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天神禁条(上)

点击:
第一卷 困龙

茫茫人海,识人无数,心中凄凉与谁说。

第一章 绝望

这是一艘很大的船上,周围的船员都在各自忙碌着,只有一个年轻人在船舷边上对着天空静静地发呆。

“罗本!”

随着一声怒吼,一个身材高大,体态已经有些发福的大汉出现在了年轻人的背后。

“小子!你又在发呆!”大汉瞪起铜铃般的眼睛,牙齿咬的嘣蹦直响。

“小子,别以为你和船长……”大汉停下话头,很是厌恶的皱了下眉头,“虽然你和船长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但是!”大汉提高了声调,“这里不养吃白饭的人!明白吗?”

大汉猛然伸出一双肥厚的大手狠狠的夹住了年轻人脸,将年轻人的头拉到自己的面前,年轻人觉得大汉的鼻毛隐约可见。

“现在!马上到你的那个该死的瞭望塔上去,现在!立刻就去!我们马上就要起航了!”

震动耳膜的喊声让年轻人空空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神采,轻轻的挣脱了大汉的手,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年轻人轻轻的向大汉点了点头,自顾得像大汉所说的瞭望塔走去。

大汉看着年轻人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禁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这个小子到底哪一点好?嗯?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还能干什么!小姐到底看上他哪一点?到底是哪一点?突然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了!但是为什么要我照顾这个废物?难道这就是我菲力老爷该干的事情?这怎么可能是我做的事情?”

大汉一边气急败坏的嘟囔着一边叱喝着其他的船员,身影转过一个小楼梯消失不见了。

年轻人独自一个人来到了瞭望塔上。其实所谓的瞭望塔只是一个低矮的塔楼,但在整个船上这里却是最高的一块地方,从这里可以清晰看到整条船的前后左右。小小的塔楼空间及其狭小,容纳两个人都显得十分拥挤,一圈坚固的木板圈成一个圆,就算是塔楼的外壁了,在四壁上镶嵌着不知名的透明水晶,透过这些水晶,可以观察到外面的情况。塔里有一个小座椅可以旋转,一块可以自由开合的坚硬木板盖在塔楼上面,算是这个小小的塔楼的顶棚。

静静的坐在小小的座椅上,年轻人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血色,最近的一个月以来,每一天只有当他一个人来到这里独处的时候心中才能有少许的平静。

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做罗本,罗本·德莱尔。

可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白何。但这个名字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于,就连他自己本也不属于这个世界。

穿越吗?罗本痛苦的笑了笑,这个,和小说中的相比,一点都不美好,一点也不刺激。

在原本的世界中,年近三十的白何即将与相恋了十二年之久的女友结婚,而且刚刚得到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前途似乎一片光明,一切也似乎都会向美好的方向发展,白何心中对未来充满的期望和憧憬。

然而,一夜之间,所有的一切却已化为乌有。

自己一觉醒来已经面目全非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更令自己感到恐怖的是:自己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一切的人,一切的物,那么的不一样。白何甚至曾经震撼于梦境竟然如此真实,然而一个月后的现在,他已经清楚的明白:他不再是白何。而是——罗本·德莱尔。

另一个世界吗?罗本就是自己吗?这样的罗本算是死了,还是活着呢?

一片茫然。

罗本吐了口气,看着外面不知名的宽大的阔叶树木和各种建筑风格迥异于本来世界的古怪建筑,一种荒唐的念头又一次撞上罗本的脑袋:剑?魔法?

罗本的脑海中久久的徘徊着这两个词儿,作为一个在科技至上的社会中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来说,科学是社会的原动力,然而在这里,魔法和斗气却支撑着这个世界,刚才菲力老爷所说的起航并不是说这艘船要出海了,而是……

飞行!

罗本所在的这艘船,或者应该叫做飞艇才更准确一些,这艘全长有四十多米的大型货艇的动力来自于船底大小不一的数个魔法阵,在魔法阵上镶嵌着各种大大小小的魔法水晶以支持魔法阵的运作,飞艇飞行时,魔法阵发出的微微的光芒总是令罗本感到万分惊奇,当然,这也令菲力老爷和其他的船员更加认定罗本的脑子已经坏掉了。

至于斗气,是在写小说吗?如果不是的话,那罗本就认定是在扯淡了,然而一次一个搭船的骑士用长剑发出一道华丽的剑气将尚在五米之外的一头小型魔兽当场斩杀,惊的罗本目瞪口呆。

好吧!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不认识的植物,动物,和一些什么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之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值得庆幸的是,最多还是人类。罗本见过一个满身细密黑色毛发,身高有两米多,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总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的家伙,后来罗本知道那个东西叫做狼人,属于兽人的一个支系。曾经有个富商托运过一个笼子,里面居然是一个精灵。

听说在大陆的北端的极寒之地还生活着一个叫做雪妖的族群,罗本怎么听这个名字也和人类的关系也比较遥远。而当一个矮人穿着自己厚重的盔甲拿着看起来比自己还要沉重的战斧登上飞艇的时候,罗本见其他船员也没有一丝一毫的诧异。再有罗本从一个多话的地精嘴里得知在大陆的一些山里生活着一些远古的巨人。当然,罗本也问过是否有龙的存在,结果被告知最近的一个散伙的佣兵团就是因为接了龙穴的任务,结果百分之八十的团员都已经变成了龙的大便。

好吧!在以前看来只可能是扯淡和灵异事件的事情在这里是完完全全存在并且是融合于这个世界的重要元素。这个世界除了人,智慧生物多的脚趾头都数不完,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强大的野兽,他们很多有强悍的肉体,很多会使用魔法,有的甚至拥有高等智慧,不高兴的时候还会袭击人类,罗本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这个世界的构成元素和原来的世界有很大的不一样!

因为:这是一个多么乱七八糟的世界的啊!!

“嗨!小子!”罗本打开塔的顶盖探出头去,见到菲力老爷正站在甲板上。

“小子!你听好了,你最好给我注意一点,如果我们再因为错过航标而耽误了航程,你就准备和你的午饭和晚饭说再见吧!”罗本示意自己知道了就缩回了头去随后关上了顶盖。

对于罗本的冷漠或者来说是麻木,菲力老爷每一次都似乎感到比上一次更加的恼火,“这小子比以前更令人讨厌了!”

菲力说的航标是飞艇航线上在地面上的巨大的标示物,像路标一样指示着飞艇的航向,由于飞艇的航线比在陆地的道路开拓更为自由,两地之间的航线几乎是一条直线,速度也比陆运和水运快的多,所以在各国间飞艇的运输十分频繁。

当然,价格也相对昂贵。在铺设航标时,有时需要进入很多危险的地方,这些建设航标的费用在航费上都会只多不少的找回来的,在航标上有魔法水晶发出一种夜里特有的光芒,可以让飞艇在夜里也将航标的位置看的很清楚,但是夜里航行是非常危险的,除了极其特殊的情况,几乎没有飞艇会在夜里航行。

事实证明菲力老爷的担心是十分有必要的,不到中午,飞艇就因为迷失了航标而被迫停船,等派出人寻找航标又再一次航行在航线上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菲力老爷震耳的怒吼还在耳边回荡,罗本现在依然一个人坐在瞭望塔里,当然,午饭和晚饭已经和他说过再见了,其实罗本也吃不下,每天几乎都是在瞭望塔里发呆,只吃早上一顿已经成了罗本的习惯。在这个自己本不该存在的世界上,罗本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该怎么活下去,或者是不是要活下去。

罗本正在出神,从甲板到瞭望塔的旋转楼梯上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罗本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个楼梯每天只会有两个人走过,一个自然是罗本,另一个就是现在这个脚步声的主人。

一个简单的饭盒伸到了罗本的面前,“又没吃东西!”一个轻柔的嗓音在罗本背后响起。罗本伸手接过饭盒,随手的放在了旁边,“你不用每次都来得,其实我都不吃的。”罗本回过头,一张美丽的面庞映入眼帘,这是一个看起来和罗本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今年罗本知道自己才十九岁,只是这个年纪在大陆上已经是成年人了,面前的这个女孩看起来比自己年纪还要小一些,穿着一身飞艇船员特有的皮制紧身服饰,身上罩着一件防风斗篷,虽然捂得严严实实,但是行动间还是掩饰不住主人凹凸的身段,女孩一头栗色的长发藏在斗篷中,偶尔有几缕被楼口的风吹起,在这个小小的空间内罗本能嗅到女孩身上一股淡淡的幽香。

看着罗本把饭盒随手放在了一边,女孩微微皱了皱眉,不得不说,这个女孩两条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也是非常的好看。女孩让过楼梯口,转到了罗本身边,一边随意的靠在了木板上一边用一种有些无奈的口气说道:“罗本,你是怎么了!自从上次你中毒昏过去后,你似乎变了一个人!你……”女孩似乎在小心的斟酌的词句,“是不是……有一些伤没有治好或者……是一些后遗症,你不想和大家说?”女孩定定的看着罗本却没有从罗本的脸上读到任何一个表情,“罗本!你应该相信我,我们之间……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女孩最后的口气带着一丝哀求的味道。

罗本看着女孩关切的眼神,耳中是女孩的软语相求。罗本心中不无感动,在来到这个世界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个女孩让罗本感到温暖还没有完全离开自己,这个温柔美丽的女孩也是罗本还活在这个世界的一个重要理由,当然更多的,面对这个女孩时,罗本面前浮现的是自己相恋了十二年的女友的画面。

她也是一样的温柔美丽。

这个女孩叫做梅斯,虽然看起来比自己要小一些,其实却比自己要大上四岁。罗本能真切的感到梅斯眼中那种出于本心的关怀,每一次罗本和被罚没有午饭或者晚饭的时候,这个女孩总会自己亲自来到这个小小的瞭望塔给罗本送一个自制的饭盒,这也几乎成了她每天的必修课,对此,菲力老爷和其他的船员腹诽不已,他们不明白自己美丽强干的船长为什么每天都会到那个该死的瞭望塔去看那个傻呆呆的小子,当然在梅斯面前,所有人没有一丝一毫的表现出异议来。

文章地址:/xuanhuan/280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