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盖世天尊

点击:
第一卷 扁鹊见蔡桓公

第一章 大日金钟罩

“头好痛,怎么这么黑?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想起来了,那个球形雷电,我被雷劈了,我还活着,可,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医生,医生……!”

姜泰意识渐渐恢复,但眼睛却看不到丝毫光亮,甚至居然无法发出声音,身体极为僵硬,即便控制手臂也极为艰难。

“怎么会这样?我变成植物人了?身体这么僵硬?那个雷?一定是那个雷?植物人?不!”

姜泰陷入绝境,无妄之灾让姜泰陷入‘植物人’的困境,此刻心焦无比。

“不,我一定能醒来的,我一定能!”姜泰意念越发集中,想要冲破此刻的困境。

就在姜泰努力‘挣扎’之际,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不要挣扎了,你马上就要获得新生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谁?在和我说话吗?”姜泰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

“不是你,还能有谁?”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能听到我的心声?你是谁?我口不能言,你怎么能与我交流?”姜泰心里惊讶道。

自己不是植物人吗?怎么有人可以和自己交流?

“小家伙,你姓什么?”沙哑的声音陡然变的冰冷了起来。

姜泰忽然感到一股寒意冻结了魂魄,这是一股极为浓烈的杀意,姜泰认得,因为姜泰也曾经遇到过这类人,但从来没有现在这么恐怖。

“我叫姜泰!”姜泰小心道。

“姓姜?”沙哑的声音语气瞬间缓和了下来。杀气顿时荡然无存。

姜泰顿时暗呼口气:“你是谁,我现在怎么了?你能看见我,我为什么看不见你?我现在什么状态?”

“你想看到我?也罢,既然同姓,那就最后让你看看吧!”

接着,姜泰忽然发现自己四面八方顿时出现万里火海一般,自己置身中心。

“怎么会?”姜泰惊讶道。自己‘看见’了?

却看到滔天火海远处,一个三尺高的怪物,全身赤红,袒胸露乳,双目浑圆,犹如蛤蟆眼睛长在头顶之上,周身火焰四起,凶煞异常。

姜泰瞪大了‘眼睛’。

“你,你是什么怪物?”姜泰惊叫道。

刚才是这怪物说的话?他,他不是人?

“这是你的精神海中,我也不是怪物,我和你一样,我也姓姜,曾经我也是人,我叫姜焚天,踏步所在,赤地千里,我是旱魃!”双目在顶的怪物沉声道。

“精神海?旱魃?你是旱魃?我记得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中提到过,可,那只是古时候迷信,世上难道真有旱魃?不,和描述的一样,你就是旱魃?僵尸?”姜泰瞪着‘眼睛’惊讶道。

“我虽然不知道谁是纪晓岚,但旱魃而已,何必如此惊讶,你既然姓姜,家中长辈难道没跟你提过旱魃来历?同一血脉,你居然从外姓人处听说旱魃?”姜焚天皱眉道。

姜泰惊愕的看向姜焚天,同一血脉?什么意思?旱魃跟自己姓氏还有关联?

“罢了,我也不知道你是哪里的姜族,既然姓姜,有些事你永远是躲不开的,我已经查探过了,你现在此身体血脉,也是姜族之人,而且还是血脉最纯净的那种,还有一天,你就出生了,我……!”姜焚天沉声道。

“等等!”姜泰陡然惊叫道。

“嗯?”姜焚天被打断,脸色不是太好,怪物般的脸旁,看起来更加的可怕。

“你说什么?还有一天,我就出生了?什么意思?”姜泰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姜焚天看看姜泰,神色缓了缓。

“也罢,你现在状态,也是我一手造成的,出生,自然是你的前世已经毁灭,今生投胎转世了!此刻,你在你母亲的肚子里,明天即将出生!不过,也因为我,你是带着记忆投胎转世的。”姜焚天说道。

“投胎?转世?”姜泰不可置信的看着姜焚天。

“你不懂得精神外放,我来助你,你看吧!”姜焚天点点头道。

“轰!”

四周火海骤然暴涨,姜泰好似一瞬间被某种力量灌注,‘视野’一下子看穿了四周。

渐渐的,姜泰看到一个连着胎盘的婴儿,握着小拳头,一动一动。

这就是自己?

姜泰心都凉了,这是自己?自己变成婴儿了?怎么会这样?

“我如今只剩下这一点残念,只能让你看到这么多了!”姜焚天的声音响起。

顿时,姜泰的意识再度回到精神海。

有些茫然的看向姜焚天。

“怎么会这样,我怎么转世投胎了,你怎么做的,为什么偏偏找的我?”姜泰带着一股怒气道。

“小家伙,有胆色,这种情况下,居然没有被吓傻,反而敢对我怒斥,哈哈哈哈,好,我姜族男儿,从来不是孬种!不过,一切已经如此了,再怒也无可奈何!”姜焚天却是忽然大笑道。

努力压下心中的震惊和怒意,姜泰再度看向姜焚天,等待姜焚天的回答。

“我是自我诅咒,化为旱魃的,僵尸四祖脉之一,旱魃者,操火之力,落脚所在,焚地千里,至阳至炎,修为达到极致却无法寸进,冒险踏入太阳之中,寻求更进一步的突破!”姜焚天说道。

“踏入太阳之中?你就这样,踏入?”姜泰惊讶道。

旱魃,姜泰听老人说过,一些小说中也提到过,可,仅仅以肉身踏入太阳,这还是姜泰第一次听说。

“不错,太阳,天下万阳之祖,天下强者,大多不敢进入,微有少许也进入不了多长时间,否则,必被焚至殆尽,但我是旱魃,耐火之力,天下能比得过旱魃还不多。

我进入太阳,可还是低估了太阳的祖阳之力,即便是我,也无法坚持太久,不过,在我要离开之际,居然,居然发现太阳之中,有着一座废弃的宫殿,一片废墟,可,那里可是太阳啊,可以焚烧世间一切法宝的太阳,它比任何炉子都炙热,可在这不可思议的火海之中,居然曾经有着一座宫殿?即便是废墟,那也不可思议的事情!”姜焚天惊叹道。

“太阳中,宫殿废墟?”姜泰也是茫然道。这怎么可能?

“我冒着被焚烧的伤痛,进入其中,那宫殿虽然残破,但,能看出昔日之宏伟、浩大,经过我一番查探,此宫殿,不但建立在太阳中,更引动太阳中万条火脉灌入,元气充沛,火力惊人至极,不过,一切空空如野,什么宝物也没有,可能都被焚烧了吧,直到我全身开裂,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终于让我发现了一篇功法,哈哈哈,一篇好厉害的功法,不虚此行!”姜焚天眼中带着一丝疯狂。

“强行记下功法,我立刻出去,实在受不了那里的炎热了,呵,世间能让旱魃受不了的炎热,或许就是那里吧,刚出了太阳,却遇到了我的对头,狗贼,应龙天君!他带着一群强者,将我围了起来,我的行踪,肯定被谁泄露了,否则,应龙天君也不可能知道,我在太阳中,已经被烈日所伤,却是不敌他们,伤势越发沉重,只能逃回先前宫殿,这群狗贼穷追不舍,想要置我于死地,哈哈哈,那就同归于尽吧,我引爆了宫殿下的万条火脉!我姜族之人,从来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要死,一起死!”姜焚天面露狰狞道。

“爆了?”姜泰‘凝眉’道。

“爆了,所有人都死了,可惜,应龙天君那狗贼逃的还真快,只是重创,他居然逃了,小子,以后你若有能力,帮我宰了应龙天君那狗贼,我要火烧,用火烧应龙来祭奠我!”姜焚天眼露仇恨道。

“呃?我?说笑了,我去找他那叫找死,再说,你自己的仇,还是你自己报吧!”姜泰摇摇头讪讪笑道。

姜焚天却没有着急,而是笑道:“你会的,因为你姓姜,因为你姓姜,所以,你和他注定不死不休!”

“我姓姜,可天下姓姜的人太多了,难道所有人与他都有仇?我为什么与他有仇?”姜泰皱眉不舒服道。

“哈哈哈哈,幼稚,不过,没关系,以后会有人告诉你的,姓姜,无论你在三界哪里,只要你姓姜,只要是姓姜的人,都是同样的命运,无论过去、现在、未来,无论你来自哪里,只要你姓姜就行,我们都有同样的使命。”姜焚天无比肯定道。

“前辈,你不是还在?你自己去不就行了?”姜泰苦笑道。

“你躲不过的!那不是寻常爆炸,太阳中积攒数亿年的力量彻底引爆,应龙天君因为躲在最远处,只是余波波及,他还重伤差点死掉,而我,直接瞬间毁灭了!”姜焚天沉声道。

“啊?”姜泰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

“我说了,我这只是残念,一丝我自己的碎魂,若不是要保住你的魂魄,我或许还能弥留更久一点,不过,弥留再久也没用,真灵毁灭,一切都成空了。当时巨大的爆炸,在爆炸中心,居然撕裂出一道时空裂口,一丝火星落在你身上,将你肉体毁灭,当时我裹住了你的魂魄,你才没有毁灭,那道时空裂口很快合上了,我的残念和你魂魄,进入轮回,转世至此!”姜焚天解释道。

“我是因为那爆炸才死的?”姜泰无语道。

姜焚天点点头。

姜泰一阵苦笑,真是无妄之灾。

可接着,姜泰再度疑惑,天君?三界?什么意思。

姜焚天若是能进入太阳,那说明应该可以认清宇宙,所谓三界,都是很多小说杜撰的才对啊,可他为何还说这是三界?

“三界什么意思?”姜泰问道。

“三界?天界、人间界、幽冥界。我们现在所在,应该是人间界中吧!”姜焚天说道。

“天界?人间界?幽冥界?这里难道不是地球?这……!”姜泰瞪大眼睛惊愕道。

也对,前世地球,仅仅传说中才有旱魃,当时地球可没有这么猛的存在,在太阳中行走自如?前世最强科技也做不到啊。

“还有一天,你就要出生了,旱魃的功法,不太适合你,你既是姜族血脉神魂,我自然会最后助你一臂之力,也是最后一天了,一旦你出生,我的残念就彻底湮灭了,还有一天,希望你好生记住我对你的传授!”姜焚天沉声道。

“最后一天?你的传授?”姜泰惊讶道。

姜焚天点点头:“你是姜族,和我同血,我们有共同的大仇,所以我会传你,我的这篇功法,来自那太阳中的废墟宫殿,你姓姜,所以你的使命必将沉重无比!”

文章地址:/xiuzhen/27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