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书奇谭

点击:
第一卷 慕道

第一章 命运之日(上)

黑色的暴风铺天盖地,纵然星辰粉碎也不会稍稍损坏的宝物在黑风面前犹如纸糊的一般粉碎;赤红色的雷光在天空中闪耀,以无数星辰构成的大阵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一样,半点也阻拦不住它。

他站在接天法台上,仰望着即将落下的雷光,心中满是绝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雷光终于落下。

吴解大叫一声,猛地惊醒。

“又是这个梦……”窗外天色尚暗,远远听到鸡鸣,他坐在床上神魂不定,心中满是迷惘。

穿越到这个仿佛古代中国的世界,已经十五年了。前世的一切仿佛都只是一场梦境,但唯有这个梦中的梦,却越发清晰了起来。

前世的吴解只是一个普通的人,虽然比较勤奋一些,也取得了少许成就,但在芸芸众生里面依然极不起眼,如果说他有什么特别,大概就是经常会做同一个梦。

被恐怖的雷电击杀的噩梦。

为了这个梦的事,吴解跑遍了大江南北,找了很多专家,从脑神经专家到精神病专家到心理学专家……甚至连跳大神的都找过,各种各样的结论也得到了一堆,可却始终不能解决问题。

后来他努力赚了不少钱,就决定出国找外国专家或者外国巫师看看。

发改委涨了油价,飞机迫降在海面上,奇迹般的没有死者,只失踪一人。

地球上少了一个有为青年,异世界多了一个哇哇坠地的婴儿,吴解穿越了。

穿越之后的生活乏善可陈,生在药铺的吴解从小按部就班地学习医术,打算等日后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有了名气之后再把前世防疫、实验等等技术提出来,力争学习孙思邈张仲景等诸位前辈,博一个万古流芳。

十五年来,一切顺利,他甚至练成了传说中以手为秤的绝活,眼看着在名医之路上大步向前,未来一片光明。

唯一不顺利的,就是这越来越清晰的梦境,以及醒来之后的心神不宁——就像是忘记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似的。

“真是古怪的梦!它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因为今天的梦境特别清晰的缘故,吴解的精神稍稍有点差。为了活动活动提提神,早饭之后他就背着药篓提着药锄,到镇外的小山上采药去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始终觉得心神不宁,这种心神不宁的情况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严重,以至于他在采药的时候始终有些精神恍惚,甚至在平常不知道走了多少次的小山坡上结结实实摔了个跟头。

这一下摔得很重,吴解躺在地上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龇牙咧嘴地走到一株大树下,倚着树干坐着休息。

“我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太奇怪了!”他喃喃自语,目光随意扫过山林。

然后,他愣住了。

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镇北有座三山观,道观老旧破败罕有香客,观里只有一个道士,道号三山,既老迈又吝啬……这就是吴解对那座三山观的全部印象。

可今天,他的印象被完全颠覆了。

从这里看去,数里之外的三山观被一片黑烟笼罩,这黑烟既厚且重,透出一种沉甸甸的感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之感。盯着那黑烟看了一会儿,就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冒起来,纵然现在是大白天,太阳当头照着,也让人浑身发冷。

只是看着而已。

如果被那黑烟沾上,又或者不小心吸了一口进去,大概会当场仆倒,用尽自家药铺里面所有的药材也救不回来吧……

吴解看着那阴森恐怖的黑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然而就是有人不怕这充满危险气息的黑烟——那是两个手持宝剑的年青人,和一个壮硕得如同水牛,提着门板一般金色巨剑的豪迈大汉。

从他这里看去,看不清三人在说什么,只见大汉说了两句话,手上巨剑猛地炸裂,化作一团金光护住身体,大吼一声飞起来冲进了黑烟之中;而两个年青人手上宝剑也金光闪烁,却没有大汉那般浓烈,也没有冲进去,只是并肩守住了通往观门的小路。

黑烟,金光,宝剑,飞行……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吴解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眼中满是震惊,脑子里面刹那间转过千百个念头,却又浑浑噩噩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五个年头,见识了超出常识的武艺,也听闻过不少仙人的故事,但他从来没有以为这个宛如古代中国的世界里面真的有什么仙人。

一直以来,他只是以为自己穿越到了某个类似武侠小说的世界,以为这个世界的强者们充其量也就是犹如武侠小说里面那样能够在战场上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又或者是在江湖中能够以一敌百——因为这个世界里面,依然有着稳定的国家结构,武者的社会地位并不比文人更高。

可此刻亲眼见到的景象,却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因为距离的缘故,吴解看不清他们守住观门的两个年青人的相貌和神情,只见他们穿着便利的劲装,衣着相当朴素,看起来就像是偶尔路过镇上那些小镖局的趟子手一般。

但当吴解看向他们手上宝剑的时候,注意力顿时便被它们所吸引。

此刻阳光很强,可是那两把宝剑透出的光芒却似乎比天上的太阳更加耀眼,他只是直视了一眼剑上的光芒,就觉得眼中隐隐作痛,赫然是被剑光刺伤了眼睛。

如此宝剑,却只拿在两个怎么看都很普通的年青人手上。而那个金光缭绕的大汉,更是犹如年画里面走出来的神将一般。

刚才那大汉冲入黑烟之中的时候,滚滚黑烟骤然分开,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撕开似的;而自从他冲进去之后,黑烟里面就不时传来闷雷般的响声,回荡在山野中,轰鸣在胸口里。

这岂不就是传说中神仙降服妖魔的场面吗!

原来这个世界不是武侠世界,而是仙侠世界!

吴解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的景象,心中流过无数念头,只觉得有一股澎湃之意在胸中激荡,却找不到出口,让他憋闷异常。

过了片刻,黑烟之中轰然巨响,一道金光冲天而起,顷刻间将黑烟涤荡一空,那极为魁梧的大汉豪迈地大笑着,左手提着金光灿烂的宝剑,右手提着干瘪瘦小的三山道人,从已经随着巨响坍塌的三山观里面走了出来。

他跟两个年青人说了些什么,见二人连连点头,便也点了点头,宝剑金光大盛,将他连同不知是死是活的三山道人一起裹住飞了起来,冲天而去,只是眨几下眼睛的功夫就消失在天上的云彩里面,无影无踪。

“御剑飞天!”吴解忍不住在心中狂呼,“这是真正的仙人啊!”

随着那道金光冲天而去,他心中也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冲破了一般豁然开朗。

“我要修仙!”他下定了决心,“地球上没有仙人,可这里有!既然有仙人,既然我来了,那我就要修仙!”

是为了长生不死?还是为了飞天遁地?又或者为了其它?吴解不是很清楚。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找到了今生奋斗的目标。

他要修仙!

随着这个念头,自从梦醒来之后的心神不宁全都烟消云散,他的心中从未像此刻这么清爽坚定,充满了毫不动摇的决心!

就在吴解下定决心的时候,那边两个年青人商量了一下,便收起宝剑,脚下各自腾起金光,迈开步子朝着镇子上走去。

他们的步子并不急,可每一步都能走出很远,简直像是奔马一样,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镇上……

吴解见状急急忙忙地朝着镇子里面跑去,他用出了全身的力气,跑得比平生任何一次都更快。

从这座经常来采药的小丘到镇上,平常他就算跑也要跑上一刻钟,但这次他只用了不到半刻钟就跑完了,当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回镇上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向守在门口的民兵询问刚才那两位年青仙人的去向。

按照民兵的指引,吴解喘着粗气跑到了镇长家,终于见到了两位年青仙人。

两位年青仙人正在向镇长询问有关三山道人的消息,看样子他们似乎对这个已经被抓住的道士颇为警惕。他们一开始以为吴解是来报告关于三山道人的消息的,却不料吴解说的竟然是想要修仙……

“你想要修仙?”两个年青仙人之中看起来较为活泼的那个愣了一下,看着累的气喘吁吁的吴解,忍不住笑了,“修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能一拍脑袋就决定。”

“我是认真的!我想要修仙!请让我跟你们一起去修仙吧!”

活泼的年青仙人笑容渐渐敛去,变得严肃起来。

“师兄,他似乎的确是认真的。”

“认真又如何?不认真又如何?你我不过刚刚入道,哪里有资格接引别人?”沉稳的仙人摇摇头,毫不客气地说,“修炼之路不像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你刚才看到了我们斗法的情景吧?可你知道斗法的双方都是什么人吗?”

吴解自然摇头。他印象里面的三山道人是个三十年前逃荒出门当了道士,大半辈子攒了点钱回乡养老的寻常老道,既吝啬又孤僻,一个人在道观里面过着连老鼠都懒得光顾的穷日子——很显然这个印象并不对,以三山道人的本事,赚钱什么的简直易如反掌,根本不可能穷!

“具体的事情不方便向你这凡人多说,我只能告诉你,那两位都是修炼了数百年的前辈。”沉稳的仙人笑了笑,又问,“你看我们多大年纪?”

吴解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番,试探着问:“十六七岁?”

活泼仙人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只怕比你爹年纪还大!”

吴解顿时愣住,忍不住很失礼地盯紧了对方的脸,想要在那张怎么看都很年青的脸上找到一些岁月的痕迹。

“我八岁入山修炼,去年终于修炼有成,踏入了道途——此时距离我入山,已经过了三十三年。”

吴解看着他的脸,怎么也看不出像是四十二岁的模样。

“你再看我师兄,他入山比较晚,年近二十才入山修炼。如今已经修炼了一个甲子,不知道走过多少难关,这才真气百炼奠定道基……”活泼仙人脸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吴解,“入山修炼,一眨眼就是几十年的岁月,你能抛下父母家人吗?”

文章地址:/xiuzhen/27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