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异世霸天录

点击:
平凡的都市小青年林江,坠崖穿越到个陌生的世界,成为了一名乡下的小贵族!
满足于现状的他只想悠哉悠哉的过日子,偏偏各种麻烦和际遇接连不断地找上门。
林江很无奈,他只想当个凡人,但这个简单的要求却成了奢望!
为了生存,为了尊严,他竭尽所能迎接挑战……
终于,林江获得了解脱,可回头一看,他似乎已经算不上是一个纯粹的人类……
半兽人?半龙人?半魔人?半神人?
除了林江自己,所有人的脑海中都打上了个大大的问号!

第一章 识破欺诈

两弯红月挂在天边,柔和的夜色在晚风中透着丝丝凉意,摇曳的芦苇丛中。一个青年双手撑着松软的土壤,仰望星空的脸孔上五官如刀刻般俊美,却似乎又显得黯然无光。没有丝毫的清雅细致,看起来有种沧桑操劳之感,清澈的双眼锐利又深邃,可眼底深处却隐隐流露出浓浓的哀愁。

一片呼呼的风声响起,天边的红月顿时被乌云遮盖,雷声响过。大雨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往下落,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千万支芦苇被风撅断的咔嚓声在耳边响起,青年任由风雨将自己淋透,消瘦的身姿纹丝不动。一道闪光,一声清脆的雷劈,不远处的大地被轰的泥石飞溅,依然无法让青年有丝毫动容。

“哥哥,你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快和芸儿回去吧!”听到耳边银铃般却又满是焦急的声音,青年的神色终于有所变化,僵硬的脸孔渐渐舒展,嘴角挂起了丝淡淡的微笑。

眼前的女孩不过十四五岁,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再加上一头可爱的“自来卷”,构成一幅天然的美丽图画。

站起身来,青年牵过女孩的柔嫩的小手,神色间满是怜惜之色。他与女孩血脉相连,但是认识却才不过十天,当然。所谓十天是指他对女孩的认识,而女孩已经与他生活了十多年,而不是此刻青年肉身中的灵魂。

根据当代众多科学家的理论,天地间存在多个平行空间,也被称之为异次元空间。这些空间不相交但却彼此联系,当然这仅仅是种猜想而已,可是对于林江而言,他却切身体验了一把这种存在。

当从黄山峰顶摔下万丈深渊时,绝望中的林江只能无奈的品尝着急速带来的临终快感,然而随着速度不断的提升。身侧的劲风刮的他生疼,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时,林江只觉得眼边闪过道如白昼般的极光。虽然只是片刻之间,但却夺目耀眼,让他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舒适感。

而正当他心无旁骛,闭眼享受着这道极光带来的美妙滋味时,背上突然一疼。艰难的睁开双眼,整个人顿时愣住,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过妖异了,妖异的让他有股骂娘的冲动。

他看到了星空中的明月,只不过映入眼帘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并且还散发着红色的光晕。

仅仅只是片刻的震惊,林江就意识到自己穿越了,可还没等他彻底回过神来。全身剧烈的酸痛猛地袭来,随即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见自己哥哥愣愣的站在原地,女孩有点气恼,撅着小嘴伸手晃着林江的胳膊,嗔怪道:“哥哥,快点和我回去,看你身上都湿透了。”

女孩心里十分疑惑,自己哥哥从前做事一直随心所欲,说难听点便是纨绔的厉害,从来没有像这几天来这般心事重重,而且整个人的气质也给她带来一种说不出缘由的陌生感。

“咳咳……哥哥最近可能没怎么休息好,所以才常常失神。”

林江随意找了个借口,便接过女孩的雨伞,在女孩一脸不信的神色中,抬脚朝不远的一处的庄园走去。

不知是不是上天在让自己生死瞬间完成了穿越大戏后,又无聊开了个玩笑,被林江占据的身体竟然和自己同名同姓。

只不过这个倒霉的小青年平时估计好吃懒做惯了,导致身体乃至灵魂都太过弱不禁风,在林江携穿越之威的霸气冲击下,几乎没有丝毫抵抗便魂飞魄散了。

虽然自己霸气外露,轻易的夺取了别人的身体,但林江心中难免愧疚。只能尽量的补偿在那个倒霉蛋的妹妹林芸身上,而林芸的善良可爱也让林江发自内心的喜欢,对于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妹妹,不仅丝毫没有排斥感,也缓解了他对前世家人的强烈思念。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税务官等了好久见你不来便离去了。”

刚回到庄园,就见一个白发苍苍,穿着灰色麻衣全身上下收拾的还算得体的老人守在门口,面带焦色地说道。

老人是林江庄园的管家,自小便在林家长大,服侍了林家祖孙三代人。家里人都称呼其为林伯,虽说是仆人,但无论是林芸还是林江自己,神色中都丝毫没有主人家的倨傲,反而透着尊敬之色。

林芸更是亲切的挽上老人的胳膊,一口一声林伯的走进庄园。

林江和林芸兄妹俩的父母,在他们很小的时候便意外过世了,二人可以说是林伯亲手抚养长大的。林家庄园也算富裕,但如果不是林伯尽心照应,恐怕早已被一些心怀贪婪之人给夺了去。

而自从林家庄园只剩林江兄妹俩后,林伯在林家的权利不可谓不大,可却没有生出丝毫不忠之心,一直以老仆身份抚育林江和林芸兄妹俩平安成长,而这份恩情也让林江和林芸铭记在心。

林江在继承了那个倒霉少爷的记忆后,对林伯同样发自内心的敬佩,林伯在林家庄园不仅仅是个老仆管家。更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即使是整个城镇,他的忠贞不贰同样被广为流传,受到无数人的尊崇。

庄园里,林江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站在火炉旁烤了烤手。身上顿时暖和了不少,而林伯担心林江身子弱,感染风寒,早早的准备好了姜汤。

接过林伯递来的姜汤,林江道了声谢后,面带沉思道:“林伯,今年的赋税年初时不是已经交过了么?怎么税务官又来收税?”

搜索了下脑海中的记忆,林江知道税务官是城主大人负责田地税赋的官员,而林江庄园拥有上千亩的良田,每年产粮的三成需要上交。

“听税务官说,红石公国不久前突然袭击我国边境,前线战况吃紧,大公下达紧急动员,并向全国征收军粮!”林伯哀叹一声,无奈道:“按理说为国出力,我等作为子民即使亲赴前线也无可厚非,不过今年歉收。庄园的农户本就勉强温饱,如今又要上交两成,恐怕所剩之粮根本熬不过这个冬天!”

林江所在的国家叫做红叶公国,红叶公国和红石公国百年前同属一个王国,而这个王国因为一场动乱而分崩离析。分裂成三个小国家,其中就是红叶公国和红石公国,另外一个这叫做红月公国。

大陆上有上百个国家,大多数都是公国,还有七个王国。以及三个堪称庞然大物的帝国,红叶公国和红石公国紧密相连,经常为边境的划分发生争端,从而刀兵相向,战火不断。

林江思索了半刻,在林伯惊异的目光下,突然怒哼一声,冷笑连连道:“城主大人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我好歹也是个世袭男爵,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来了!正当我年幼好欺负不成!”

“少爷这是何意,难不成……”说着,林伯脑海中亮光一闪,双眼中猛的爆发出两道摄人的厉芒,一股滂湃的气势从这个平日里毫不起眼的老人身上隐现。

惊讶地望着身前的林伯,林江这才想起对方并非是个普通的老人,而是个相当厉害的武者。也正因为如此,才能保住林家庄园的基业,让那些觊觎林家庄园的宵小之徒心存顾忌。

林江搬了两张凳子,和林伯坐下后,才缓缓说道:“如果我估计的不错,这征收粮草的政令估计是城主大人伪造的。”

林江喝了口姜汤,在林伯询问的目光下,淡淡地笑道:“我国与红石公国常年冲突,但由于两国国力相当,又有红月公国虎视在侧。所以冲突的规模却都不大,往往用不了多久便平息了,所以大公根本不可能下达全国动员!”

“可万一红石公国真的举全国之力来攻呢?”林伯之前也想过加收粮税的政令是城主伪造的,可林江的说法虽然有理,但并非能让他绝对的信服。

林江见林伯心存疑虑,轻笑一声,将手中的姜汤一饮而尽,满脸自信道:“红石公国如果真的举全国之力来攻,那么就算大公真的征粮,也应该就近征粮。冲突之处是在公国的南方边境,而我们却是在最北方,等到粮草征集完成再运上前线,至少要两个月……试问一下,以红石与我国的国力,经得起两个月战事的消耗么?”

“绝对经不起,战事必须一月之内结束,不然即使是胜的一方也是元气大伤,在旁虎视眈眈的红月公国绝不会放弃此等良机,必趁势吞并二国!”林伯掷地有声道,一双老眼咪成了条缝,目光紧紧的锁定在了林江的身上。神色中有惊奇,有疑惑,更多的却是欣喜。

“所以说嘛,除非红石公国的公爵大人脑袋进水,不然绝不会做这么蠢不可及的行为。”

林江摊了摊手,翘着二郎腿,悠然的说笑道。丝毫没有意识到从前一无是处,纯粹是个纨绔的自己,此时的这番话给林伯带来的震撼。

第二章 穷困潦倒的小地主

林江的巨大变化让林伯老怀安慰的同时,也将林家庄园的事务放心地交到了他的手中,至于城主加税的图谋。林江直接让人给对方送了封信件,上面写着已经在多日前接到了大公的密令,将粮草送往了南方边境。

既然料定征税的政令不存在,那么林江就已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既然说是有大公的政令。那我也弄出一份来,大家一起忽悠,反正征粮的事情子虚乌有。把事情搞大的话,万一传到了大公的耳中,一条假传政令的罪名就够抄家灭族了,林江料定城主只能将此事作罢。

“林伯,你确定这是我家的账本?”翻着手中的几本账册,林江一脸萎靡,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般。

“少爷,老仆核对过数遍,绝对错不了!”林伯有点尴尬的应声道。

得到了林伯的确认,林江心中最后的半分希望也瞬间被浇灭,原本还感觉自己的人品不错。虽说没有穿越到帝王将相的家里,但好歹也算是个地主阶级,还挂着个世袭男爵的爵位,即使大富大贵谈不上,但至少小日子过得应该也比较滋润的。

可当林江清楚自己的真实家底后,他感觉自己有必要跑到城镇上,找个热闹点的集市就地坐下。然后在身前摆个破碗,再竖一面大旗,上面写着“丐帮”二字,借此响亮的名号赚点外快,不然的话他感觉想养活自己只剩下变卖自家土地这一条路了。

文章地址:/xuanhuan/28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