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春秋儒侠

点击:
第一章 卖画

“这幅画多少钱?”

狭窄摊位前面,一袭黑衣的剑客,看着地上栩栩如生的山水画,出言询问。

有客人前来买东西,少年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十两银子。”

“嘶。”

听见少年的话,黑衣剑客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继而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少年。

少年名为桓常,今年已经十八岁,前段时间才来城内卖字画。

与其他商贩不同,桓常虽然想要卖出字画换取钱财,却从来不会大声吆喝,只是静静等待着。

更让人疑惑不解的是,桓常所卖字画都非常昂贵。

寻常拥有店面的书画商铺里面,那些有名气大家的作品,一张字帖也不过一两银子,一幅画也不过十两银子。

只是这个在街头摆摊的桓常,却敢将字画卖出这么贵的价格,却让很多人嗤之以鼻。

“少侠,这人想钱想疯了,不要搭理他。”

“您如果想要购买书画,我可以为您引路,那个地方的书画价钱比这里便宜,还都是出自大家之手。”

桓常旁边那个贼眉鼠眼的商贩,见桓常如此不知死活,当即有些嗤之以鼻。

他向那位黑衣剑客推销生意,如果能够成功将这个人引到商铺内,自己也能得到一些介绍费。

至于得罪桓常,商贩却是毫不在意,谁让桓常占了自己的一小块摊子呢。

黑衣剑客瞥了商贩一眼,而后有些不舍的看了书画一眼,略带窘迫的说道:“我虽然喜欢这幅画,只是身上只剩下八两银子。”

“等我赚到钱以后,再来小兄弟这里买画吧。”

方才出言的那个商贩,听到黑衣剑客的话,不由目瞪口呆。

商贩可以看得出来,黑衣剑客绝对不是在推脱,而是真想要买下这幅字画。

他没有想到,世间真的有这种冤大头,愿意花费大价钱,购买一个毛头小子的作品。

黑衣剑客放下了那副山水画,眼中满是不舍之情。

桓常见状,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说道:“兄台如果真的喜欢,这幅画就送给你吧,分文不取。”

这一次,不仅是那个商贩,就连黑衣剑客也感觉惊讶莫名。

似乎看出了黑衣剑客心中的疑惑,桓常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随后,他开口说道:“有些人,出千金买我的字画,我也不卖;有些人,我愿将字画送出去,分文不收。”

桓常身体并不算壮硕,可眼睛却十分明亮,身上带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黑衣剑客听见桓常的话,当即肃然起敬,拿出了身上所有的银子,放在了桓常面前。

他郑重说道:“小兄弟的意思我懂,可是为兄也不能亏待你,今日就算我欠了小兄弟一个人情。”

言毕,黑衣剑客拿起了那副山水画,转身就走。

旁边的商贩,看到桓常一下子赚了八两银子,眼睛不由红了。

八两银子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甚至能让一个普通家庭生活三月。

这些钱财,商贩辛辛苦苦忙活半个月,都不见得能够赚到,他如此眼红倒也不以为怪。

桓常没有理会商贩的嫉妒,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黑衣剑客的背影,目光放在了那人背后的剑上,双拳紧紧握了起来。

虽然方才那个黑衣剑客,态度十分温和,可是桓常已经确定此人身份,乃是一位真正的武者。

九州大陆,武者地位非常特殊。

哪怕是最普通的武者,也有着异于常人的本领,三五个壮汉难以近身。

那些大门派中间真正的强者,甚至可以权行州郡,力折公侯,每到一处都会受到隆重接待。

有些超级大门派,甚至可以决定一个诸侯国的兴衰。

在这个世界里面,每一个人都渴望成为武者,只不过想要步入武道,却是非常困难。

哪怕是成为最普通登堂境界的武者,也是困难重重。

桓常虽然自幼生活在杨家村,却也从小饱读诗书,对于武者了解极深。

桓常身为一个少年,也渴望能够仗剑行江湖,路见不平一声吼,逍遥自在游历天下,追求武道极致。

只不过,桓常的师傅却不允许他习武,反而从小强迫桓常读书学字。

“什么时候,我也能够像那些武者一样,无拘无束,笑傲江湖?”

桓常双拳紧紧握在了一起,由于用力过度,手上甚至有些青筋暴起。

不过,他终究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

黑衣剑客消失了,桓常心中却是乱成了一锅粥,有渴望,也有不甘与无奈。

“师傅,为什么不让我习武?”

桓常在心中呐喊着,却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

“呼呼呼。”

桓常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盯着摊位前面的八两银子,眼神有些无神。

“罢了,师傅绝对不会害我,既然不让我习武,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想起了师傅对自己的好,桓常虽然极度渴望习武,终究还是叹息一声,准备将银子收起来。

“呦呵,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也能卖出字画。”

就在此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

摊位前面的八两银子,也被一个中年男子抢走。

中年男子掂量着手中的银子,不停将其抛入空中,而后再次把银子接住,脸上带着喜色。

桓常见此情形,眉头不由微微皱起,问道:“为何抢我银子?”

中年男子一把接住银子,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在这里卖东西,难道不知道,要给我刘三爷交份子钱么?”

“以前看你卖不出东西,倒也没有找你麻烦,现在既然有了银子,自然归我们兄弟所有。”

“哈哈哈,不错不错,有了这些银子,兄弟几个又能乐呵乐呵了。”

在刘三爷身后,还跟着四名地痞流氓,眼中都带着喜悦的神色。

桓常却是倔强的说道:“那是我的银子,还请你还给我。”

桓常本来一直都是刻苦读书,只不过家中已经没有钱财,师傅觉得桓常年龄大了,应该赚钱养家。

故此,桓常才会来到城内摆摊赚钱。

只不过他遵守师傅教诲,字画绝不贱卖,这才将价格标得很贵,也一直没有任何收入。

这八两银子,就是桓常的第一笔收入。

刘三爷听见桓常的话,不由脸色一沉,喝道:“小子,不要给脸不要脸,在这个地段,就是三爷我说了算。”

旁边那个贼眉鼠眼的商贩,虽然有些贪小便宜,有些眼红桓常赚了八两银子。

然而,他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百姓,有属于百姓的奸诈,更有属于百姓的善良。

桓常初来乍到,不知道刘三爷底细,商贩可是知之甚详。

他也不愿看到桓常出事,急忙小声劝道:“咱们在这里卖东西,都要交份子钱给三爷,你就忍一忍吧。”

“这一次你交的份子钱多,三爷却也不会杀鸡取卵,以后你再赚到钱,三爷也不会全部拿走了。”

听着商贩苦口婆心的劝告,桓常对于此人感官,倒是好上了许多。

只不过,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坚持。

桓常仍旧固执的说道:“那是我的钱,这还是在城内,你们这么明抢就不怕官府么?”

“官府?”

想起了每年贿赂官府的巨大开销,想起了在官差面前装孙子,刘三爷脸色都不由变得有些扭曲。

他猛然上前,一脚将桓常的摊位踢翻,骂道:“官府也管不到我,你小子莫要给脸不要脸。”

商贩见没有劝动桓常,又看到刘三爷发怒,当即心惊胆战,急忙收拾东西跑远了。

跟在刘三爷身后的四个混混,看到自家老大发怒,急忙上前将那些滚在地上的字画,全部踩得稀巴烂。

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的作品,就这样散落在地上,很多字画都被踩得面目全非,桓常顿时感觉怒从心来。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桓常猛然站起身来,对着刘三爷怒目而视。

桓常乃是不择不扣的天才,五岁认字,八岁作诗,十岁作画。

他现在虽然只有十八岁,却已经饱读诗书,胸中自然养了一口浩然正气,发起怒了别有一番威势。

刘三爷骤然见到桓常发怒,似乎从这个少年身上,看到那些高高在上士人的身影,顿时感觉心中一惊,不由自主往后面退了一步。

可是想起眼前少年,只不过一是个穷酸秀才,当即为自己方才的举动感到羞恼。

“小子,你找死!”

刘三爷恶狠狠的瞪着桓常,眼中闪烁着寒光。

读书人,自然要有读书人的骨气,桓常自然也不例外,毫不畏惧的与刘三爷对视。

桓常眼中,充满了倔强与愤怒。

“给我打!”

被一个毛头小子拂了脸面,刘三爷今天如果不能教训桓常一番,以后也不用在这片街头混了。

至于当街打人的罪状,刘三爷并不惧怕,他多少还与官府有些勾结。

四个小混混听见刘三爷的命令,当即狞笑着冲了上来,为首那人一脚踹在了桓常身上,将其踹翻在地。

“敢惹三爷生气,今天我们就给你松松筋骨!”

第二章 渴望

桓常被踹倒在地,撞飞了后面的画篓,痛苦的捂着自己肚子。

附近正在叫卖的商贩,也都纷纷止住了声音,略显怜悯的看向桓常。

虽然不少人都面露不忍之色,却没有一人出来仗义执言。

为首那个混混,一脚踹翻桓常,趾高气昂的走到前面,居高临下看着少年。

“小子,刚才给脸不要脸,现在知道三爷的厉害了吧。”

言毕,他甩了甩自己的头发,就开始对桓常冷嘲热讽。

别看混混好像很厉害,事实上他也担心把事情闹大,不然惹来官差,他们虽然不怕,也会付出代价。

故此,混混打人只是为了一口气,让别人畏惧自己就会收手,并不会弄得太过分。

文章地址:/wuxia/287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