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虎威闯江湖

点击:
◆第一章 倩女舍身

长白山位于我国东北部,高入云表,连绵起伏,纵横数千里,山高处不仅长年积雪难化,岩石亦多呈白色、灰白色,故而得名。

这山立峰名为“白山头”,附近有大小七十二个人称龙潭的湖泊,其中最大的便是天下知名的“天池”。

其实,百万年前,长白山曾是一条火山带,天池也好,龙潭也罢,都是火山渲威的出口,其后渐渐冷却,形成水潭、湖泊,山上不仅孕育出一片无边无际的“林海”,更长出各式各样的奇珍异宝、怪兽、珍禽及各种稀奇的药材。

初冬季节,大雪后长白山上下,又笼入一片白里,那漫无边际的林海,虽有不凋的苍松翠柏,却也因层层的积雪难溶,失去了绿意。

不过这山并不是到处结冻,有那窄谷石缝,受不住地热熔岩的排挤,也让它寻暇觅隙的渗透出来,形成一些特异的地形,长年热气蒸腾,温暖如春,只是这种地方一般人很难发现而已!

不信嘛?请看!

在高出云表的天池下方,有座独立的白石峰,矗立千尺峭壁绝崖,外表看似鸟兽难登的险地,峰顶终年白雾缥缈,风吹不散,而雾下石峰却是中空,百丈绝壁内,虽然少见阳光,但谷底有一热泉,冒之不已,那热气便将这一片百丈谷地,薰染得四季如春!而谷壁间,受这热气的长年浸润,裂缝中自然孕育出许多奇花异果,岩洞里也住满了异兽珍禽。

按说这种绝地,人类是难以登临的,但可巧的是热泉到处,总能觅隙渲泄。

而在日积月累的流窜侵蚀之下,峰腰间竟被冲出一道窄窄石缝,热泉随缝飘落,又形成一道十丈瀑布,终年水声潺潺,流泻入峰外林海浅溪,蜿蜒一线,穿林过隙,缓缓向山下奔腾!

谷中于是水渍渐少,百花奇树的种子飘落,谷底便成了一处繁花似锦的洞天福地了!

也不知是哪一年,或许是偶然吧!谷内来了一老一小两个人,竟在谷底觅得几处天然石洞定居下来,过着与世无争、却又忙碌异常的日子!

所谓山中无甲子,一转眼几年过去了。这一天,也可能“合当有事”吧!

天刚放亮,谷底十丈方圆的小潭边,依壁而辟的一处石洞中,已然闪出一条人影,竟是个身材健美、俊秀挺拔的美少年!

那少年一头乌亮的秀发,胡乱的被在肩上,以一根晶莹白丝勒额束住;丰额隆鼻,合口有棱,两耳大而有轮,垂悬双珠;粗黑的剑眉斜飞,细长的凤目清澈晶透,像似两潭深水,开阖之间,不但有神,甚且有种顽皮的奇异神采闪射出来,像是对眼前的任何事、物,都觉兴趣盎然,乃至唇角如弧,颊上时漩出一对酒涡,衬着那口洁白玉齿,下巴方圆有力,任谁见了,都会被他可爱、可信及可亲的感觉深深的吸引。

这时,寅末旭日尚未升起,这顽皮少年已然跑出洞外,可怪的是,他竟未着寸缕,全身上下只有额头那条勒发带子。

这样一来,他那健壮的身材,可说一览无遗!

只见他胸膛宽广,腹部平坦,腿、臂修长圆润,肤色莹白似玉,周身上下无一瑕疵,把胸口正中一点红、小腹下一片黑衬托得格外醒目。

那点红,是颗豆大的朱砂痣,其实有三颗,其中一颗被头带束住,一颗长在腹下的“黑森林”,等闲不易发现而已。

看他的年纪、身材,已有十七、八岁模样,发育应已完全成熟,为何丹心腹下隐在一片“黑森林”的那个“男性的特征”,却只一颗落花生般大小呢?而胯下“生命的泉源”——阴囊,也像一片皱橘子皮,被浓毛盖住,根本看不出里面到底有没有“珍珠丸子”。

难道他竟是“天阉”?

噢!不!若果真如此,老天爷未免太令天下妇女失望,不得不同声抱怨了!

少年似乎很习惯赤身露体,因此虽赤裸裸走出洞外,并未露出丝毫不自在。

他顽皮的先到另一个洞口,合掌胡乱的朝内拜了几拜,又侧耳倾听,未听见有人走动,忽像只顽皮的猴儿,嘻嘻而笑,随即凌空跃起五丈,连翻五个跟斗。

只见健躯一展,头下脚上变成一支标枪,“哧”的轻响,不见水波惊动,即已射入潭中不见踪影。

好半晌,潭水“哗啦”一声,那少年才露出头,随即单手一甩,一条红艳艳尺长的大鱼,已被他抛上潭边。

那鱼在草中一阵翻跳,“波哧”一声,竟又跃入水中,尾巴一摆,直向潭下深处潜去。

少年“哈哈”一笑,声音脆润,见鱼入水,头一低也随其潜下水去。

水潭广约数丈,水温奇高,深度亦不可测。只见水中暗流汹涌,气泡与漩涡时强时弱,不断向上翻涌,由潭口向东,溢出一道浅流,流向谷口窄缝。

平日少年遵师之嘱,不敢深潜,今日突被那条大鱼挑起一股好胜之心,竟尾随红鱼,向潭底潜去。哪知下潜十丈,仍不见底,亦不见鱼儿踪迹,而水热水压重逾山岳沸海,实令人难以忍受。

少年警觉不妙,翻身调头正想潜出,陡得胸口一痛,黑暗中只觉有条长长的水蛇,已然咬住右胸,而蛇身也电般缠住他的脖颈。

他大吃一惊,双手分途并用,右手捏住蛇头,左手护在颔下,抓紧蛇身,双脚一阵疾蹬,正电般浮出水面。接着一跃登岸,运功全身一绷,双手一拉一捏,想将咬住胸口的蛇儿捏死,并将缠在颈间的蛇身拉脱下来,哪料那蛇全身血红,力大无穷,不仅未能捏死拉下,竟还愈缠愈紧,只见蛇头咬住胸前,一鼓一鼓的,正吸他的鲜血呢!

“他妈的,你还真狠!”少年勃然大怒,骂道。

说着,猛吸一口真气,运在胸前,随即一弹一震,将蛇口震开,捏住蛇头的右手一拧,便将蛇腹翻转,闪目瞥见那蛇七寸之上有个豆大圈痕,突然福至心灵般想道:“你吸我的血,我也吸你的,咱俩不吃亏!”思忖间,张开阔口,露出两排编目也似的玉齿,咬在那蛇“七寸”浅痕之上。

少年想,那蛇敌得住他的拉、捏,这一口咬下,也不见得有什么效果,只是一时童心发作,以牙还牙而已。哪知才一用力,口中“啵”的一响,像咬破个气泡,一股燥热液体流入,极是香甜,不由得大力吮吸起来!

片刻间,血尽蛇死,蛇身软绵绵地自脖子滑下,少年意犹未尽的再吸几口,“噗”的一响,一颗圆滑蛇胆亦被他吸了出来。

“蛇胆有明目之效,吞了吧!”他心中忖道。

“咕”的一声吞下肚去,这时才有功夫好好打旦里手中的怪蛇。

蛇虽死,双目却仍圆睁着亮如宝石,口唇上直伸着两根触须,长约三寸,已渐渐变硬;全身细长无鳞,软若鱼骨,色泽赤艳火红,只有五尺多长。

少年眨着眼,沉思片刻,惊道:“哎唷,妈呀!这哪里是蛇?这不是血鳗吗?要命……要命……”说着,将血鳗往浅溪中一丢,立即顺着溪流向谷口掠去。

谷口,也就是溪流的出口,宽不只五尺,高不足一丈,溪水至此,一落十丈,洒在悬壁下方的缓坡上,缓坡上森林如海,无穷尽的延展开去,正是那片天下驰名的“林海”。

此时已是初冬,林海枝头早已盖满冰雪,气温也在零度以下。只见少年自瀑布上方一跃而出,掠飞如乳燕归巢,轻飘飘地跃落在冰枝之上,毫不畏寒地展开身形,又在冰枝冰帽上纵跃如飞,如履平地,片刻功夫已奔出数里,跃落在一片冰原实地!

那地方隐在林海深处,像是个练武场,四周林木森森,一片静寂,呼啸的北风亦难掠拂,确是一处隐密所在。

少年对此地甚是熟悉,一跃下地,便觉全身满泛血红,只听他“唉!唉!”地叹着、喘着,像是热极。又见他在雪地兜了一圈,忽得一计似的,双手一阵乱挖,三两下便挖出一个冰坑。

随后见他盘膝坐在坑中,又扒些冰雪埋在四周,瞑目凝神,调息运气。片刻之后,少年周身散发阵阵热气烟雾,而笼罩在他顶门上的雾气,非但不散,且渐似有质之体,泛出了桃红色光霞!

而埋在身外的冰雪,不一会逐渐消融,化成清水,再过盏茶功夫,清水滚滚沸腾气化,腾空飘散,只是周遭气温太低,水气飘出数尺,又都冻成了冰珠,纷纷落回地面,堆在少年五尺之外。

半个时辰过去,少年盘坐之处已见水气蒸干,石地现出,而五尺之外却已堆砌了一圈冰墙,而他身上肤色赤红,桃红色雾气缭绕,更罩住他的全身。

少年似乎耐不住热,暴叱一声,双掌一抵,只见面前冰墙倒塌,雪地上也被挖了个大坑。

他迅速地移形换位,又以冰雪埋起身体,即使不移动,他附近的冰雪也一样被他散发的热力蒸干。

不过有了前次经验,他如法泡制,连换了四次坐处,那股奇异的热力绝对被他吸收消化,肤色也变成浅红色,不再像初时那般吓人了!

他长吁了一口气,心头大石才一放下,正待起身,低头忽见那原本缩在体内只有“落花生”一般大小的“命根子”,此刻竟又长成一条“虎鞭”,不由大大吃了一惊!

少年大叹一口气,暗叫“要命!”一晃身,即跃登广场边上一株巨松,随手拉过横枝上一条透明晶亮的软索,熟练的打个活结,套在“虎鞭”及阴囊根部,随即上身一仰,翻下横枝,全身平平的悬在半空中,扭腰摆荡,竟像荡“秋千”一般摆个不停。

摆荡一阵之后,他忽觉烦燥之极,忍不住扬声长啸起来!

这啸声清彻悠扬,气劲四射,足以穿云裂石,远远传扬开去,直上峰顶,不仅他周遭树木受震,枝上冰雪纷纷落下,连山顶的积雪也受到这阵声波的震动,“轰隆轰隆”的崩塌下来!

少年本想以啸声呼唤谷中的师父前来助他练功,哪知自顺食“血鳗”胆血之后,功力突然大增,只一阵长啸,竟引起雪崩,不由得吓了一跳,口中直叫着:“糟糕!”一翻身上了横枝,解开细索,匆匆在树洞中摸出一条黑短裤套在身上,以掩住那条尚未缩退的“虎鞭”,撑身跃登枝颠,向所在的石峰窄谷扑去。

这次他全力施为,身形如流星赶月,在冰雪枝头,星跳丸掷的一阵疾驰,转瞬已扑登瀑布之顶,窜入谷去。

不多时,“隆隆”声响渐大,大片冰雪滚滚而下,将少年方才练功的地方顿时掩埋了起来!

少年在谷中飞奔,口中大叫着“师父!”却未像往常一般有人应声。

文章地址:/wuxia/28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