你。”

吴老实将窗廉一放,倏地朝老人躬身行礼低声道:“参见少主。”

哇操!吴老实忙昏头了吗?怎将老人唤成少主呢?

那老人朝椅上一坐,微驼之背部倏地挺得笔直,正好与椅面形成垂直,哇操!实在有够奇怪。

立见吴玉兰匆匆站在吴老实身旁行礼道:“参见少主。”

“嗯!有否那人的消息?”

“没有!”

“你们没有偷懒吧!”

吴老实忙道:“属下不敢,属下蒙主人器重,十年来一直战战兢兢的注意来往之人,玉兰可以为证。”

“玉兰,你不会袒护你大姐吧?”

哇操!大姐,吴老实是母的?

“禀少主,玉兰敢吗?”

“嘿嘿!很好,玉春。”

“属下在!”

老人嘿嘿一笑,倏地起身解开襟扣。

吴老实身子一震,立即低下头。

“怎么?你不愿意侍候本少主?”

“属下不敢,只是,外头来往游客甚多,熟识的摊贩亦不少,为了少主的安危,属下斗胆建议可否…………”

“不行,本少主难得有机会出来,宽衣吧!”

“是!”

“玉兰,开启密室,你到厅中防守。”

吴玉兰恭身应是,立即将木床轻轻向内一推。

立听床下传来一阵轻细“轧………”响,一个黝黑的丈余圆洞赫然呈现在三人的眼前,吴老实毫不犹豫的迅即钻入。

那老人嘿嘿一笑,立即尾随而入。

吴玉兰暗一咬牙,便低头步回厅中。

笔者利用这段空档补叙这三人的来历,免得各位看官被他们的忽男忽女及忽老忽年轻,瞧得“雾煞煞”。

这位老人事实上才只有二十二岁,他姓纪名叫天仇,其母纪凤娇情场失意,所以才替他取了“天仇”名字。

纪凤娇原本是绍兴望族,行道江湖不久,便因为武功卓越及美貌出众获得“一枝花”美誉。

可惜,红颜命苦,她居然被一个在庐山一见钟情的男人把肚皮搞大之后,一走了之,她在身心受创之下,只好返家。

她那双亲在火大之下,不到一年先后“嗝屁”了。

她含恨生下纪天仇,立即再入江湖寻找那位负心郎。

不知是上天故意安排,还是对方有意逃避,她连找六年居然一无所得,为了调教孩子,她只好返回绍兴。

她带着纪天仇来到庐山太乙室下芦林拜访一代奇人“佛手”池耀亭,经过一番恳求,池耀亭收了纪天仇。

因为纪凤娇之祖纪天民与池耀亭私交颇深,他岂能不答应呢?

纪凤娇继续的寻找数年之后,仍然没有找到负心郎,她几经检讨,知道负心郎一定故意回避她。

于是,她命令庄中之一对婢女吴玉春及吴玉兰扮成是老实夫妇来此地种花,一边暗中注意负心郎的行踪。

因为,她知道负心郎甚欣赏庐山佳景,迟早会来此地的。

且说纪天仇由床下暗道进入地下密室之后,只见室中甚暗,朦胧中只看到吴玉春正在脱去布衫。

他跟着佛手池耀亭练了十五、六年武功,虽然尚未到达“目能夜视”境界,眼力倒也不弱。

他凝神一瞧,立即看见密室虽窄,却摆着一床一柜、一几及两张小圆椅,几上另有一盏油灯。

他立即上前引燃油灯。

她羞赧的立即转身道:“少主,小心被外人瞧见烛光。”

“放心,玉兰在外面守看哩!转身吧!”

“是!”

她一转身,他立即发现她那雪白的半裸酥胸,他的双眼欲焰乍闪,沉声道:“把抹胸取掉!”

“是!”

她一取下胸前那个宽布条,一对雪白、高耸的乳房立即雀跃万分的弹跃而出,他的双眼不由一直。

她羞赧的立即低头而立。

他的呼吸一阵急促,立即上前抓住右乳捏揉着。

她的身子一震,柔顺的任他揩油。

他越摸越冲动,立即褪下她的布裤。

不久,那条平口内裤亦被“驱逐出境”了。

她今年已是二十七岁,身心皆已经发育成熟,加上自幼即练武,这十年来又勤于种花,那身胴体更显得健美。

他贪婪的遍抚她的胴体。

那两片滚烫的嘴唇更是到处吸吮着。

尤其双乳及迷人的桃源胜地更令它们流涟忘返。

她们自幼即被买入纪家,由于她们秀丽乖巧,甚获纪凤娇双亲之欢心,因此,自幼即蒙他们调教武功。

文章地址:/wuxia/28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