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重生成妖

点击:
第一篇 流星篇·百年一梦

第一章 方寸山灵鸟偷师(一)

穿越,其实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从现代穿越到古代,到异界,或者到神话世界,都是一件让人赏心悦目和向往的事情。自然,这也是莫玄白日梦中出现最多的内容的之一,可是呢,这种事情如果真的轮到了自己的身上,有的时候,却也并没有那么有趣了。

莫玄很郁闷,尽管穿越了,但是他仍然很郁闷,因为他经历了一个除了用郁闷之外,再也想不出其他词语来形容的出生与成长的过程。

因为,他穿越成了一只鸟,一只乌鸦,而且这种穿越的起点,还是在蛋壳里,在蛋壳里,废了吃奶的力气将壳啄破之后,他的苦难人生便降临了。

“原来,作一只鸟竟然这么难啊!!!”在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心中感慨着。

别的不说,光是学会飞行,就差点把他摔死,不过呢,这也不能全怪他现在的那个乌鸦老妈,因为莫玄这厮前生是学习物理的,清华物理系的高材生,然后是哈佛物理学的博士,所以在他学习飞行的初始,他便试图参照空气动力学的原理来快速的掌握飞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从树上摔下来整整十八次,去掉了半条小命。

而事实上,学习飞行所遇到的危险,只是众多的匪夷所思的危险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对于莫玄来说,自穿越以来,最痛苦的莫过于寻找食物了。

乌鸦是吃虫子滴!!!!!!!!!!

吃的最多的是,毛毛虫,青虫!

以上两种是他在毛还没有长齐时,由伟大的乌鸦母亲自送到他的嘴里的,不吃也得吃的东西。

也是靠了这些虫子,他能够长大,能够自己寻找食物!

现在,他是素食主义者,主要的食物来源是树籽,草籽,以及一些浆果,当然了,坚果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反正虫子让开。

而正是因为这种饮食结构的极度不合理,使得他曾经一度差一点因为营养不良而死,直到一件足以改变他一切的事情发生。

就在他快要营养不良,实在是盯不住了,准备去找小虫子吃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要追述到一个夜晚,他睡不着觉,便无聊的在那里数数字,数着数着,他便感觉到一股股微热的感觉顺着他的毛流进了他的体内,他有些迷茫,心念一动,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一开始,他以为那只是幻觉,或者是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的错觉,也没有在意,但是,当他再一次数数字的时候,那种感觉再一次的出现了。

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终于,莫玄最后确定了,这并不是幻觉,而是事实,并且很快,他就确定了那感觉的来源,月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吸收日月精华!

他不得而知。

但是这种能量让他感觉到了活力,也让他获得了新生,他心里隐隐的有着一种感觉,照着这样一直修炼下去的话,或许真的能够像书上说的那样变成什么妖气之类的东西,然后再幻化成人形,变成一个妖怪。

这一日,他懒懒伏在一根树枝之上,微闭着眼睛,想着那美好的事情。

“先幻化成人形,然后占据一个穷山恶水的地方,当一个山大王,就像西游记里的那些妖怪一样,那样的话,应该……,等等,西游记?!!”说也奇怪,当他想到西游记的时候,目光却正好看到了一猴子。

却见那猴子生得五短身材,孤拐面,凹脸尖嘴,金睛火眼,身上长满了金色的绒毛,要说这山上的猴子本也不少,但是这猴子却很明显的与众不同,仅凭那一身金色的绒毛,在那阳光下展现的模样,莫玄便能断定他的绒毛吸收日月精华的效率不知道要比起自己高多少倍。

而那双灵动的眸子,则很明显的显现出,这猴子和自己一样,是有灵智的。

“有意思,莫不是我碰到孙悟空了?!”莫玄心中恶意的想着,不过他实在是没想到,他竟然想到了点子上面,就在他看着那猴子翻山越岭,东窜西跳的,似乎在找些什么的时候,耳听突然听到了林深之处传来了一阵阵歌声,仔细听着,却是: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

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这倒是奇了怪了,自己穿越转生变成了这鸟乌鸦以后,这一年两年之间也没见到过个鸟人,也没有听到过个人声,咋的这猴头一来,人也就跟着出现了,难道是传说中的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了?

等等,这场景貌似在什么地方见过。

就在他感到奇怪的时候,却见那猴子似乎也只奋了起来,跃将起来,几个纵跳之间,便进入了林子的深处。莫玄展开双翅,跟在那猴子的后面,不过时,便见到了他穿越以来的第一个人。

然后发生的事情,则让莫玄眼睛一翻,差点就晕将过去。

“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须菩提祖师!!!”你爷爷的龟孙子,这里竟然真的是西游记里的世界,而眼前的这个猴子就是传说中的那只。

莫玄的大脑一时之间便开始当机起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连穿越这种让人脑子发炸的事情都能发生,这穿越到西游世界里的原因,自然也不是他现在这比人脑小了几十倍的乌鸦的小脑袋所能想得过来的了。

呆呆的站了一会,却发现,那猴子与那樵者的对话已经结束了,樵者挑着一担柴离开了,而那猴子,则按着这樵者的指引,朝着那斜月三星洞的方向前进。

莫玄自然也没有多想,扑腾着翅膀,就跟在了猴子的后面。

十七八里地,这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竟然离他一的那个小小的巢,仅仅只有十七八里地。

修炼了妖气之后,他的飞行能力大大的增强,但是在这同时,他也感觉到了周围的危险,所以,安全第一。

一直以来,他习惯性的以自己的那个巢穴,其实就是一个藏在山岩之下的一个石凹,以它为中心,活动范围大约十里左右,而那斜月三星洞,离自己活动的边缘地带,也不过是七八里地。

这个时候,莫玄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不过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没什么,就算自己先找到了以后又怎么样呢?

那里头的道士,虽然貌似不怎么出名,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孙悟空的师兄啊,自己现在虽然爪子利一点点,喙尖一点点,翅膀硬一点点,但是比起他们来,根本就不算什么,别说是他们,就算是遇到了普通人,自己也得退避三舍,毕竟自己这身体不过是普通的乌鸦的身体罢了。而且还不会说话,要是真的冒冒失失的跑过去,碰到一个缺德的不守清规的道士,直接打下来拿去剥皮抽筋,改善伙食的话,那可就太冤了,思虑到了这一层,莫玄也就变得越发的小心起来。

躲在离那斜月三星洞不远处的一颗浓密的松树的枝叶之内,透过松针的缝隙,把孙悟空拜师的过程又复习了一遍,不同的是,以前是在电视上看到的,不过几分钟的工夫,这一次,却是真实的历史事件,整整耗了三四个小时,那猴子方才得以进门,拜师完毕,得了姓名,一如莫玄所料,得名孙悟空。

“那么,我该干什么呢?!”莫玄这个时候心中自己对自己问道,的确,他该干什么呢?刚才已经想过了,像孙猴子那样直接去拜师并不是最好的选择,自己不是那猴子,虽然这猴子以后的经历比较惨,但是在开始这段时间内,可以说是运气好到了极点,福气也好到了极点,至于自己,嘿嘿,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呢!

想到这里,他便开始琢磨起来了,须菩提老祖是干什么的他具体知道的不太清楚,他是他能把猴子教出来,就凭这一点,他就是个高手,放这么个高手在自己前面,不去占点便宜那是说不过去的,但是怎么占,自己得好好的考虑考虑。

现在,莫玄已经有些后悔了,如果知道今天会有这样的境遇的话,那么自己当年为什么不好好的看一看西游记呢,至少知道到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儿啊,现在倒好,除了这猴子大致的经历之外,自己是一无所知,而他最熟悉的事情竟然还要等到五百年后才能发生。

五百年后?!!

靠,我能活那么长的时间吗?你以为是歌里头唱的康熙啊,向天再借五百年,你借得来吗?

“得,咱就先听着吧!”莫玄摆摆头,见那斜月三星洞与其说是一个山洞,倒不如说是一个大大的庄园,里面是一层层深阁琼楼,一进进珠宫贝阙,自然,那奇花异草是少不了的,大树自然也是不会落下的,不仅仅不会落下,而且多的是,特别是那老祖所坐的瑶台之处,便是处于两株苍天古树之下,暗暗的下了决定,莫玄一振翅,飞进了那庄园之中,寻了两株古树中的一株,找了个好的位置,他停了下来。

这一期间,他心中是一阵阵的打鼓,谁知道这老神仙会不会发现自己。

想想自己以前看的那些武侠小说,神魔小说,玄幻小说,里面哪个高手不论是敌人或者生物近身几十米,几百米的距离就能察觉到,数百里以内的范围都逃不了他们神识的感应,虽然当时看的时候,当成是屁话,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信也得信啊!!

不过还好,直到他找到一株最粗的树枝,最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那老祖仍然没什么反应,这才放下心来,且不论他真没注意,还是假装糊涂,要是假装糊涂的话,反正,菩提老祖是没有在意。

事实上,这树上也不只他一只鸟,除了他站的地方,在其他的枝叶间,也有不少鸟,他甚至还看见了好几个鸟巢。

见到那些鸟巢之后,莫玄本想也有样学样,寻了些树枝烂莫之类的东西在上面搭个巢,不过想想,不行,这样的话,麻烦不说,太可疑了,老祖不找他麻烦没关系,别让那个心细的道士发现这树上有一个整天不动的乌鸦,那就麻烦。

莫玄这厮倒也光棍的紧,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好办法,他也就不想了,而正好那老祖开始讲道了,他便老老实实的在那树枝之上,聚集会神的,将老祖说的话一个字儿不漏的转到了那容量有限的脑子里面。

别的不说,且说那老祖讲道。

原本在莫玄的心中,孙猴子学艺这一段中,记忆最深的便是猴子被敲了三下之后,便跟着老祖去开小灶了,所以他一直以来,这老祖藏私。

文章地址:/xiuzhen/286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