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挽天倾

点击:
第一卷、卜算子

一、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一)

轿车马达的响声不算大,但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却能传得老远。

这是一辆老式的桑塔纳两千,当初在国内曾是非常经典的品牌,但现在已经只能在旧车市场上见了。无论是速度还是外观,这车都已经被更新更豪华的品牌所淘汰,夏师傅开了这辆车近八年,他已经攒下一笔款子,准备用这笔钱买辆新车,继续他的出租车司机生涯。

如果今天能够平安回去的话,这种夜活再也不接了。

一边开着车,夏师傅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了坐在旁边的乘客一眼。

这个乘客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看上去象是个学生,看到他,夏师傅觉得“斯文”这个词在如今也还有用。没有普通年轻人的飞扬跋扈,也没有同龄者那种骄傲自负,如果把他扔在人群之中,就是最不显眼却又绝不会被人忽视的那个。

让夏师傅不安的是他这么晚了还要出城。

拜社会变革之赐,如今的世道,人们吃肉的次数多了,可挨刀的次数也多起来。夏师傅已经听过无数次同行出夜车被抢人财两空的消息,但生计又让他不得不接下这种危险的活儿,虽然年轻人外表极为斯文,可这个时代里连**都可以造假,一张斯文的脸皮又算得了什么?

“在前面停一下。”一直闷目养神的年轻人忽然睁开了眼睛说道:“就在桥洞上。”

夏师傅心里紧了一下,这是一座立交桥,上面是水泥公路,下面则是铁路,两者形成十字交差状,一辆绿皮旅客列车正隆隆驶过。如果在这里杀了人,将尸体推下桥,没多久便会被火车碾成肉酱,恐怕第二天本地晚报上就会多一条花边新闻:某无名男子卧轨自杀目击者声称其人为民工云云。

心里虽然这样想,夏师傅还是减慢了车速。

“快一点……”年轻人催促了一声,夏师傅不安地嘟囔了一句,悄悄把手伸向座位下,那里放着一个铁扳手。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眼前突然一花,原本坐在身边的年轻人不见了。

风从打开的车窗外灌了进来,虽然是江南,可这十二月的风仍然冰冷如刀。夏师傅的头发被风掀了起来,他慌忙伸手挡住自己的脸,脚下用力踩了刹车。

桑塔纳两千发出悲哀的尖鸣,几乎撞到了路旁的护栏。夏师傅脸色惨白,惊魂未定地看着自己的副驾驶座。

那里空空荡荡的,已无一人。

夏师傅分明记得,车窗一直关得很紧,而那年轻人也坐在位置上,可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车窗打开了,年轻人也不见了。

“鬼……鬼?”

俗话说走多夜路终撞鬼,夏师傅在这个念头起的一刹那,就觉得身后发凉,汗水一息之间就浸透了他的衬衣,为了驱赶心中的恐惧,他打开了车内灯。

这时他看到了一张百元的钞票。

从城里打车到这里,因为回程放空车的关系,价格要高些,但也不至于要一百元,有八十元就足够了。夏师傅看着那张被压在矿泉水瓶下的百元钞票,好半天也不敢伸手过去拿,足足等了几分钟,他在反复确定那张百元钞票没有变成冥纸之后,这才伸出颤抖的手,将那张钱塞入小抽屉中。

“这不是在做梦吧?”他发动车子,调头转向,也顾不上其它,只是用力踩着油门,迅速离开了这座桥。

就在夏师傅对着百元钞票发呆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稳稳趴在火车最后一节车厢的顶上。

虽然绿皮车是出了名的慢,但经过几次大提速之后,它的速度也可以达到近百公里,因此趴在光滑的车厢顶部,还是需要一些技术的。年轻人吸了口气,身体向前猛冲,从最后一节越到了前一节。

他的身体在空中有明显的滑翔,就象是一只燕子。

列车继续向前,年轻人神情有些焦急,因为路上耽搁了一会儿,所以他觉得时间紧迫。他再次前跃,当他第四次前跃落下时,出了一点意外,为了躲避从路边伸出来的交通指示牌,他身体偏了些,没有滑翔至车厢顶的正中部位,而是偏移了一米多。他的脚在车厢边缘滑了下,身体失去重心,几乎翻落下去。

在落地前一瞬,他抓住了火车上的一个扶手,身体飘在火车之侧,象是挂着的一块帆布。

这是一节卧铺车厢,因为夜晚的缘故,里面的人都睡了,没有人看到他挂在窗外的情形。

年轻人吸了口气,翻身,抓住扶手的那只右臂上的肌肉瞬间坟起,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他借着惯性在空中荡了两下,然后飞身、翻滚,落回了车厢顶部。

“嗵”的一声响,让推着小车在车厢里叫卖的乘务员抬头看了看。

年轻人伸出手,在他的手背上,有纹身一般的花纹,这是一座古代尖塔模样的花纹,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的红光。年轻人心中的焦急更甚了,这与养气无关,当初谢安在收到淝水之战结果时能镇定自若地下棋,可下完棋后还是兴奋得磕掉了鞋后跟。

“事态紧急!”年轻人再次深吸了口气,他顾不得惊动车厢里的人,用力在车厢顶上一踏,身体箭般射出。

在他踏过之地,两上深达寸许的脚印明显露了出来。

紧接着是第二对脚印、第三对脚印,他每落下一次,便在车厢顶部留下一对脚印,那“嗵嗵”的声音,也从这趟十六节的列车尾部,延伸到了车头处。

车厢中昏昏沉沉的旅客们并没有把这声音当回事,只有一个小孩子问他的妈妈:“妈妈,天上怎么嗵嗵的响啊?”

“要打雷了,睡吧睡吧,好孩子睡觉不说话。”疲惫的母亲如此回答。

当年轻人在车头处停下脚步时,他已经看到对面的灯光。那是一辆迎面开来的火车,由于扳道工的失误,两辆火车相对行驶,距离已经不足三百米。

两辆火车的紧急制动装置同时发出尖啸,两个车头里的司机同时发出带着哭腔的咒骂。

特别是另一辆火车的司机,他很清楚自己这趟车上挂着的是什么,如果出现意外事故,这方圆数十公里的范围内,都将被有毒的化学气体所包围,而任何一点火星,都有可能引起爆炸。

“该死,晚了!”年轻人在一瞬间咬紧了牙。

旅客列车上的司机发现一个人影从自己的头顶上落了下来,他一只手推着自己的车头,另一只手臂伸开,伸向迎面来的那辆货运列车,仿佛是要将那货运列车推开一般。

这个时候司机根本没有功夫去想为什么车厢上会滚下一个人,他只是全力按住紧急制动装置,向满世界的神灵祈祷。

虽然理智告诉他这一切只是徒劳,这一车数千旅客的生命,都面临着危机。

对面的司机同样看到了这个身影,但他的心理压力更大,已经没有理智让他去判断发生了什么事情。

火车的急刹车除了制造出巨大的噪音外,还让原本昏昏沉沉的乘客们陷入慌乱中。有些卧铺的乘客,由于惯性从卧铺上摔落下来,还有些没有坐稳的乘客,或磕着头,或撞着肩。巨大的不祥之兆浮现在每一个人心头,他们惊惶失措地互相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是两百余米的距离,对于高速行驶中的火车而言,只是转瞬的事情。

两位司机本能地用手捂住自己的面部,虽然在火车相撞的事故之中,这种行为没有任何意义。就在他们都遮住自己眼睛的时候,巨大的红光从那个年轻人身上射了出来,象是一轮朝阳降落于此。

“呀!”年轻人发出力竭时的嘶哑吼声,他身上的光芒全是手背处塔状的纹理发出的。两辆应该撞在一起的火车,竟然被他生生撑住,虽然还在迅速接近,可冲撞的速度明显减慢了。

这种大能也让年轻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乌黑的头发一瞬间变得花白,矫健的身体佝偻起来,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就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

这是他透支自己的生命,才获得的力量。

可是他的行动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悲剧,两辆车仍然在迅速接近,距离不足一米,他原本伸直的臂膀,现在已经被巨大的冲击人生生撞脱。

年轻人再次怒吼,但却没有吼出任何声音,列车内的人们只觉得自己的心没来由地跳了一下,仿佛发生了什么极度悲恸的事情。然后,年轻人的整个身躯都化作一团光,只有一些残余的灰烬,随风而落。

这团光在两列火车之间闪耀了不足一秒钟就熄灭了,两列列车的车头轻轻地吻在了一起,车中的人都是一个趔趄,有人摔着,也有人碰伤,但没有出现任何死亡。

那团光芒的一点余辉,闪电一般升上夜空,在黑暗的夜里留下一道光影。只有两个列车司机看到了这一幕,但他们也不知道这一幕发生的原因。

一、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二)

这是座典型的水乡小村,座落在一片苍郁之中,背靠着平缓的丘陵,面对的则是密如蛛网的水系。大大小小的水田,被田埂与溪流分割开,碎碎散散的,象是一地扯碎了的花瓣。

“这真阳山果然灵气充蕴,非一般地方可比拟。”

两个负剑的道人行走在村外小路上,望着一片空滢,其中之一忍不住赞道。

“那又如何,真阳山灵气虽是充蕴,却散而不聚,只润益居住于此的凡人,对于我们修行之人却无甚好处,咱们玉隐峰乃三十六小隐地之一,不远胜过这里?”

答话的道人看上去年纪是三十出头,浓眉紫面,说话时隐隐有金铁交鸣之声,听得他这样回答,先前那个道人忍不住笑道:“师兄便是爱争些闲气,玉隐峰便是比真阳山好,那又如何,都是应天地灵蕴而生的山川水土……咦,看那少年。”

在二人对面,一个少年骑在头水牛身上,牛角上挂着个包,那少年手中拿着本书,正看得入迷。两个道人都是眼尖的,看得那书封面上印着“骆仙来游记”五字,不由相视了一眼。

这本《骆仙来游记》介绍的是山川地理人文风貌,对于凡人而言,既无益于功名,又不能行教化,正是闲得不能再闲的闲书。但对于他们这样的修道人来说,这却是一本奇书,方才他们所说的三十六小隐地便列在这书之中。据说这书原是仙家所著,偶传于世,这才为凡人所知。这少年看的是《骆仙来游记》,对于他们来说,倒算是有缘了。

“是功德体?”

文章地址:/xiuzhen/28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