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轮回剑典(下)

点击:
第一百四十章 未果

萧战感到了惊讶,他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竟会在九幽碰到正一派的人,这让他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萧战双眼一片银色,死死盯着殿内的正氏兄妹,很快他发现事情跟自己预料的有些偏差,这两兄妹是名副其实的战族血脉,如果不是这个叫正浩然的体内已经觉醒了“复制”这个天赋技能,他绝对不会怀疑他们任何。

萧战感到了惊讶,也许事情同自己想象的根本就不一样。

脑中念头闪动,萧战突然出手了,一招“只手遮天”打出,抓向了正氏兄妹。

如今萧战的修为已到了圆满圣境,“只手遮天”打出,他的手真的就将整个天地都遮住了,至尊以下一切的法则跟规则都被强势束缚住了,如一个不破的牢笼构建出一个掌中世界。

正氏兄妹虽然是强大的圣武,但是比萧战这等圆满圣境中都是超级高手的存在,实在是相差太过悬殊了。

正浩然脸色一片凝重,几乎是瞬间他触发了“复制”的天赋技能,霎时间另一个他出现了,修为一瞬间暴涨到了圆满圣境。

正浩然手中的圣剑被一片时光之力笼罩,艰难一斩,一道剑光追溯着原点杀向萧战。

“嗤啦!”

剑气如炽,时光转瞬间倒流,一头撞上了萧战抓来的遮天之手。

“咔!”

破镜般碎裂的声响在整座大殿中回荡,那道能令时间倒流的剑光撞上了萧战遮天之手的刹那,粉碎了。

这一幕只让正浩然脸上的神情凝固住了。

下一刻,那碎裂的剑光在萧战那只遮天之手下重组,一缕剑光凝聚,过去、现在、未来,三种时间力量最本源的法则蕴藏其中。时空被定住了,在那剑光下成了唯一,正浩然未来分身顷刻间崩溃,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他的本体瞬间显露而出。

正浩然的脸上现出了绝望的情绪,他想要挣扎,可是却发现连挣扎都不可能,他是自负的,在见到萧战之前,他并未将他放在眼中,暗道对方只不过是占着皇子这个身份而已,然而此刻他才明白两者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镇压!

没有丝毫的悬念,萧战甚至连剑域之境都未使出来,就将这对兄妹镇压了,他们对于目前的他来说实在是太弱了。

“二皇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嘛!”

正莹莹歇斯底里的吼着。

萧战看着被镇压于掌间的这对正氏兄妹,淡然道:“本殿下自然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正莹莹吼道:“我的祖父乃是仙斋创始人,他老人家就要出关了,一旦出关就是强大之极的至尊,就算你是二皇子,也不能这样对我,不然我们祖父绝不会轻饶你。”

萧战嗤笑道:“你祖父要冲击至尊成功了嘛,可那又能如何了,本殿下的母后是至尊,父皇更是中位至尊,本殿下有必要惧你那个什么祖父嘛。更何况就算你们那个祖父不来找本殿下麻烦,本殿下也要去找他,看看他到底是怎样的存在,是不是真如猜测一般乃是正一派安插在战族中的卧底。”

“我祖父只要出关,就会是一尊强大的中位至尊,他最疼我们兄妹了,你只要动了我们,他绝对不会放过你!”

看着歇斯底里的正莹莹,萧战眉头皱了起来,中位至尊的话倒是有些麻烦,不过萧战却不畏惧,如今以他的手段对付一尊新晋中位至尊倒也不是太大的麻烦。萧战心中隐约间有一个直觉,这件事情肯定同正一派有关,毕竟世间不会在毫不相干的人身上出现但属于正一派的天赋技能来,这其中肯定隐藏着一个惊天阴谋。

“殿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迟静雪看着翻掌间就被萧战正压的正氏兄妹,一脸的惊疑不定。

萧战淡然道:“刚刚这家伙施展的天赋技能师叔相比看到了,那是属于正一派开派祖师直系血脉者才具有的天赋技能,他们口中所说那个祖师十有八九跟正一派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事必须查个水落石出才行。”

迟静雪面色凝重的道:“正一派是诅咒战族的罪魁祸首,可是仙斋的祖师爷明显就是战族后裔,这应当不可能吧?”

萧战淡然道:“这个家伙具有正一派核心弟子才具有的天赋技能,这不说明了问题嘛,就算他体内流淌着战族血脉又能如何,对于我们来说他也只是一个叛徒而已。”

迟静雪迟疑道:“仅凭一个天赋技能就如此判断,殿下是不是太过草率了?”

萧战摇头道:“相比师叔也知道,本殿下具有前世记忆,是不会看错的。”

一旁的浣岳忽然开口道:“刚刚那个女人提到了祖师爷,如果他真的晋阶成了中位至尊,那该怎么办?”

“如果是自己人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了,如果是敌人,那就只有将其毁灭一途了。”萧战的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仿佛一个至尊对于他来说挥挥手就能灭掉一样。

萧战接下来询问了一番迟静雪,然后决定将这次正氏一脉派出来的人选都擒拿,靠迟静雪是不行的,他派出了强大的女卫,由冰焰亲自出手,想来一切都是手到擒来。

仙斋的事情是突发事件,目前看来这位仙斋的祖师极有可能成功晋阶到至尊,而且还极有可能是一位中位至尊,这事必须马上解决,不过擒拿魔天王朝卧底一事也不能拖延,万一让对方溜了说不定会带来不可弥补的隐患。

萧战很快在帝宫中见到了战帝跟天后,这个时候战胤也在,三人似乎在商量要事,对于突然造访的萧战倒也没有感到什么不妥。

天后率先开口道:“皇儿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萧战将自己发现的情况讲了出来,随即总结道:“如果那个仙斋之主真是正一派的卧底话,皇儿认为这事必须马上解决,不然将来跟魔天王朝大战,这人肯定会成为隐患。”

天后蹙眉道:“龙儿肯定这个天赋技能就是那个正一派核心之地才能掌握的天赋技能吗?”

萧战笑道:“母后应当清楚,孩儿可以将别人的天赋技能强行夺过来,这个正一派的‘复制’岂能自然也不例外,这个正浩然是否具有‘复制’的天赋技能岂能瞒得过孩儿。”

“这人既然要冲击至尊,肯定会找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咱们要将其找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战帝开口道。

“的确不容易,不过这家伙既然曾是仙斋的开派祖师,而看情形他也留下了血脉,那么这个仙斋对于他来说应当很重要,咱们只要将仙斋控以及他留下来的血脉控制住,还怕他不现身嘛。”天后冷冷笑道。

战帝沉思片刻道:“这事交给你们母子去办吧,如果这家伙真是正一派的卧底,决不能手软,在对抗魔天王朝时,战国就是我们的大后方,决不能乱起来。”

对于战帝的决定,天后并未反对,这时萧战忽然道:“不知道刚刚父皇跟母后在商议什么大事?”

战帝叹道:“死亡王朝跟月殷王朝打起来了,这次死亡王朝动了真火,几乎调动了举国兵力,一瞬间就爆发了全方位的大战,朕担心一场席卷整个九幽的大战已经不远了。”

听到这个消息,萧战神情明显一愣,虽然他知道死亡王朝跟月殷王朝必有一战,但他还是没有料到会如此快就兵戎相见。想到这里,萧战皱眉道:“本来死亡王朝跟月殷王朝的实力只是在伯仲之间而已,但这个月殷王朝背后可是有九幽魔宗,大战如果升级,这个九幽魔宗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死亡王朝最后怕是讨不了好。”

战帝摇头道:“死亡王朝并非只有一尊至尊,当年冥界破灭存活下来了数尊实力强大的至尊,如果上次大战冥都被破,这些人肯定会出来,到时对上九幽魔宗谁胜谁负很难预料,不过有一点肯以肯定,整个九幽极有可能都被拖入战争中。”

这个消息倒是有些出乎萧战的预料,当初守卫冥都时,他并未听说死亡王朝还有其余的至尊,不过想来战帝不会无的放矢,死亡王朝肯定隐藏了实力。

死亡王朝跟月殷王朝间的大战还影响不到战国,从帝宫出来,萧战同天后回到了天后宫中,要对付仙斋并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等天后处理了一些事务之后,母子二人就可以动身。萧战将那个在仙楼复活的女人召唤了出来,决定动用妙手空空,将她的本体擒拿过来。

妙手空空能够将自己想要的东西拿过来,以目前萧战的实力在九幽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没有陷入至尊以及的力量限制中,他就能将其拿过来。

萧战肯定那个叫陆婷的女人不会离帝都太过遥远,他要用妙手空空擒拿这个女人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妙手空空”绝对是一个最为特殊的禁咒,似乎只要存在过的,它都能演变,真想亲眼见一见啊。

咒语吟唱完,萧战的手掌抓了出去,霎时间他的手掌就破开了虚空,双眼盯着眼前美丽的女性肉体,让其身形外貌化为咒语一部分,搜寻着与之完全相似的存在。

仅仅十多个呼吸间,萧战感觉自己的手掌从虚空某处钻了出来,向着某个目标抓了过去,几乎是刹那间,一幕画面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一起诶宛若亲见。

画面中的场景早就离开了战国的帝都,这是一片萧战从未来过的地方,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一只遮天巨手忽然撕裂了虚空而至,它出现在天空中,那一瞬间连天都被遮盖住了,将一切尽纳其中的意志强得可怕。

那个女人的样貌一瞬间浮现在萧战的脑海中,她就如被他复活的人一模一样,如同一对双胞胎一般,看不出丝毫不同来。

女子的修为很强,是圆满圣境中的高手,不过她远不是萧战的对手,就在遮天巨手出现的时候,她的眼中看不到丝毫的慌乱,仿佛这将天空都遮掩的巨手不存在一样。

遮天巨手真的将天空都遮掩了,它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镇压而下,女子连带她伸手所有的人都锁定了进去。

擒拿就在眼前,萧战的思绪中一股喜悦蠢蠢欲动,然而下一刻他看到了一双眼睛,血红一片,被它看到的一切都心旌摇曳,神魂只欲破体而出,想要永远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文章地址:/xuanhuan/28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