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永仙记

点击:
第一章 你们要赔我的房子

连绵无尽的大山,巍峨伟岸,两道人影在天空中极速掠过,不断的留下残影,速度极快。

这二人在空中争斗,招式变化莫测,具有神通之力,一掌打出,草木横飞,山石崩碎,十分可怕。

两人对掌,爆发出璀璨的光芒,犹如仙光般在空中炸开,涟漪播散,成片树木倒下。

轰!

二人打出至强一击,冲击在一起,周围虚空爆破,势均力敌!

“痛快!”

“爽!再来!”

二人都是花甲年纪,头发灰白,但真实年龄却高的吓人!

他们从南一路打斗到北部,一共打了三天三夜,却也不休,越战越勇,势必要争夺天下第一的称号!

“燕老怪!天下第一是我的!看招!”

燕江南大笑,抬手一掌按去,虚空塌陷,他喝道:“天下第一明明是我的!莫老头,你还差远了!”

铛!

犹如黄钟大吕般的撞击声播散开,二人身影拼在一起,既然神通上分不出高下,索性利用强大无披的灵魂攻击!

二人保持一个特有的姿势,摧枯拉朽,都不甘示弱!

就在此时,突然的,林间冲出一个少年,他满脸的气愤,冲了出来,大喝道:“你们两个坏蛋!赔我的房子!”

少年名为令狐渊,是一个普通的人,有些一根筋,没见过什么世面,此时愤怒的手持镰刀,冲向燕江南二人。

燕江南两人一惊,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火拼起来根本无法收手,两人僵持不下,更是以灵魂消耗,不能有一丝打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赔我的房子!”令狐渊十四五岁,他追了两百多里,追了三天才追上这二人,此时一冲而上,全然不顾两人的处境。

“臭小子别过来!想死吗!”燕江南两人又惊又怒。

“你们打架把我的房子给毁了!赔来!呜呜!”令狐渊双眼通红,那房子是他父母遗留给他的,没了房子,他要怎么过日子?

就在前两日,原本平静的生活,令狐渊正在家中做饭,却突然的,房屋被一股巨力轰成了碎渣,而他差点被砸死在内,为了找这两人赔房子,他追了两百多里,追了三天三夜才追上!

燕江南二人无语,这少年也真够执着的,不就是一个破茅草屋吗?至于这么要命吗?

“你们不赔我房子,我就跟你们拼了!”令狐渊手持镰刀,咬牙切齿的冲了上去,提手便朝着二人劈砍过去。

燕江南二人正在比拼灵魂,此时被外在因素打扰,顿时二人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飞几丈远,身形不稳的落在了两边。

噗!

燕江南喷出一口鲜血,他望向莫老怪,眼神中满是不甘之色。

因为二人原本寿元就无多,此次出来争斗,也是满着家族内的后人,而现在,在这少年的打扰之下,两人的灵魂遭受重创,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归西了。

“呜呜,你们两个坏蛋,快赔我房子,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呜呜”令狐渊痛哭,他一个人过的很艰难了,此时连房子都没了,其中的那些农作具锅碗瓢盆全都毁坏了,他还怎么过日子?

燕江南二人叹了口气,没有理会少年,望向莫老怪,得意道:“嘿嘿,怎么样?是不是我要胜你一筹?”

“我呸!燕老怪,你也不害臊,要是没这个小娃娃的阻挠,再给我三息时间,我就能压制你!”莫老怪一扬下巴,身体无法再动弹丝毫。

“你就别嘴硬了,这天下第一,是我燕江南的!哈哈哈哈哈……”燕江南大笑,原本就寿元无多,此时更是灵魂遭受重创,全身无法动弹,只能等死,就算没有真正的与莫老怪争个高下,嘴皮子上也要压对方一筹!

“呜呜呜!你们还我的房子呜呜……”令狐渊大哭,脑子一根筋,不断嚷嚷。

只见燕江南二人根本就没有理会令狐渊,莫老怪说道:“燕老不死的,这天下第一是我的!我还有我的毕生绝学没有施展出来呢!要是施展出来,三招就败你!”

“呸!你有你的绝学,我还有我的大神通呢!天下第一是我的!”燕江南一扬下巴,不甘示弱。

“唉,可惜了,咱俩动弹不得,本来想打你个措手不及的,唉……”莫老怪叹息了一声,他现在无法动弹,灵魂遭受重创,稍稍一动,恐怕元神就要崩毁,但他为了与燕江南争夺天下第一,又怎么肯比对方先死?

“喂!你们到底赔不赔啊!”令狐渊还在叫嚷,少年的身上充满了朴实与淳朴。

“嗯?有了!不如,我将我的神通传给这个小子,让他打出来给你看,怎么样?”燕江南双眼一亮,这般说道。

“燕老不死的,你还真舍得?你的神通不是不外传的吗?”莫老怪虽然有些赞同,但将自身的绝学传给一个外人,还是有些不爽。

“哼!你我二人都要死了,终究不过是一赔黄土罢了,你还在意这些事情作甚?要是不然,你快快认输!从此我就是天下第一了!”燕江南冷哼道。

“哼!谁怕谁!小子你过来!”莫老怪冷哼一声,不甘示弱,不就是绝学吗?人都要死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大不了便宜了这小子就是了。

“你们要干啥!”令狐渊身子向后缩了缩。

“嘿嘿,小娃娃别怕,你今天是走了狗屎运,我二人打算将自身最厉害的神通传授给你,然后你打出来给我二人看,如何?”燕江南笑道。

“你们要赔我房子,不赔我房子我就不学!”令狐渊漂亮的大眼睛扑朔着执着,在他的生命中,这房子,是最重要的!

两人一愣,这傻小子不会真的是个智障吧?学了自己二人的神通,也算是自己二人的徒弟了,这天大的便宜,这小子竟然还不肯?

要知道,燕江南二人几十年前就打遍天下无敌手了,那想要拜师的恐怕都排到二百里外去了,这傻小子是瞎呀?还是瞎呀?

“小娃娃,刚刚我二人比拼灵魂,你从中打乱,我二人现在灵魂重创,加上寿元无多,全身现在是无法动弹,否则元神立刻就会灰飞烟灭,怎么赔你房子?”燕江南吹胡子瞪眼道。

“啊!”令狐渊吓了一大跳,虽然他听不懂这些,但他也知道对方的意思,就是说自己出手干预,这两人要死了?

“那不行啊!你们还没赔我房子,你们不能死啊!”令狐渊脸色犹如苦茄子般,心中更是焦虑,这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燕江南二人无言,这少年就是个智障,就算传他绝世神通,恐怕也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如此一想,心中更加没有顾忌了。

“小子,只要你学了我的神通,我就给你一笔财富,绝对比你那茅草屋值钱,如何?”

莫老怪说道。

“什么财富?我只要房子!其它的啥我都不要,我就要房子!”令狐渊幽怨的看着两人,丝毫不开窍。

这下子可就难办了,这少年油盐不进,简直就是个傻、逼!

“但我们现在没发给你修房子啊!我们又动弹不了,你换个条件吧,其它的一切条件,我们都可以满足你!”燕江南这般说的,话语中有股庞然的大气,那是一股大无畏的气势,仿佛天下的一切都是他的,他还有什么给不出来的?

莫老怪也是神色凌然,得意的笑道:“只要不是天上的星星月亮,我们都可以满足你,就算你要当人间的皇帝,我们也可以实现!”

两人的话语充满了傲然之色,让令狐渊听的一愣一愣的。

令狐渊明亮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咕噜噜的转动,他叹了口气,道:“唉,算了,便宜你们了,你们这么厉害,能给我找个媳妇吗?”

两人一愣,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莫老怪更是大喷一口鲜血,要是能动,真想冲过来抽死这小兔崽子,你他吗能有点志气?好歹马上就要成为他二人的徒弟了!

“好!”燕江南一咬牙,这少年就是个智障,先答应下来,让他将神通学会,然后施展出来,让莫老怪望尘莫及!

第二章 领悟力惊人的土包子

“小娃娃,你先过来让我看看”燕江南招了招手,示意令狐渊走进一点。

令狐渊单纯无比,说着便走了过去,此时他的心中还美滋滋的呢,没了房子,倒是有了媳妇,那也不错,房子可以再修,媳妇可不好找!

燕江南一手搭在令狐渊的身上,稍稍一灌入真气,顿时,其体内的一切情况便了如指掌!

莫老怪在一旁等的心急,要知道,这修炼乃是逆天改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修炼,要是令狐渊是个不能修炼的,那他二人也就白忙活了,就算死,也要留下遗憾,争夺天下第一,恐怕只能在阴曹地府实行。

“根骨一般,到也马马虎虎,能修炼就成!”燕江南话语中没有褒义也没有贬义。

“如何?”莫老怪急问道。

“马马虎虎吧,能修炼就行,看来要教一段时间了,莫老怪,你撑得住吗你?”燕江南嘿嘿笑道。

“哼!你不死,我就不会死!”莫老怪吹胡子瞪眼。

“那好,小子,想要学习神通呢,必须要依靠修为,你没有修为,那就要先开始修炼,等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修炼神通了”燕江南缓缓解释道。

令狐渊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媳妇,哪里听燕江南说这些?

“你先盘坐下来,然后感应天地灵气,依靠吐纳之法,吸纳进自身,从而洗刷肉躯,归于丹田,明白吗?”燕江南耐心说道。

“不明白”令狐渊挖了挖鼻孔,对于修炼,他是一窍不通。

要是换做以前,自己有这样的弟子,他早就一巴掌拍飞了,但此时还得哄着,连骂都不能骂,真是憋屈。

“哪里不明白?”燕江南询问。

“灵气是什么?能吃么?怎么感应?吐纳之法又是什么?丹田又是啥?我只有薄田,没有丹田”令狐渊挖着鼻孔,满不在乎的道。

莫老怪在一旁凝神盘坐,保持最平稳的状态,势必延长自身的生命气息,此时听到这些,也差点吐血。

就这样,燕江南手把手的教,令狐渊也踏进了他人生中的转折点,开始了世人都向往的修仙!

他知道了第一个境界,名为养息境,在这个境界,就是要将天地的精华之灵气吸纳进体内,改善体质,将多余的灵气储存在丹田,以便日后突破。

文章地址:/xuanhuan/280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