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百花图卷

点击:
【第一卷 暗黑世界】

第一章 躲美奇缘

地球,西元二一三四年,东盟,东海省某偏远小村。

李二狗翻了个身,只觉得怎么也睡不着,他眼前又浮现起白天前来借宿的那个男孩的样子,那孩子五官倒也端正,笑起来也挺可亲的,可李二狗怎么都觉得他虽然在笑,整个人却像冰块似的,凉飕飕的让人心里发寒。

他也念过十多年的书,读书时大名李非凡,后来不念书了就又改回了李二狗,因为邻里的人都这么叫,便是李二狗坚持也没用,后来就放弃了,虽然如此,但终究是读过书的,和邻里还是有些区别,至少他便颇为自诩自己说话文绉绉的,不会像邻里那样口出脏话,他又好管闲事,而且总是喜欢把经历了的事情反复琢磨,务必找出和其他人不一样的看法来,然后四处卖弄,以显示自己智谋高深,倒也真有不少人被他忽悠过去。

李二狗琢磨了一会,忽的想起那孩子湿透的汗衫底下隆起的肌肉,好像树根般的虬结有力,不由心中咯噔一下,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暗想这孩子不会是在山外犯了事才跑到山里来得吧,这个想法好似毒蛇一般盘绕在他的心头,李二狗只觉全身凉凉的,胸口却又好像在发热,躁闷的直欲喊出声来,他再睡不着觉,忍不住伸手推了推旁边熟睡的女人。

女人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干啥呢,这么晚了还不睡,还让人活不。”

李二狗急急的嘘了一声,压低嗓门说道,“孩子他娘,你觉得那小伙子怎么样?”

女人怔了怔,半晌才回过神来,厉声叱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一天到晚不干正事瞎琢磨个啥捏,也不想想自己是啥人,人家又是啥人,你闺女配的上人家吗。”

李二狗不禁脸上一红,他的毛病自己女人自然清楚的很,只是此刻被女人说起,倒是颇为难堪,不过他脸皮素来极厚,倒也不以为意,笑着说道,“你知道个啥,我是问你,你有没有觉得那孩子身上有些古怪,你说他会不会是在山外犯了事才跑到咱们这杂沓来的。”

由于信息的发达,这时跑到山里做野人已经成为逃避追捕的第一选择,只有在这里,那些通缉犯才不用担心从天而降的特勤,但是这种人造野人数量一多,自然也有那么几个倒霉的被逮住,这种事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闻了,因此李二狗才有这么一说。

女人闻言一惊,略一思索,方才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是有些不对劲,你想啊,有谁没事一个人跑咱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啊。”

女人越想越是心疑,就要披衣起床,李二狗一把拉住她,低声问道,“干啥去。”

女人说道,“叫人去,指不定就逮住一通缉犯呢。”

李二狗大惊,压低了嗓门有些惶恐的喝道,“瞧你这个急脾气,万一人家只是来旅游呢,谁知道他们有钱人的想法,要是弄错了多不好。”

女人不满的嘀咕一声,“没用的东西,说得比谁都响,真要干点什么事就萎了,还是男人不。”

不过还是重新钻回被窝,两人又嘀咕一阵,终于沉沉睡去。

心里搁了事,两人睡得都不踏实,第二天早早的就醒来了,可那借宿的小伙子却迟迟不见动静,李二狗不免心里又嘀咕了几句,直到太阳在东边升起了一竿子高,那小伙子才懒洋洋的爬起来。

只见他大概一米八的个子,双眼开阖间,目光凌厉如电,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他暴露在外的皮肤都呈健康的小麦色,显然经常沐浴阳光,汗衫底下,隐现虬结肌肉,仿若钢浇铁铸,充满了一种强悍的味道。

这样的一个人,浑身都澎湃着无穷的力量,分明就是一座蛰伏的火山,一旦爆发出来,他的热情可以熔化一切,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联想到冰块,可若仔细观察,却分明能体会到他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那种看透世情的冷漠。

这种冷漠是潜藏在骨子里的,在他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意收敛起锋芒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忽略这种冷漠,不能不说,李二狗的感觉真的很敏锐。

但李二狗肯定不会同意这点,有时候他甚至认为自己就是因为太敏感,想的太多,所以才胆子小,见了这人,李二狗鼓了半个上午的勇气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强笑着说道,“庄同学,起床了啊,昨晚睡得好不。”

小伙子借宿的时候便说过自己是东盟联大的学生,叫庄周,李二狗虽然心中怀疑,却也不敢直言质问。

庄周闻言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睡得好极了,多谢李叔了,要不是你收留我,我可就要流落到荒郊野外去过夜了。”

李二狗终于还是没能忍住,他小心翼翼的旁敲侧击道,“小庄啊,你怎么会跑到我们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呢,待在城市里不好吗?”

庄周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待久了就腻了,还是山里好,空气清新,这次出来是想来看看星星。”

“看星星?”李二狗几乎失声叫出来,李二狗心中原本的怀疑陡地加重,几乎确定这人有问题了。

庄周有些感慨,“是啊,就是来看星星的,李叔,你不觉得这很有意义吗,除了头顶星空,这莽莽世间,再找不出一样值得敬畏之物。”

李二狗只觉心中一跳,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庄啊,你就为了看星星跑到这山区里来?”

庄周听出了他话中的疑惑,微微一笑,“当然不全是,跑这里来也有躲某些人的意思。”

李二狗几乎已经确定,却仍然鬼使神差般的问道,“躲什么人啊,特勤吗?”

话一出口,李二狗几乎就想抽自己一耳光,但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耳朵,就像他之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一般,以他的哲学,万事都是因为多操心,是故闲事能不管就不管,可却偏偏又本性如此,虽则心中反复戒惧,终究是不能成功。

庄周一怔,想起自己说要出来看星星时苏绣等人羞恼的表情,当下笑着说道,“李叔是怎么猜到的,不过我都不甩她们。”

李二狗脸上顿时煞白一片,完了,这小子果然是通缉犯啊,李二狗看了看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庄周,只觉得背后衣服都湿透了,喉咙里黏乎乎的,一脸苦涩的说不出话来,暗想让你多管闲事,这下祸从口出了吧,要是他杀人灭口怎么办。

李二狗会如此,却要从特勤说起,自从百余年前开始,地球上国家联盟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最终在全世界形成了三个最强大的国家联盟,便是东盟、西联和欧盟。

而特勤,全称是东盟快速反应特别勤务中心,便是东盟内部用来维护治安的机动力量,由于内部比较平稳,这支力量的主要对手就是各种犯罪分子,因此和特勤扯上关系,八成便是通缉犯了,而且还是情况很严重的那种。

庄周不知李二狗心中所想,见状一怔,关心的问道,“李叔,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我扶你坐下吧。”

李二狗猛地跳了起来,双手乱摇,连声说道,“不用不用,我好的很,你还没吃饭吧,我这就让孩子他妈去做。”

说着就要溜走,庄周见他惶急情状,忽地明白过来,朗声笑道,“李叔,你不会是以为我是通缉犯吧,哈哈,我真是学生了,现在还在念书呢。”

李二狗狐疑的看了一眼庄周,却不好意思再溜走,“那你还说自己在躲特勤。”

庄周不介意的甩了甩头,“是躲她们没错了,这是没办法的事,自从上次我出手帮了那个女人,她们就缠着我不放,真是麻烦啊。”

庄周这话倒是没有说谎,由于交通的发达,特勤是呈点状驻扎,依靠强大的投射能力对周边地区辐射自身的影响,特勤三处便和联大同处一个城市,当时特勤三处的处长苏绣应邀到联大做报告,顺便就一个人参观下校园,却被几个家里有些背景的纨绔子弟缠上了。

几个纨绔子弟见苏绣长相娇美,楚楚可怜,顿时惊为天人,就凑上前去搭讪,浑然不知面前女子的恐怖,苏绣能坐上特勤三处处长的宝座,自然是手腕过人之辈,美女只是几个媚眼一抛,就逗的几个家伙晕乎乎的,不知天南地北了,最倒霉的是庄周刚好挟着本书优哉游哉的路过,竟然被美女指认为是她的男朋友,然后就遭到了几个愤怒的纨绔子弟的挑战。

可怜的庄周自然不知道自己坐视美女被调戏的冷漠态度已经深深激怒了苏绣,无端的天降横祸,避战不果的情况下,只好出手把那几个家伙赶走了事。

他却不知如果被打一顿自然就风平浪静,以后也就无事,他表现的如此强势,反而加深了苏绣要整治他的决心,谁知庄周对苏绣的亲近根本是视若无睹,这样反倒激起了苏绣的傲气,由一开始的整人变成了赌气,很快美人处长苏绣正在追求一个又酷又帅的帅哥的消息就被她的几个花痴手下得知,从此这几个特勤之花就开始缠着庄周不放。

但庄周的经历却有些特殊,他今日一切可以说全靠自身努力得来,对人情冷暖早已是看的清清楚楚,颇为厌倦,因此他平日里韬光养晦,倒也活得逍遥自在,谁知道一下子变成了众人注目的焦点,自觉生活受到打扰,见苏绣等人仗着身份自以为是的样子,竟然生出厌恶之心,但又无计可施。

然而苏绣却是咄咄逼人,步步紧逼,庄周只觉日子日益难熬,正巧得知消息,有一波规模空前的流星雨将于十数日后光临地球,而通过计算最佳的观测点便在这小山村附近,为了躲避苏绣等人的纠缠,庄周便收拾收拾,一个人跑来看星星了。

庄周一番解释,李二狗听了只觉眼前一片金星乱冒,只想一头摔倒晕过去,天下竟然还有这种人,看到走进屋里的女人,他只觉得越看越不顺眼,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股火气,大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做饭。”

女人被吓了一跳,慌忙去厨房做饭不提,李二狗偶尔摆了回男人的威严,才觉心中郁闷平复了些。

吃了饭,庄周清点了所带各种物资,确认无误,便仔细的将这些东西一件件收进背包,又将水壶灌满,再全身上下细细检查一遍,看看并无不妥,就要进山,李二狗劝了几句,见他不听,便不再多说,只嘱咐他一切小心,便自去郁闷去了,可以略过不提。

且说出来之后,庄周一下子便被山间自然的风光迷住了,直到这个时候,远离了尘世的喧嚣,他才觉得精神完全的放松,览河山形胜,大地辽阔,可说最得他的本心。

只是山路难走,在地图上看来只是几毫米的距离,真走起来才知道困难,尤其是后来人踪渐稀,渐渐的所过之处满是杂草,原来那条小路,到了后来也没入草丛之中,竟然再也找不到了。

文章地址:/xiuzhen/28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