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不一样的风水师

点击:
第1章 龙出囹圄

正历龙元,二零四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座风光明媚的小城市,这座小城市以山清水秀闻名于华夏国,然而就是这座山清水秀的小城市的城郊,一条庄严的柏油路直通山间的一座监狱。

此时的监狱大门口,两个男子面对面正在交谈,两个男人之中身着狱警服装的男子拿起身边的登山包,弹去背包底部的尘土,直接递给了面前的男子。

“萧叶风这是你入狱之时的东西,点一点吧!”

接过背包萧叶风打开拉链,扫开五颜六色的各国钞票,抓起一个百兽刺绣纹路的锦袋,抽开锦袋的袋口,一道越过监狱大门照下的阳光,直径照在袋子内部的东西之上,刹那间几道刺眼的金属反光射向两人的双眼,见到这些熟悉的反光,萧叶风满意的合上了锦袋。

抽紧袋口萧叶风将锦袋从背包之中拿出,小心翼翼的将锦袋塞到外套的内兜之中,随后将登山包的拉链拉上,单手抓起肩带背在右肩之上。

“怎么样?东西都在吗?”狱警看到花花绿绿的钞票不由得眼神一闪,然而碍于职业要求,还是遵照程序的询问了一下。

此时萧叶风颠了颠手中已经有些发旧的登山包,随后说道:“还算仁义,这要是在米国能还给我一个包就不错了。”

听到萧叶风的话狱警多少还是有些难为情,毕竟两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囚犯来讲,还给你多少入狱的东西,全看保管员的心情了。

此时狱警无奈的笑了笑,随后说道:“你就偷笑吧,要不是监狱长放下话来讲,说你的东西不要乱动,你还以为能有这么多东西么?”

“算了,废话不多说了,只要这个锦囊还在,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萧叶风拍了拍胸口的锦囊说道。

言罢萧叶风迈出右脚,整个人进入了阳光照射的范围之中,感受到自由的阳光照射在身上,此时的萧叶风说不出的舒畅,然而就在此时狱警腰间的通讯器亮起红灯,狱警抓起通讯器,随后一翻简单的对话,对此萧叶风不过是略微的一点疑惑,随后摇摇头抬腿就要离开。

而就在此时狱警对着通讯器说道:‘是,狱长!我马上交给他。’

“七一零六三!不,萧叶风!等一下狱长有话和你说!”狱警见到萧叶风已经走远,情急之下竟然顺嘴说出萧叶风的编号,然而说出之后他就明白自己肯定要被监狱长批评了,因为在任何一个国家,走出监狱的犯人就是普通人,跨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印在背后的编号就已经消散在自由的阳光之下,这一刻开始污点已经被洗掉。

而此时听到熟悉的编号,萧叶风疑惑的回头,然而看到狱警那一脸的不好意思,萧叶风也没有在意,伸手接过通讯器直接说道:“怎么,难道放错了吗?”

“......”

听到萧叶风的话,通讯器另一边站在监狱最高处的监狱长也久久未曾开口,而此时感觉到这个明显不善言辞的监狱长被自己僵住,萧叶风也是难得的哈哈一笑,随后说道:“怎么样,有什么要说的吗?不然我可就赶不上飞机了!”

“小风......谢谢你,龙头让我转达一句谢意!”站在山崖之上的房间中,监狱长看着大门口的萧叶风由衷地说道。

回头看了一眼太阳光照射而来的方向,在耀眼的光芒之中一片绝壁上,防弹玻璃那熟悉的折光之中,萧叶风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冲着人影挥挥手,萧叶风说道:“这就是交易么,保护目标的安全,这是我的任务,不然今天我能走出这最严密的大院子么!”

“猛虎终有出山的一天,龙头说,不希望下次见面还在这里。”监狱长说罢久久未曾继续开口。

“山头海皮,风摆山,滚地龙!”萧叶风对着通讯器说出了一大段身边狱警根本听不懂的话。

但是话在监狱长耳中就是另一番话了,原来萧叶风说的是:“龙头太自负了,我不愿意的前提下,没人能抓住全神戒备的我!”

“小风,无论如何希望你不要和国家作对!”监狱长说道。

“没话我就走了!”萧叶风说罢挂断了通讯器,将通讯器扔给狱警后,萧叶风转身走向了阳光遍布的光明大路。

看着萧叶风离去的背影,监狱长拿起桌上一份泛黄的资料,看着那看上去更加年轻的萧叶风的照片,监狱长无论如何都不敢置信,这个照片上稚嫩的男孩就是那个曾经让人闻名变色的大人物。

然而此时再一次一字一顿的将这一份资料看过一遍后,监狱长点起一根香烟,深吸一口气后,长长的吐出一道烟线,再次打量了一眼这一张泛黄的资料,随后桌子上的资料就在一震噼啪之声后,犹如一团烈焰一般化为灰烬,然而桌子上跳动的火焰,如同精灵一般,耀眼却又稍纵即逝。

“呵呵,没人能抓住么,那是你还不知道我们的强大。”

监狱长说罢,一枚袖箭从他的袖口飞出,直径打在房间的墙壁之上,细如牛毛的钢针在墙壁之上深深嵌入三寸,然而仔细查看才知道,这那里是普通的墙壁,这分名是悬崖峭壁之上坚固的青石,而就在颤抖的针尾停止颤抖之时,一团火焰包裹了崖壁。

而另一边背起背包,走向光明大道的萧叶风已经离开监狱许久,踏着一层薄薄的清雪,萧叶风感觉到了久违的舒服,摸了摸怀中的锦囊,那熟悉的触感让萧叶风感觉到无比的踏实。

这一座监狱位处深山,一个星期只有一辆班车,原本应该今天到来的班车却因为,即将到来的华夏传统佳节而提前一天到来,也就导致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没有班车来接萧叶风这个提前释放的犯人。

然而这平坦的柏油路对于萧叶风这个习惯在山区乱窜的人来讲,这简直就是天堂,虽然临近元旦,然而华夏北方的气温早已因为全球的气温变化,而导致冬季延后许久,可以说元旦前的降雪几乎很少见到,然而昨夜的飘雪让原本彩色的秋叶覆盖上了一层洁白的圣衣,一路走来萧叶风带着无比愉悦的心情欣赏难得的美景。

可以说萧叶风这是第一次如此舒服的欣赏美景,这一条原本肃杀的大路,因为元旦的到来,被狱警装扮的喜气洋洋,大红色的灯笼悬挂在路边每一根路灯之上,使得肃杀的大路显得喜庆不少。

而就在萧叶风一路倾听鸟鸣之时,一震沉重的发动机咆哮之声由远及近的从远方而来,听到这发动机的轰鸣之声,萧叶风不由得眉毛一皱,双肩背好登山包后,内兜之中的锦囊被萧叶风抽开,左手在锦囊内部一探随后快速抽出,而后随意的插在兜中。

果然发动机的轰鸣之声很快就到达了视线可及之处,萧叶风走在路旁看着这一辆稀有的陆地巨兽飞速驶来,这车不是普通车辆,贵吗?实际确实不贵,甚至是普通人家都能买得起,然而说这车稀有是因为这车来自一个古老的品牌,五灵!

而且这辆车是五灵集团全球限量的一款车,华夏之内绝对不超过十辆,如今这个时间地点出现在这里,萧叶风已经明白来人定然是奔向自己。

然而是敌是友,萧叶风无法预判,不过萧叶风现在希望来人是友,毕竟现在身上的伤还是多少影响自己,但是想来即便是敌人也不会有热武器,毕竟这里是华夏,而且是闻名全球的困龙狱所在。

第2章 老朋友

“嘎吱”

这一辆漆黑如墨的陆地巨兽五灵-巡洋舰,在一阵轮胎摩擦路面的声响之后,直径停在萧叶风的身前,巨大的车头,保险杠之上的尖刺距离萧叶风的身体不足一寸,而此时发动机的轰鸣之声停止的同时,驾驶员一侧的车门被推开,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汉从车上走下。

壮汉有着黄色的肌肤,显然这是一个亚洲人,然而壮汉的头发却是被编出一条条的辫子,发饰都被黄绿红三色的宝石所装饰,显然黄色的蜜蜡,绿色的松石,红色的玛瑙让这个壮汉多少有些从前流行的非主流气息,然而壮汉胸前一条乌金色的项链之上,吊着的飞鹰证明了他的身份。

见到壮汉,萧叶风错身从陆地巨兽的副驾驶方向,转身就要离去,然而壮汉见到萧叶风就要离开,一双鹰目一皱,双手在陆地巨兽的引擎盖之上重重一按,巨大的力量将车身整个下压了近乎一寸,随后壮汉借着力量整个人从车的另一边翻身而来。

然而即便如此,萧叶风依旧抬腿就走,然而翻身而来的壮汉一把抓住了萧叶风的背包,而对此萧叶风不过是微微一动,随后反手就是一抓,左手直径抓住了壮汉的小臂,阳光之下闪烁着光芒的银针直径刺中了壮汉的手臂。

一针刺中萧叶风反手收回银针,而此时壮汉抓住萧叶风背包的手却是依旧紧紧不放,见到壮汉紧咬牙关就是不肯放手,萧叶风一声长叹,随后左手小指一挑,一根尾端嵌有黄豆粒大小银铃的银针飞出,在壮汉腹部一点,随后被一根细如发丝的线条拉回萧叶风手中。

腹部中针,壮汉脸上的痛苦消失了几分,然而紧紧抓住背包的手掌依旧未曾放开,两人相视无言,就这样站了很久。

“叶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壮汉看着萧叶风眼神之中满是疑惑与不解。

“累了,不想再继续了!”萧叶风将手中的银针仔细擦拭后,小心放回锦囊,随后说道。

“叶哥!你~”壮汉看着这个曾经风光不已的男子,久久还是未曾说话。

......

一辆黑墨色的陆地巨兽带着一路发动机的轰鸣之声从远方驶来,飞速掠过大路,而路旁的花草牌被带起的强风吹弯了腰,此时五灵-巡洋舰之上,满头小辫的壮汉,驾驶着巨兽一路奔驰,直奔这座城市的机场而去。

车子中,壮汉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萧叶风,终于还是忍不住壮汉说道:“叶哥!你...”

“哲别!别说这些了,你的肝有问题,这两年是不是受伤了!”萧叶风岔开了话题说道。

“吱嘎”

萧叶风的话让壮汉哲别手握的方向盘急速一抖,索性反应速度极快,突然减速的巨兽,马上回复继续行驶,而此时萧叶风的眉毛一皱,随后再次说道:‘哲别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叶哥,疯针之名果然不假,两年的号子生涯,没有抹去你的能力,甚至我感觉你更强了!”哲别一甩满头的小辫,扶正方向盘后感慨的说道。

“少说没用的,肝脏受损,你不是肝部受伤了,是那一个烂手帮你动的手术!”说道此处萧叶风一双剑眉几乎立起,暴躁的情绪压制的哲别几乎不敢大喘气。

文章地址:/xuanhuan/288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