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六道天魔

点击:
六道天魔 作者:我自我自在

自古顺天修者是为仙,逆天行者沦为魔,天要我亡,我却要逆天而行,而既然逆天之人是为魔,那从今天开始,我萧震就是逆天而行的魔。
本书等级:凝元,塑体,炼躯,成丹,化虚,金身,大成,混沌,不灭。

第一卷 宗门

第001章 仙宗凡根

九州极东之巅,无边瀚海之岸,一方圆千里之地,如水中浮萍一般离地数丈而起,其上,一山峰犹如长剑立地,直指苍穹。

这悬浮之地,名为缥缈灵境,乃天地灵气环绕孕育而生,缥缈灵境中心拔地而起之峰,名为飘渺峰,飘渺峰山势陡峻,通体宛如刀削,由于坐立灵境之上,飘渺峰四周常年仙气环绕,远远看去,五色云雾缭绕之间,隐成城阙之像,巍峨神圣。

这里,是九州之中苍云洲飘渺宗总坛所在,飘渺宗,在苍云洲中乃是位列前三的修行大派,‘白衣金袖冷若冰,剑出光寒震苍云。’,就是形容飘渺宗的修者。

飘渺宗总坛,坐立在飘渺峰顶之上,峰顶共分六宫,分别为:天阕宫,碧玉宫,清华宫,辉日宫,玉英宫,蜃风宫,六宫皆各收子弟,虽有交流往来,但却是分不同师尊讲道,每年十月十八之日,六宫聚子弟于华穹正殿一较身手。

正逢腊月寒冬,飞雪如刃,呵气成霜,缥缈灵境一片白雪皑皑,缥缈灵峰峰顶一处险要之地,数个身穿灰衣,年龄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正把一个同样身穿灰衣,年纪也与这些人相约的少年逼到了一条漆黑的山沟旁。

这里是飘渺峰之上的一条天然裂缝,名为噬灵沟,山沟裂缝长有五丈,宽有一丈,其上不时有着强烈的灵气冲出,如同是井喷一般,强大的灵气,会把上方一切都撕裂。

由于过于危险,所以飘渺宗内明令,禁止靠近噬灵沟范围,但今天,数个飘渺宗之内,地位最低的灰衣子弟却是打破了这一明令。

飘渺宗的弟子,均以衣衫来区别等级,依次是灰衣,青衣,白衣,紫衣与锦衣,灰衣弟子,是飘渺宗之中最为低层的弟子,初进门墙的弟子,不论身份年龄,均穿灰衣而行,所以,在飘渺宗之中,灰衣子弟就是地位最低的子弟。

“你们到底想要怎样?”死死的看着这些把自己逼到了噬灵沟边的人的领头者,萧震就用冷漠的声音问到。

“萧震,别人不知道你是谁,难道你以为我会不知道吗?你们萧家也真够厉害,居然把你送了出来,还当成是毫无关系的人,嘿嘿,只是你们也太小看我们罗家了吧?”

这个说话的少年,名叫罗毅军,正是这群围困萧震的灰衣弟子的头头,他的年龄与萧震相当,而如今他这一张略显稚嫩的俊俏的脸上,布满了一种与那年龄不相符的阴戾。

听到了罗毅军的话,周遭和罗毅军一起来的灰衣弟子都是露出了嘲讽的神色,只有萧震的脸色变的极为的难看与阴沉。

原来,萧震是出自苍云州的名门家族萧家,萧家从百年前开始,就是苍云州之中的顶级家族,与另外五大世家,并列为苍云州六大世家,而其中,六大世家之中,萧家与罗家更是势成水火。

而这一代的罗家家主,可说成就最高,当上了苍云州的州将,九州大陆之中,每一个州都有一州将与州督,州将掌全州之军,权力极大,罗家的家主在当上州将之后,就立刻开始对萧家打压,在罗家疯狂打压之下,萧家的家业受到沉重的打击,虽然靠着家族的百年累积,依然能够与罗家一斗,但终究是开始渐渐的势微。

为了避免被家族连累,萧家家主萧烈,就暗中把年幼的萧震送出萧家,让一个可靠的老仆抚养,让萧震脱离与萧家的联系,也希望要是真的萧家支撑不住的时候,有一点血脉能够传承下去。

从小,萧震就由一个苏姓老人养大,老人不但养育萧震,更是教萧震吹笛,老人带着孙女苏紫凝与萧震,一起生活在一个小小的渔村之中,生活虽然贫困,但却是显得开心快乐。

自幼青梅竹马的萧震与苏紫凝感情很深,苏紫凝总是喜欢哥哥哥哥的粘着萧震,而萧震和很疼惜苏紫凝。

不过,三年之前,路过渔村的一个锦衣飘渺宗修者,却是看见了苏紫凝所拥有的潜力,并直接提出了,想要把苏紫凝收为徒弟,带上飘渺峰,一开始,苏老人极为的不舍,但经过了天阕宫宫主的一番劝说之后,苏老人还是答应了,让苏紫凝到飘渺峰上修行。

失去了苏紫凝的日子,萧震就宛如是失去了魂魄一样,好几次,萧震都想要偷跑去看苏紫凝,但苏老人的身体健康一天不如一天,萧震无法离开,只能够每天仰望着星空。

因为萧震知道,苏紫凝最喜欢就是抬头望星空,唯有这样,萧震才会觉得,自己和苏紫凝是在同一星空之下,而这时候,萧震都会在月色之下,吹响竹笛子,把自己的思念,寄托在这笛声之中。

虽然萧震无微不至的照顾苏老人,但在一年多之前,苏老人还是撤手人寰,到最后,他都没有能够最后看苏紫凝一眼,而苏老人在临死之前,也把萧震的身世与一切都告诉了萧震,从那时候起,萧震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孤儿,而是有家的人,而家人为了保护他,只能够选择了把他送来当一个普通人。

萧震更知道了,其实萧家并不是不管自己,苏老人每年,都会把萧震的情况透过书信,传递给萧家,让萧烈知道萧震如今的情况。

得知身世,萧震心中狂颤,而萧烈为了保护萧震,把萧震送出来的做法,更让萧震心中酸甜苦涩,各有滋味,最后,苏老人一句别恨你父亲,化解的萧震心中的愤怨。

悲伤的萧震,埋葬了苏老人之后,脑海之中不断闪现的,是苏紫凝的一颦一笑,心中凌乱失去了方向的萧震,开始踏上了前往飘渺宗的旅途。

靠着稚嫩的双脚,萧震步行来到了缥缈灵境之处,用那细小的胳膊,沿着落下的老藤趴上了悬浮的灵境,以无上的毅力,萧震攀爬着那宛如绝壁一般的飘渺峰。

饿了,就吃生长在岩壁上的植物,喝了,就舔那流淌在绝壁上的露水,三餐如一,在那坚定的意志之下,半年的时间,萧震居然以肉体凡胎之身,爬到了飘渺峰的中段,万般忍耐,只为见伊人一面。

就是萧震这惊人的毅力,让蜃风宫的宫主张纯昊动容了,他破格的把萧震收进了蜃风宫,成为了蜃风宫的灰衣弟子,可是,萧震这被另眼相看收进来的事,却是惹的蜃风宫的灰衣弟子不满,萧震一介平民毫无背景,却是让张纯昊另眼相看,这让这些多少有点势力的人,如何能够接受,而萧震也并没有透露自己是萧家中人的身份,萧烈既然费尽心思把萧震送出来,就是不愿意萧震被卷进家族斗争之中,深明这一点的萧震只是把自己的身世放在心中。

排挤的结果,就是蜃风宫的灰衣弟子,把所有属于他们应该干的活如同砍柴,打水等全部扔给了萧震去做,而深知道自己并不讨人喜的萧震,也是强咬牙关,忍辱而行,忍受住那不断传来的鄙夷冷漠目光,听着即使是蜃风宫外,都在议论贬低自己,萧震如此咬牙忍受,为的,只是想要再见苏紫凝一面罢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压制着心中惊讶,萧震用沙哑的声音,对罗毅军说到,飘渺宗内,是禁止弟子私斗的,一旦被抓住,下场就是被逐出飘渺宗,为了苏紫凝,为了变强之后自己能够回到家族之中,就是再大的屈辱,萧震也选择了忍!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不然本少爷可以把养大你那老杂种的骨头挖出来送你,说不定你问一下那骨头会回答你呢,哈哈……”罗毅军的话落下,顿时就让众灰衣弟子哈哈嘲笑起来,而萧震的脸色则是猛的一变,一双眼睛瞬间变的血红!

“要是你够胆动苏爷爷的坟,我就把你杀了!”愤怒的扫了罗毅军一行人,萧震就愤怒的喝到,而罗毅军一行人见萧震忽然如此强硬,也微微一惊,随后罗毅军的神色就变的极为的阴冷。

“杀我?你以为你是谁!就是你们萧家家主在这里,他也不敢动我,你以为你们萧家还是以前的苍云六大世家吗?告诉你,你们萧家早就没落了,把你这个杂种送出来就是因为如此,只是你们萧家的人自作聪明以为能够瞒骗过别人罢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罗毅军的话,让萧震怒火再也无法掩盖,怒喝一声打断了罗毅军的话,萧震的身上的衣衫就诡异的开始自主舞动起来,就如同被劲风吹拂一般。

“呵呵,一个凝元二重天的家伙,居然还够胆在这里张牙舞爪!”看着萧震,罗毅军冷笑了一声之后就一脚踏前,其身上也衣衫也是开始猎猎作响。

所谓凝元,是修行者的入门境界,修行之人,分为了九个境界,分别是凝元,塑体,炼躯,成丹,化虚,金身,大成,混沌还有不灭九个境界,凝元,就是修者能够凝聚元气于体内气海,而不会让元气渐渐消散,只有踏入到了凝元境界,才能够真正称呼为修行入门,而每个修行的境界,以强弱又分开九重天。

罗毅军的双手之间,开始环绕上了一种淡淡的怪异黑色光芒,而旁边那些与罗毅军一起来的灰衣弟子都开始后退,让出了位置来。

‘飕’

就在萧震凝神看着罗毅军的时候,一阵劲风,罗毅军却已经掠向了萧震,厚厚的雪地之上,明显只有一两个浅浅的脚印,窜到了萧震眼前的罗毅军,右手屈指成爪后,就朝萧震当场抓下来,那漆黑的气息,在罗毅军的手爪落下时更是隐隐的化为了如同鹰爪一般锐利。

看见那雷霆的一爪落下,萧震一咬牙,随即一拳迎上,看见萧震出拳的驾式,周围观战的灰衣弟子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萧震所用的,是五行拳,那只是飘渺宗弟子上山之后,宗门所传授的最为简单的健身用的拳法罢了,甚至连武技都称不上!

所谓武技,就是能够把修者元气最大发挥的技巧,不懂得武技,就如同是手握百万家财却不懂使用一般。

‘啪!!’

拳头与爪狠狠的撞在一起,萧震手臂之上,立刻就出现了无数的伤口,就好像是被刀子剐过一般恐怖,而萧震的一拳却是并没有对罗毅军造成影响,从小就接触修行的罗毅军,无论在哪个方面,都要比半路出家的萧震强大。

“这武技叫做金鹰爪,你就好好看清楚吧,咱们之间的差距!”

一边冷笑着,罗毅军那双环绕着黑气的双爪一边不断的朝萧震攻去,那猎猎刮起的劲风,就如同是刀片一般的锋利,面对这样的进攻,萧震只能够不断退避同时寻机反击。

文章地址:/xuanhuan/280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