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九真九阳(下)

点击:
第1521章 罗剑生

另外两人警惕地看着此人,向后面退缩。

“放心,本座既然此前与你们达成协议,联手击杀参赛者,平分星灯,就绝不会对你们出手。”

身材高大修士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呼!

苏方徐徐飞来。

“又是一个送死的来了,联手杀了他,星灯归你们。”身材高大修士一阵狂笑,爆发气势,直接杀向苏方。

另外两人也不再犹豫,直扑苏方而来。“居然把我当成了弱鸡?”苏方冷冽地一笑。

施展大圆满能力,深邃的瞳光在身材高大的修士身上一扫。

“居然是天下宫的特殊弟子,难怪敢在星河道试炼空间之中肆意杀人。”

苏方巍然不动,冷冷地看着那尊身材高大的修士。

“星灯拿来,脑袋也一并交出!”

天下宫特殊弟子如同一头恐怖的凶兽,带着一股碾压一切的气势,形成惊人的桎梏,将苏方笼罩。

轰!

苏方并未施展神通,而是直接以肉身力量,直接一拳轰出。

周围的桎梏之力轰然破碎。

下一刻!

摧枯拉朽的一拳,在星辰深渊之中掀起惊人的震荡,卷起周围十里的物质碎片,破碎天下宫特殊弟子的气势,一拳轰击在他的胸膛之上。

“你是谁,好生恐怖的神力!”

天下宫特殊弟子气场破碎,肉身也受到重创,被卷出一百多丈之外,口中鲜血狂喷,当即陷入重伤状态。

轰轰!

苏方大步踏出,接连又是两拳,势不可挡,将其他两尊参赛者重创。

“交出星灯,饶你们不死!”

双瞳之中迸发凌厉的寒光,在两尊圣仙二道境参赛者身上一卷。

“给你!”

两人毫不犹豫地斩断与头顶上的星灯的联系,卷向苏方。

然后他们催动令牌,被一股空间之力卷住,消失在试炼空间之中,苏方也并未阻止他们。

如此一来,苏方头顶上有了三盏星灯。

那尊星辰宫特殊弟子,转身就朝星河道深处逃去。

“逃得掉吗?”

呼!

在星辰深渊之中,圣仙境修士也会受到桎梏,并且由于几乎没有天地自然灵气,只能以自身的真气施展神通,因此对真气的消耗极大,还难以得到补充。

然而苏方拥有世界之力,深渊的桎梏之力对他的压制,几乎不造成什么影响,他的肉身力量的损耗,也是微乎其微。

十几个呼吸之后,苏方追上那尊天下宫修士。

“我乃是天下宫特殊弟子,放过我,等出了星河道,我会给你补偿。”天下宫修士十分傲气地说道。

“天下宫特殊弟子又如何?你要抢夺我的星灯,还要将我击杀,我又为何要放过你?”苏方漠然出声。

“给你星灯,我退出大赛。有种你说出身份,我倒要看看,是哪一尊绝世天才,连天下宫特殊弟子的星灯都敢抢。”

天下宫特殊弟子嚣张地说道,将头顶上的两盏星灯切断联系后,打向苏方。

“还想事后报复?可惜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我不仅要你的星灯,还要你的脑袋。你在出手杀人的时候,就该有被人击杀的觉悟。”

苏方霸气出声,施展龙族神通玄黄霸龙爪,打出一道百丈巨大的爪印,以抓碎一切的气势,将天下宫特殊弟子覆盖。

“龙族神通……你是天宝,我好不甘心……”

噗!

天下宫特殊弟子发出绝望而又悔恨的声音,肉身被爪印撕碎。

“才四盏星灯,一共一千多参赛者,要想进入前十,夺取一百盏星灯都不一定够。半年的时间,并不充裕,如果一个一个去找,那要到什么时候?”

沉淀片刻之后。

苏方的眉毛一扬:“与其一个一个的去夺取,不如等积攒到一定的数量,一次枪个够。”

于是乎,苏方打出一把极品巅峰的飞剑,驾驭飞剑,直奔星河尽头而去。

苏方以前所用的那件飞行法宝羽扇,此时早就淘汰,此时在星河道之中御剑飞行,以他驾驭法宝的能力,速度自然无比惊人。

并且苏方催动了阴阳世界之力,也不怕深渊之中的桎梏,除了一些十分危险的地带放缓速度之外,其他时候都是如同风驰电掣一般。

一路上,苏方遇见不少相互抢夺星灯的参赛者,也懒得去理睬,只需要守在星河道尽头,一次枪个够。

那些参赛者见到苏方,竟然在星辰深渊之中,如此肆无忌惮地御剑飞行,不由得目瞪口呆,更没有几个不长眼的敢上前来拦阻。

试炼空间之外。

大约三个月之后。

一件画卷一般法宝,在空中展开,长约千丈,上面有着一个个玄光凝结而成的人名,显示的正是试炼空间中的排名。

不仅是天下宫的修行道场之中,整个天下宫内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并且有人随时将消息传递出去,使得整个乾道仙界王城,对星河道试炼空间的排名了如指掌。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半。

画卷上的人名不断减少,只剩下五百多人。

“拓尤,拓尤排名第一!”

“此人拥有远古巨蛮族血脉,不仅是天赋了得,战斗力也是如此惊人。这次登天大会,拓尤肯定能够闯入前三。”

“第二是凌幽,排名第三是金无相,天下宫的三大怪物,怎么少了丰陵?”

“无眉、王颢、李浩劫、罗剑生、五毒教主、尚德……这些人占据了前十。奇怪,怎么不见天宝的名字?”

人们最为关注的,无疑是在登天台上大放异彩的天宝。

然而找遍前百,也不见他的名字。

最后在五百名开外,发现了天宝的名字,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这一次却没有人嘲笑,反倒被勾起了更大的好奇。

上一次天宝开始籍籍无名,最后一鸣惊人,站在登天台之巅,创下前无古人的记录。

这一次他又会创造出怎样的辉煌?

道场之中的天下宫高层,最为关注的却不是天宝,而是天下宫第一弟子丰陵。

丰陵的排名,赫然是在最后一位,并且一直都没有变化。

那是因为,从始至终,丰陵都没有出手去抢夺其他人的星灯,而是直接去了星河道的尽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好一个傲气的丰陵,他这是在等待与天宝一战,至于排名,他根本就不在乎。”

天下宫高层一个个都是满心期待,天宝与丰陵之间的交锋,会碰撞出怎样的绝世锋芒?

呼!

一道剑光在星河道之中穿梭,如同一道闪电。

“是他,天宝!”

潜伏在一块物质碎片上的白衣剑修,双瞳之中闪动白色剑芒,似乎可以窥破一切遮蔽。

看清正御剑而来的参赛者的容貌,白衣剑修不禁大喜。

他潜伏在这里,不断偷袭参赛者,此时他的头顶上已经有六十多盏星灯。

白衣剑修当即向远处的一块物质碎片上传递元神:“天宝来了,大师做好出手的准备。”

尚德大和尚藏身于碎片中,他的头顶上,星灯数量也是十分惊人,竟然有五十多盏,自然是他与白衣剑修联手抢夺而来的。

“这么快的速度,本座出手也很难将其拦阻。”大和尚回应道。

白衣剑修十分自信地道:“无妨,我有一件奇宝,即使是在这星辰深渊之中,也能在短距离之内破空而行,不受桎梏之力的影响,他的速度再快,在我的面前也是一个笑话,等我将他缠住,我们再联手,定能将其击杀。”

“如此甚好。”

尚德大和尚嘿嘿一笑,一副狡诈、贪婪的样子,哪里还有之前的佛门得道修士的样子?

嗡!

距离白衣剑修和尚德大和尚还有很远的距离,苏方的大圆满能力,以及天机缩命术,就将两人的气息感应得一清二楚。

接着尚德大和尚的元神之音传来:“主人,那尊白衣剑修跟我联手,试图将你击杀,你要小心。”

“居然能够看透我的容貌,此人倒也有些门道。不过想击杀我苏方,未免有些不自量力。我与他素无恩怨,他仅仅只是因为嫉妒,就不惜出手杀人,心胸竟狭窄到这种地步。既然他找死,那我就成全他。”

白衣剑修居然找到尚德大和尚,让苏方不禁一阵好笑。

尚德大和尚得到谛真上师的一部分佛气,和佛门功法、神通,实力暴涨,然而德性却没有改变多少。

白衣剑修也真是找死,居然找到了大和尚,不被连皮带骨给吞掉才是怪事。

嗖!

距离一千多丈远,白衣剑修自碎片上杀出。

“天宝,站住!”

白衣剑修一个结印,双手幻化出一道道剑影印法。

咻咻咻!

一时间,凌厉的剑气释放出去。

一道接着一道的剑气,以排山倒海之势,嗤嗤、咻咻地向苏方发起攻击。

一杀至苏方前方一百多丈,剑气就爆发出惊人的震荡破坏光环。

苏方催动脚下的极品巅峰飞剑,爆发出一道剑气锋芒,与白衣剑修的剑气碰撞,发出一阵阵的轰轰隆隆的巨响。

等爆炸之力散尽,苏方巍然不动。

“居然不逃?如果凭借驾驭飞剑的速度,杀你还有些麻烦,既然你不知死活地想与我交锋,那就纳命来吧!”白衣剑修杀气腾腾地说道。

苏方淡淡说道:“我有些奇怪,你我并无恩怨,你为何一再针对于我?如果说仅仅只是嫉妒,未免有些说不过去。”

文章地址:/xiuzhen/28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