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散仙世界

点击:
第一章 借尸还魂

寒风肆虐,雪花飘飞!

冬至,是天水国最为寒冷的一天,全国都在冰雪的笼罩之下。寒元村,是天水国中部的一个无名小村,村子与世隔绝,位处深山,许多村民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这片山区。

时近黄昏。

寒风肆虐,村外的篱笆上早就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坚冰,远远看去,晶莹剔透,如梦似幻,美丽至极。崎岖的山路也是早就被风雪给掩盖住了,一眼看去,白茫茫的一片,如同置身梦幻世界一般。

雪,更大了,寒风怒吼。

雪花在寒风的呼啸下,不断的在空中打着旋。

如此环境下,行人根本就看不见两米开外的地方。

天色渐晚,风雪依旧。

寒元村内,漆黑一片,偶尔有一两户人家的窗户间透露出一丝的灯光。路上,基本看不见一个行人。如此寒冷的天气之下,村民大多早早睡下。偶尔有一两个还没有忙完的村民,出入见也是将自己裹的像个粽子一样,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袄,头上戴着兽皮做成的帽子,只露出两个眼窝在外面。

夜,更冷了。

雪,也更大了,寒风如刀。

村前的那个木牌在夜风之下,不断的发出‘吱呀’的声响。

突然间,一名黑衣青年,如同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村口。青年的身子看上去很是瘦弱,脸色也有些苍白,看上去好像弱不禁风似的,然而就这样一个少年,在如此寒冷的情况下,却只是穿着一身单薄的长衫,黑色的衣袂在寒风之下猎猎作响。

“咳…咳……”

少年右手捂着嘴,咳嗽了起来,好一会,才渐渐的止住,不过少年依旧喘着大气,好像刚刚患过一场重病似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休息了少许之后,少年抬头看了眼村口的木牌,随后缓缓的向着村内走去。

少年走的很轻,踏在雪地之上,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更为诡异的是,少年所走过的地方,竟然没有留下一个脚印,就如同鬼魅一般,实在是诡异之极。

莫约盏茶的功夫,青年走到村内的古井前停了下来。

“阴魂井……咳…咳……”说话间,青年再次咳嗽了起来。

好一会,青年才止住,不过他的脸色却是更加的苍白了。

青年深深了吸了口气,再次睁开双目的时候,脸上哪里还有半点的病态,双目之中,爆射出一道精芒,一股无形的气流,从他的身体中缓缓的扩散了出来。

风雪,更大了。

飘飞的雪花在接触到青年周身气流时,竟然诡异的扭曲开来,再无一点雪花落在青年的身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前走两步,来到古井边上,右手平伸,掌心向天,一团淡青色的光芒无声的从他掌心泛出。缓缓凝聚成一团青色光芒。

华光跳动。

猛然间,少年掌心下压,掌心对着前面的古井虚空一按。那团青色的华光无声无息的落了下去。从井口处沉下,融入到了古井的井水之中。

霎时间!

一阵阴寒的气息从井底爆发而出,这一颗,连天地间漂落的雪花仿佛都被凝固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股寒气才渐渐的收拢回去,雪花,再次飘落了起来,只是比起刚才的那股寒意,此刻反倒显得有些温暖了。

“咳…咳……”青年一言不发,双目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样子,暗淡无光,只是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井口,右手捂着嘴,低声的咳嗽着。

风雪依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至临近午夜时分,那无名的古井终于有了一丝的反应。

“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一阵低沉的声音从井内传出。

小村,古井,风雪夜!

青年深深了吸了口气,冰凉的空气,一直延伸到他的肺部,使得青年的精神略微一振。

“六腑移位,经脉尽断,命不久矣。”说话间,青年的双目之中,闪烁着一道莫名的光芒。

他那淡漠的语气,仿佛是在说别人一样,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

沉默。

短暂的沉默之后,井中人再次传出声音。

“你现在气息渐衰,就算是我出手,也救不下你,而且现在的我,只剩下魂魄,想救你也难。根据你现在的气色来看,你现在就剩下一口气了,除非发生奇迹,否则绝对活不到天明。”

“所以,我来了!”青年莫名其妙道。没等井中人说话,青年接着道“虽然我一直没有见过你,但是我知道你绝非凡人。”说话间,青年的眉心窜起一股黑气,不过他的双目却是突然显得明亮了。

井中人明白,这是回光返照。

“我丁言这一生没什么朋友,真要算来,也就你一个。如今将死,能再次与你畅谈,足以!”青年说完,喘了口气,接着道“方才我用自己体内最后的一点真元,破开了井上最后一层封印,你随时可以出来,我死以后,你可以借我躯体,逆天重生,转世为人!”

井中人闻言沉默少许,好似伤感。良久才道。

“把你未了之事都告诉我吧。”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青年那苍白是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不过这一笑好像牵动了伤口似的,青年右手捂住嘴,再次咳嗽了起来,丝丝鲜血,顺着指缝无声无息的滴落。

忽然,一道青色的华光从井中射出,笼罩在青年的身上。

在华光的笼罩之下,青年周身的气息渐渐的平稳了下来。

“谢了!”青年舒了口气道。

井中人并未说话。

“我有三个未了之事。”青年索性坐了下来,背倚在井口处。

一夜的风雪,地面早就落满厚厚的积雪,青年却好像根本没有感觉似的,坐在雪地上,继续道。

“今日我命丧于此,乃是被人暗算,只可惜我修为有限,再加上命不久矣,所以不能亲手报仇。日后你借我尸身重生之后,我希望你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我报仇雪恨!”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你是仇人不是大罗金仙,丁某绝对可以帮你报仇。”井中人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同意。

青年闻言露出一丝微笑。

“你我同名,而我又是唯一一个能够看见你的人,真不知道这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宿命的诅咒……咳…咳…”

井中人闻言,没有说话,好似陷入了沉思一般。

好一会青年才止住咳嗽,脸上泛起一阵潮红,接着道“第二件事就是……我希望你重生以后,可以以我的身份,照顾好我的妹妹,她只是凡人,一生也就是几十年的时间,对于你来说,应该不难。”

“第三件事呢?”井中人直接问道。

青年并未马上回答,而是长长的舒了口气,吹散面前的雪花,后脑勺缓缓的靠在古井的青石之上,双目着天空看天。好一会才道。

“风雪之后,星空无限,凡人不知,而你我却能清楚看见,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井中人出奇的没有沉默,而是回道“得到,必然失去,我们得到了凡人敬仰的实力,自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公平?”青年自嘲的一笑,道“还有九年,九年以后,就是长老出关,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够成功蜕凡,这样也能了却我的第二个心愿了……”

说完青年身上的气息渐渐弱了下去,看着满天的风雪,青年就好似喃喃自语一般,道。

“真希望好好看一看这个天……”

井中人闻言,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后好像是明白了青年所语,回道。

“我答应你!”

青年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双目就这样看着天际,目中的焦距,渐渐涣散,身上的气息,亦是随之淡去……

雪花,无声无息的飘落,落在青年的身上,没有融化。

很显然,青年已经死去,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

雪,更大了。

风,呜咽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被雪掩盖住的身躯,缓缓的坐了起来。一时间,漂浮在他身边的雪花,无声无息的散开,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气场。

青年缓缓的睁开双目,漆黑的瞳孔中,再次有了焦距。

“重生了吗……”

第二章 散仙世界

丁言,曾经是一名渡劫修士,在一次古遗迹开启之时,被其中一件飞出的仙器击中,身死道消。

死后的丁言,魂魄并未进入六道轮回,而是诡异的穿越到了这个世界。遗憾的是,穿越以后的丁言,并未投胎转世,而是依旧保留着灵魂状态,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

陌生的世界,充满了危险,丁言好几次都差点魂飞魄散。半年多的漂泊,丁言的魂体受了严重的创伤,在他须弥之际,无意间发现了这口天然凝聚阴魂之力的古井,才得以避免魂飞魄散的下场。

重伤的丁言,借助古井养伤,这一去,就是十年。

直至今日才得以借尸还魂,逆天重生。

丁言缓缓的站起身,扭了扭脖子,活动手脚,开始适应这个新得到的躯体。对于这肉身的原主人,丁言还是十分感激的,寂寞的十年里,此人是唯一常到这里与他聊天解闷的人,也算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一个朋友。

随着对肉身的渐渐适应,丁言盘坐下来,开始运用起了前世记忆之中的夺舍转生之术。

一时间,无数的记忆碎片浮现在丁言的脑海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丁言终于‘看’完了肉身原主人的所有记忆。

散仙?蜕凡劫?

一个个陌生的词汇出现在了丁言的记忆之中。过了许久,直至天际出现了一丝鱼白,丁言才缓缓的睁开双目,看了眼远方的天际,缓缓起身。

“十多年的灵魂体,都快让我忘记拥有肉身的感觉了。”丁言拍了拍身上的积雪,缓步向着村外走去。

“不过这身体之内,还残留着一丝执念,现在的我,会一直受这些执念的影响,分不清自己,只有完成了那三件事,留在这具肉身内的执念,才会消散,那个时候,才算的上是真正意义上的重生……”

此时,风更大了,雪花漫天!

文章地址:/xiuzhen/28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