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华夏大宗师

点击:
第一章 我回来了

苍翠的森林,那群山万壑都是静悄悄的,唯有鸟鸣虫吟,野性兽类时而发出的动静,有道青色长袍的身影快速穿梭其中,不多时,便是来到广阔的林木之外,入眼,前面依稀不远处,乃是座人烟鼎沸的小镇。

平洼的田野之间,有不少人影在忙碌,正是五月初,田里正是热络的时候。

陈宇走到名正在抽大烟歇脚的老汉边上,含笑开口:“老伯你好,不知这里是哪个省?”

脸上满布皱纹的老汉疑惑的看了眼这小伙子,但嘴里,却是坦诚的回答道:“湖北省。”

“那这里距离火车站,或者公交站还有多远?”

“朝着村道往镇里走,也就十来公里,镇上就有车站啊。”

陈宇点点头,“谢谢。”

说完,抬脚就朝着老汉指引的方向走去。

十来公里距离,对于陈宇而言,就是几个呼吸而已,在大庭广众之下,未免太过惊世骇俗,他没有动用任何手段,就这样直朝前慢步行走,不多时,也是来到人流拥挤的镇上。

他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师傅,跑个长途走不。”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男子,穿着件被热汗浸湿的衬衣,朝陈宇看来,“小伙子,说吧,去哪儿?”

陈宇不假思索的报出个地名,“渝市”

中年男子觉得陈宇是来消遣他的,手已经是挂挡准备松开离合器,“渝市?你小子是在开玩笑吧,渝市离这里就算是全部跑高速的话,也得六七百公里,这天个来回还够呛。”

陈宇现在身无半文,只能是通过这些出租车司机跑长途来寻个空隙,“三倍的价,我有急事儿,这里距离火车站也有段距离,倒是不好去买火车票。”

“别说三倍,就算是十倍我也不去。”可惜,司机根本不上当。

跑出租的,就算是愿意跑长途挣外快,也不会舍近求远,去其他省城,最多,也就往湖北的省城、市区跑跑。

陈宇手拉住车窗,目光在身上扫视,咬牙,直接摘下手臂上的块金表。

“劳力士,年前买的时候价值四万八,现在给你当路费,怎么样。”

中年男子目光在那耀眼的金色表带表盘上扫而过,“劳力士?嘿,这种东西,地摊上多的是,谁知道你这个是真是假。”

“就算是仿制品,就这镀金的表带表盘,还有这蓝宝石镶面,也得好几千,师傅,愿意就接了这单,不愿意的话,我就找下家。”陈宇也有些不耐,这已经是他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了,身份证、钱包都没有,做火车和公交的话,根本就挤不上去。

中年男子也是长期接人来回省城的主,岂能没有半点儿眼力劲儿,犹豫会儿,看了陈宇眼,“这东西,真的给我?”

“给你”陈宇咬牙,将表带从手腕上取下。

中年男子手接过陈宇手中的劳力士,推开副驾驶的车门,“上车”

关上车门,很快,中年男子就打上导航,顺着镇上的路开了十来公里,在城区边上上了高速。

汽车行进间,中年男子看了眼在副驾驶发呆的陈宇,“我说兄弟,你如果换乘到宜昌,不也就有回渝市的火车吗?而且现在高铁,速度之快,又何必浪费功夫来坐出租车呢。”

陈宇不答反问,“我说我身份证和钱包都给丢了,身无半文,你信吗?”

中年男子悻悻笑,目光从陈宇身上抵达脚踝的长衫上扫而过,“得,算我没问。”

进入沪渝高速,离渝市越来越近,陈宇的思绪也飘出很远。

刚才看了眼出租车表盘上面的时间,2013年5月1日,正好是五节,而且,距离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不过三个月。

初入大的时候,陈宇基本上算是个败家的富二代,学校里的贴吧、微博、还有校园张贴的公告上面,他是常客。

宝马525座驾,本身也长得不错,在学校里,也是风头正劲的人物。

平时勾搭勾搭班上的女同学,打听下别系的校花,便是家常便饭,学校附近的几个酒店,几乎是每周都会去光顾好几次,他的任性,家里是不会管的,应该说,是没有时间去管。

老爸陈海,在渝市的房地产界,也是小有名气,资产少说,也有近亿,老妈渝市片区国际美容护肤品美约的总代理,年收入也是不菲。

新生代的富二代,生活本是美好,但他在学校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脑海中回想着离开的这三个月年,但实际上,却是在另个世界,过了三百年,之前能和像市井小巷里的大妈样和出租车师傅讨价还价,陈宇也算是真正熟悉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在另个世界的每时每刻,他都在牵挂着远在地球的父母。

在临门脚,渡劫登仙的时候,他的心魔,也就随之出现了,天劫之下,道行破灭,魂飞魄散,那残存于雷电之中的缕残魂,却是带着陈宇的回到了地球。

承载着三百年异世界见识,有着八极武神称号的他,终于归来,现在,他是陈宇,是渝城大学经管系的名新生,是在宿管大楼经历过场天打雷劈之后,穿越异界回归的强者。

“神农架里过了七天,猎杀棕熊,取熊胆,徒手擒虎猫,虎骨熬汤,我这身筋骨已经步入开窍期,现在的我回去,肯定会给那些家伙,带来不少的惊讶吧。”

“师傅,有充电器吗?”陈宇突然朝着中年男子问了句。

“喏”中年男子随手将根数据线递到他的手中,车上自有usb接口,很快,陈宇手中尘封了三个月的水果手机,就开始蓄电。

“只要有百分之五的电量就可以开机了,第个打给谁呢,必须是老妈。”

陈宇老妈王敏,出身不凡,据陈宇模糊的记忆里,她的娘家,是在京城,便是在那样门庭大院极多的地方,王家,也是顶尖家族之。

相比之下,渝城小有名气的房地产商,也就是陈宇的老爸,根本就入不了他们的眼界。

所以,老妈私奔了,陈宇的外祖父,那个年迈却有威严,坚持着门阀联姻、门户之见的老家伙,怒之下,将老妈逐出家族,以后再不相见。

陈宇知道,私底下,老妈还是很内疚的,毕竟,外祖父和外祖母都年近古稀了,但没有他们的同意,却是再不敢踏入京城的大门。

而陈海也是个极为固执的人,为了让老妈体面的再次登临王家的大门,他成为了个工狂,于是,也就放养了陈宇,让他成为了个不折不扣的纨绔,个只会败家的富二代。

紧盯着手机黑屏的陈宇,看到手机自动开机,很快,便是出现了登陆页面。

输入密码,他刚好拿起手机。

正准备拨号,或许是心有灵犀,手机的铃声已然响起。

来电显示,“妈妈”。

“喂,妈”陈宇开口,语气有些哽咽,三个月不辞而别,直接失踪,会给爸妈带来多少困扰。

“小宇,是小宇。”耳边,听着老妈激动的声音,随后,便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话音开始吵杂,对面的电话,被开了扩音。

“你个臭小子,三个月了,不辞而别,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学校还去不去了?家里的事业以后交给谁?你老爸我就只有你这个儿子,你如果有什么好歹,我和你妈该怎么办?”耳旁听着老爸的咆哮,陈宇不争气的眼泪从眼眶中顺着鼻梁流下。

“孩子刚刚传来消息,你激动甚,让我来说。”很快,便是传来老妈的喝斥,随后,她温柔细语的开口:“有什么事情,回来再说,你的身份证、钱包都落在了寝室,你现在身无分文,在什么地方,老妈立即让家里的司机去接你。”

陈宇抹去了眼泪,在旁中年司机诧异的目光中露出几分笑容,“刚叫了个出租车,回渝市之后,会直接到家的。”

“好,那我们在家里等你。”王敏很细心,他能够听出陈宇在电话里面情绪的波动,这三个月,不知道在自己儿子身上发生了什么,想知道,也得他回来之后。

王敏深吸口气,看了眼厨房,“刘嫂,你跟司机再出去趟,去菜市场买点儿菜。”

穿着围裙的保姆快步来到沙发旁,不由疑惑道:“太太,不是今早才买过的吗?”

“宇儿回来了,快去,把他喜欢吃的菜全都买回来,今晚,做得丰盛点。”

“是”眼见自家太太喜笑颜开,刘嫂再不多问,回答厨房放下围裙便是快步出门。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敏再看了眼旁生着闷气的陈海,嫣然笑,“老陈啊,你和林家约约,宇儿回来之后,婚事要怎么处理,趁着宇儿在家,早些解决吧。”

“好。”听到“婚事”二字,陈海原本有些喜色脸又阴沉下来。

第二章 林岚

陈海早年经商的时候,得了同在商界打拼的林孟国不少照顾,妻子怀孕之后,碰巧对方的妻子也是生下个孩子。

虽然大了岁左右,但念着两家的情谊,这婚事,却是定下了。

随着事业起步,陈海的生意越做越大,渐渐地,在渝市也是小有名气,大小也是个房地产老总,但比起这位老友,他的本事,却显得有些不值提了。

林孟国,趁着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在股市里面打拼,眼光独到,却是大赚了笔,他现在手下的公司,市值近百亿,在整个渝城,也是首屈指,之前的婚约,如今,却是陈家有些高攀了。

陈宇和林家的孩子是在同所大学的,他平日里的事迹,也是不堪入目,就在陈宇失踪之前,林家便是有退婚的打算,但也就是因为陈宇失踪,这切,也就耽搁了。

两人之间不过是口头应下的婚约,陈宇如果是死了,自然而然,也就失去了用,又何必再登门来破裂两家之间的关系呢。

但也就是这么巧合,陈宇回来了。

出租车在渝城秋山别墅区停下,陈宇朝着门卫招招手。

“哟,这不是宇少吗。”保安熟络的上前打招呼,递过来根上好的天子,但却没有升起升降栏杆的意思。

“能麻烦在这里等下吗,这表对我有些重要,等会儿我去里面取了钱,就把表赎回来。”这表,是陈宇十八岁的时候,老妈送的礼物,他肯定不能随意丢弃。

“好。”块不知道真假的破表,肯定没有现金来得痛快,中年司机看着陈宇进入小区的身影,心里已经是在盘算等会儿该要多少钱了。

文章地址:/wuxia/28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