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洪荒不朽

点击:
第一卷 洪荒现世

第1章 盘古开天

混沌之中,缓缓流动的混沌气流,在不断的冲刷着一个混沌色的巨蛋,那巨蛋似乎亘古般的存在,巍然屹立在混沌的中心。要知道,混沌之中是没有时间的流逝,也是没有上下左右、东南西北之分的,但那混沌色的巨蛋,给人的感觉,却是屹立在混沌的中心,唯我独尊,霸道而又张狂!

混沌色的巨蛋旁边,一位身穿麻布青衫的道人,盘膝而坐,那道人的面容,却是让人难以真正看清晰,似幻似真,似乎总是有一层隔膜在阻碍着,又似乎那道人的面容是千变万化的,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仿佛看到了,转瞬间又忘记了一般。

那道人盘坐在混沌色的巨蛋前,没有任何凭依,好似本来他就应该在那里一般,天经地义,浑然一体。滚动的混沌气流,轻易的吞噬万物,到了他面前也平静了下来,好像很惧怕他一样,对的,就是惧怕,给人的感觉很诡异,又很真实。他白皙的双手,宛若美丽的蝴蝶飞舞,在不断的结着各种手印,似乎在推演着什么,又好似在思索着,庄严肃穆。

他的双眼紧闭着,好像没有什么能令他动容的,口中却传出句句大道真言,没有金莲涌动,也没有天花乱坠。但那一句句真言,却直指大道本质,后世修道者,若是能侥幸听到一言半语,并且参悟它,那么便大道可期,有了成道的机缘。

青衫飘动,犹若无上至尊,他,静静的坐在那里,永恒屹立,逍遥自在。

随着句句大道真言,不断的飘向那混沌色的巨蛋,那巨蛋渐渐的发生了一些变化,混沌色的外壳上,有了丝丝紫气不断闪过,高贵而又玄奥,巨蛋也在不断的变大,成长着。

终于有一天,那混沌色的巨蛋,开始了微微的晃动,那巨蛋似乎产生了自己的意识,微微晃动着,好似在向整个混沌,宣告自己的存在,又好像在向那青衫赤足盘坐着的道人,催促着,让他快些讲,好让他自己快些出世一般。

那青衫赤足的道人的面容上,好似出现了浅浅的微笑,就是这一浅浅的微笑,似乎就能够让混沌之中,演化出勃勃的生机,让人心神沉醉其中,法随意动,意念一动,即可让混沌有感,无需各种手段,神通道法,平平淡淡之中,尽显无上威严。

“时候未到,时候未到……”,似乎在回应那微微晃动的混沌色的巨蛋,又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般,声音柔和而又平淡,神妙无比。

那青衫赤足盘坐在混沌中的道人,又开始了讲道,但这一次讲道,好像比上一次要深奥许多。

时间就像河里的水,不断的流逝,直到有一天,那个青衫赤足的道人,起身离开了。

他的身影缓缓的消失,直至再也没有一丝痕迹,仿佛,他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抹去了属于他的痕迹。以后不管是谁,只要修为没有超过他,就没有可能知晓,他,曾经出现过,即便那个混沌色的巨蛋,也不会知晓他的存在。

离开了那个混沌色的巨蛋旁边,身穿麻布青衫,手执九彩权杖的道人,闪身之间,进入了一方世界之中,他直接出现在一座九彩的宫殿前。

宫殿之上,静静的漂浮着三个金色的大字“明道宫”,他悠然叹息了一声:“明道宫,却不知吾,何时才能明道,证的不朽的王者之位呀!”

摇了摇头,将这种想法从心头驱散,他缓缓的走进了宫殿之中,坐在了那殿中的蒲团之上,朗声暴喝道:“混沌图,出!”

只见一张混沌色的古图,闪现在他面前,他伸手一指,一道九彩的光芒,神圣庄严,沟通无上本源,射入古图之中。古图轻鸣一声,转瞬之间,化作万丈大小,漂浮在大殿之中。道道混沌气流,在古图的表面闪过,图上却是闪过无数的画面,有过去的,有现在的,有未来的,融为一体,神秘非常。

过去、现在、未来融于一个古图之上,管中窥豹,可见这个道人的修为之强悍,毕竟,混沌之中,没有天道,没有时间的流逝,没有空间的变化,有的只是隐没的大道,这道人,却能让大道显现在无边混沌之中,展现过去未来,可谓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了。

“没想到,吾,竟然还要等到盘古开天之后,洪荒世界出现,才有机会证的不朽的王者之位,果然,踏上不朽之路步步维艰!难!难!难!”

自混沌之中,开始演化世界以来,不知多少才智通天,惊才艳艳的奇才,不断的向着不朽的王座冲锋。但是,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世界破灭了一次又一次,无数次演化混沌,诞生新的世界,却还没有一个生灵,能够证得不朽的王者之位,由此,可见这不朽的王者之位之难证。不朽,即为永恒不灭,任由天地变化,混沌重演,依旧长存。

这青衫赤足,手执九彩权杖的道人,又来自何方呢?

原来这道人,却是被一本古书带到鸿蒙之中的,可谓是诞生于鸿蒙之中,生活在混沌之内了,真正称得上是得天独厚了!

这厮的名字却是叫做古明,应该说是一位心狠手辣,极度厚黑的主了。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背后算计别人了,毕竟,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尤其是强大的渔翁,更是无往而不利!

这次,古明为什么这么好心,跑去给还没有出世的盘古讲道呢?却是心中有感,明悟自己证得不朽的机缘,就在洪荒世界之中,他,想在盘古开天之际,混一个好的出身,却又不想欠下什么因果。

虽然,古明不必担心任何因果,但是,因果缠身,那样依旧是太麻烦了,不符合他的心思,古明,毕竟要在洪荒之中,才能有机缘,证得不朽的王者之位,这些,显然不是他自己想要的。

现在道讲完了,以后他就可以,很容易的混一个好的身份,以便行走洪荒世界。

不知又过去了多长时间,古明从入定中醒来,这次闭关,古明却是将日后,准备行走洪荒所要用到的,法宝之类的物品炼制成功,对于这次机缘,古明心中,相当重视,错过了这一次,很有可能,他,将永无成就不朽之日。

这次醒来,却是因为,盘古即将出世,洪荒世界,即将开辟,日后,世界就会精彩了很多,也会有各种因果纠缠,各种纷争出现了。

古明一步跨出,闪身之间,出现在那混沌色的巨蛋旁边,静静的隐去了自己的身影。

那混沌色的巨蛋,此时却是不知比古明讲道时,大了多少万倍,混沌色的巨蛋,不断的晃动着,使得混沌气流的流速,转瞬之间,加快了无数倍。

此时的混沌,就像炸开了的沸水般,使得三千魔神,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三千混沌魔神,却是不能继续借助混沌灵气,继续修炼下去了。

混沌灵气不再温和,狂暴无比,他们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混沌灵气即将消失的危机,他们不约而同的开始寻找根源所在。

刹那之间,整个混沌世界,热闹了起来,惊醒之后的三千魔神,发出各种惊天动地的巨吼之声,昭示着他们心中的怒火。

正在三千魔神,还在寻找的时候,那混沌色的巨蛋,陡然炸开,忽然一条条紫色的气流,不知从何处闪现,射向此处,不多不少,正好五十条整,如果现在有后世之中的圣人在此的话,肯定会惊呼“鸿蒙紫气”,那可是他们成道之基。

鸿蒙紫气,乃混沌之本源所化,内含大道法则,有诸多玄奇奥妙于其中,生灵可以籍比证得混元道果,至此无量量不灭,逍遥于天地间。

能知天势,算天数气运,器物遇之,乃成至宝,远高于先天后天之物。

这时,一个手执巨斧,脚踩混沌青莲,头顶造化玉蝶的虬首巨汉,身高千万丈的巨人,闪现混沌之中。

“吾名——盘古……”雄厚的声音,在混沌空间之中,回荡开来,向着整个混沌宣告他——盘古的出世。

盘古刚刚出世,三千魔神立即心中有感,三千魔神心中隐隐感觉到,只有击杀盘古,阻止盘古开天,他们才有机会活下去。

凡混沌三千魔神,突破到祖仙之境后,都有自己孕育而生的本命神通或秘术,就有如吞天兽那吞天噬地的神通。

三千混沌魔神,个个得大道垂帘,天生资质不凡,又在混沌之中修炼,本命神通,必然是恐怖无比的存在。

若不是三千魔神,被盘古斩杀近九成,且留下的都是些修为不高,或留一神识重聚肉体,成不了气候的混沌魔神,这洪荒之中,哪里能由得鸿钧执掌天道,更别谈什么三族大战,巫妖争霸了。

此刻,三千魔神都集聚而来,齐心协力,就是为了阻止盘古开天。

三千魔神,法力无边,即便后世圣人,也难以与之争锋,却是被盘古杀死了九成以上,可谓是可悲可叹。

毕竟,盘古有幸听到过古明的讲道,道行与法力,比之普通情况演化出的开天之人,实力要强悍的多。

因此,即便没有被斩杀的混沌魔神,也是元气大伤,只有极少数的魔神,却因背负天命逃过一劫,比如鸿钧,比如罗睺……

经历过三千混沌魔神的考验,这一刻,盘古却是准备开天了,他的双眸之中,闪过三千大道的虚影,遥遥望向混沌世界,不断翻滚,暴虐无比的混沌气流。

盘古一步跨出千万里,手中神斧摆弄,脚踩混沌青莲,以自身圆心朝远处那么轻轻一划,一道美丽的痕迹,划破长空,混沌空间如腐朽凋木般被撕裂开来。

清浊二气剧烈激荡,清气上升而浊气下降,而玄黄之气,则散发于天地之间。

“吼……”

盘古发出如巨兽般的声音,身体陡然化身为亿万丈巨人,一手擎天,手提神斧,脚下的混沌青莲也化做那定地神盘,阻挡清气的下降,以免天地重回混沌。

天渐渐高,地下坠,其间混沌气流肆虐,盘古一手提着开天神斧,头顶之上,造化玉蝶,也发出道道光芒射向高空。

但是,天地之间的距离却渐渐的缩短,盘古一见,不由得大急,开天斧一抛,轰的炸裂,化为三道霞光,朝那逐渐又化为混沌之地射去。

三道霞光均为开天斧所化,一为太极图,一为盘古幡,一为混沌钟。

只见那盘古幡,一扫一股毁灭性质的能量,射往那混沌处,瞬间那地又被破开。太极图当空一定,射出一道金桥长虹,支撑于天地之间。

盘古手一挥混沌钟落于他手,“铛”……那摄人心神的音波响起,似水纹般以盘古为中心,向四周扩张。

文章地址:/xiuzhen/2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