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格斗狂想

点击:
第一章 结束是为了另一个开始

第一节

努力不等于成功,可是不努力,就一定不会成功。

―――――陈星 语

炎热的夏日。做为一年中最热的这几天。这时的太阳叫人发狂。树上的知了却在咿呀咿呀的不停的叫着,好象这个炎热的夏日不能带给它们丝毫的难过。

一个简单干净却有些陈旧的四方大院坐落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院外的那一排白杨树半腰的树皮早已破碎消失,露出渗人的白茬。院子里一块不小的操场,一排平房宿舍,简单的军用锻炼器具,告诉人们这是曾经是一座军营。

陈星很不舒服,做为一名北方人,他对炎热的夏季很是感冒。

大口的喘着气,慢慢的把双手上的绷带解下,一阵撕裂肌肤的痛苦熟悉的传来,陈星的眉头都没有动一下,刚才剧烈的三十六下全力连击很显然让陈星的双手有点超出负荷,拳面上厚厚的茧子下渗出了点点红色,一切都值得,对面40公分粗细弯曲的铁柱证明了陈星的努力。

陈星是个武痴,而且是极度痴迷的武痴。

从5岁第一次和小朋友打架打输了开始,陈星就知道,武力的重要性。从此地狱般的锻炼伴随了他这22年的时光。陈星是个没爹没妈的孩子,只有一个老迈的爷爷和他一起生活,而且他的爷爷对陈星这种对自己近乎于虐待的锻炼没有丝毫的管束,这让他更加没有顾忌。

从跑步开始锻炼体魄,各种拳术散打培训陈星是能去就去,慢慢的陈星对这种暴力的技术达到了痴迷的境界。他不惜代价的搜刮着所有能弄到的武学书籍。用各种愚蠢的暴力的奇怪的办法提高着自己的实力。

为了达到力量的锻炼,陈星从6岁起身上就没离开过负重沙袋,到现在沙袋里的沙子早已经换成了铅,为了训练速度,陈星80%的移动都是全力的冲刺跑步,短距离长距离的启动停止让陈星受益非浅,每天不间断的20公里全速跑更是叫陈星的速度跨越飞快。

为了所谓的实战经验和绝对的冷静,陈星10岁开始大小战斗无数,小到和地皮无赖打架斗殴,大到找成名武师,成名武馆的挑战,陈星自己都记不得多少。为了真正的把生死抛开,他甚至在14岁那年去了阿富汗参加了整整4年的游击队,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能让自己抛开生死的束缚,忘记自己的存在。

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这是陈星对技击之道的理解。遗憾的是陈星已经没有提高自己的有效的办法了,所有现代的训练手段早就不能对他的提高有显著的帮助,他把希望寄托在自己7岁那年从旧货市场买来的破旧的内功养生术。20年的不间断修炼,陈星早就感觉到了体内那气的存在。但是他始终不知道,怎么去运用,书中不断提到的内视他还没有达到。他知道自己的那本书不是什么武学秘籍,但是很显然在现今这个科技的社会,远古的所谓的武学早已经没落。他只能靠这个可能不知道是几辈子的养生术来掌握基本的行气方法和理论。

“报告!”

听到声音,陈星回过头,两个有着挺拔军姿的军人笔直的站立在自己的身后。

“班长同志!解放军第五工程处第三办公室 李威,杨剑 报道,请指示!!”

陈星安静的看着这个季度被送来当“沙袋”的这两名军人。

别人或者不清楚,可是自己明明白白,所谓的解放军第五工程处代表的,就是解放军特种部队特别反应中队第五连,也是自己曾经待过的老家。自从自己因为在探家期间把那欺男霸女的那个太子送进太平间而退伍后,这个自己的老家从来就没舍得放自己走,虽然自己离开了军营,但是每三个月这个老家都会叫两名士兵带上足够的给养给自己送来,同时这两名士兵也会在未来的三个月里当足自己的“沙袋”,成为自己练功的对象。

每次送来的两名军人回去时都是全身伤痕累累,但是这每三个月来当“沙袋”的两个名额在老家仍然是所有士兵乃至军官最眼红的指标。甚至给个二等功都不换。毕竟二等功对于特种部队的官兵每年都是大把的抓,可是能和全解放军最有攻击力,最强悍的格斗高手“刀锋”的对决,恐怕一生都难碰到。更何况每次来这里当沙袋的战士,回去后的格斗技术都会突飞猛进,明显好处大大的有。

陈星没有说话,那两名战士也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陡然足底发力,收腰,矮身,动在电光石火之间,陈星的手掌已经轻轻放在了李威的胸前,李威尽管早有准备,却连防御的姿态也只做好一半,手刚刚提到肋下。

“喝!!”发力的轻喝低低传出,李威已经有如炮弹一样被陈星击的飞射出去。

没有任何示警,那边杨剑的边腿已经如同毒蛇一样带着凛厉的尖啸袭向陈星的头部。特种部队战士的心理素质果然优秀,在不利的前提下依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干净果断而带有强烈威胁性的边腿是压迫陈星离开自己一定距离的最好办法。

可惜,想法永远不等于现实。

足腕一紧,刹那间竟然被陈星一直没动用的左手一把抓住,紧跟着陈星的半个插裆抗摔的招数让杨剑的心理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这个所有军人都会的最基本的擒敌拳中最慢的招数竟然让杨剑这个特种士兵摔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而自己足足能斩断20公分木桩的边腿在陈星面前竟然如同小孩子玩耍一般被轻松抓住,简直是荒谬之极。可偏偏现实就摆在眼前。

秒杀!!

看着陈星慢慢走进宿舍的背影,李威和杨剑不仅心头一叹,名不虚传。

“刀锋”果然仍然是全军最强悍的格斗高手。

※※※

紧紧跟随在陈星身后,努力做着陈星所做的一切训练,这就是李威和杨剑现在所要做的一切。说起来真的很简单,做起来也真的好难。20公里的全速跑他们可以说是一种习惯,可是想跟住陈星的步伐,还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陈星的20公里全速跑用的居然是400米速跑的速度。而且还全程不减速,这叫他们禁不住怀疑,陈星,真的还是一个人类吗?

而每天傍晚的实战,更是叫李威和杨剑叫苦不堪。有这样的训练吗?真他妈的比实战还实战。做为特种战士,他们一直认为自己的格斗技巧决不落后于任何人。可是每天的实战都会将他们曾经的高傲击的粉碎,自己最得意的绝技都会被陈星轻松化解,能轻松撕裂猛虎肌肤的拳脚在陈星面前简直形同虚设。不可思议,这是李威和杨剑现在唯一的想法。

“班长,你接我们哥俩的拳脚没有任何感觉吗?”李威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陈星想了想,一双没有感情的目光扫过李威的脸上。

“平凡的武技,无非是力,技,速。力是根源,速是前提,至于技,无非是把力和速使用出来的技巧。你们的力,真的施加在我的身上了吗?”

“那当然,我们都是全力施为了。”杨剑显得很是激动。

“倒功中,你们落地时为什么要主动拍地?”

“因为,那可以把落地的冲击抵销…………”李威的声音嘎然而止。抵销,是的,抵销…………原来这么简单的道理,李威不禁一阵苦笑。简单的道理,可是,他做不到,那需要多快的反应和多快的速度。看着陈星,李威和杨剑发现,原来沉默寡言的这个所谓的班长,竟深不可测。

第二节

饭是人吃的,路是人走的。

陈星 语

树叶渐渐发黄,破旧的四方大院依旧冷清,干净。

院中三条人影兔起雀落,纠缠不休。李威和杨剑再也不象刚来这里那样永远是被秒杀的份了。尽管仍然不能坚持超过20秒就被击倒,但是现在最起码能做个合格点的“沙袋”了。

今天的实战结束了,三人按照往常的习惯坐在操场边的台阶上整理自己的衣物。间中李威和杨剑或者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陈星依旧一副死人脸,不苟玩笑。

“你们,该走了。”陈星冷不丁冒出一句。

“呃?”李威和杨剑被陈星这一句噎的不轻。

“班长,怎么这么着急就要赶我们走啊,我们还需要继续和您在练习一段时间,越是和您在一起,我越觉得我们需要学的还是太多太多。”李威杨剑都一副乞求的表情,不知道要是叫他们的战友看见,是不是会被笑掉大牙。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能教你们的,也不过是一些浅显的理论。路,是自己走的。”陈星的语气说不出的坚决。

“班长,就不能再一点点时间?一个月,要不,半个月也好啊。”杨剑继续着自己的努力。

“就这样了,你们收拾一下,明天早上,我希望这里变回以前的安静。”陈星没有继续给他们机会,转身走进了宿舍。背后李威和杨剑的目光中,隐隐带着不舍。

陈星这么做是有理由的,他认为自己都是一个需要不断去努力的求学者,又怎么能去为人师表。更何况他觉得自己的内气最近隐隐有些特别,可能到了该突破的时候了,这个时候他不希望有人干扰。

宁静的夜晚,陈星在自己的宿舍里盘坐。今天的他总是觉得有些特别,内气在身体里不停的流动,缓慢而坚定。陈星的内气平时散漫全身,就是练功时也不够集中,尽管经脉中的内气不停的流动,全身被带动的内气依然不够明显。

随着内气的不断运行,陈星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有生以来,头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内气。那个养生决带给他的显然是充满了生机的内气,可是却不活泼,在自己的腹部丹田的位置,有一个很密集的内气团,缓慢而规律的旋转着。

陈星知道,自己是应该做一些改变的时候了,从自己刚开始练习内功到现在,早已经20年,内气的纯度早就上升到了一个高度,原本气态的内气,现在似乎变成了液体,他知道是时候了,到了应该实践他的想法的时候了。那个奇怪的,疯狂的想法。

陈星小心的把丹田的内气团慢慢分开成两团,一团比较大的依然在丹田缓慢的旋转。另一团被自己小心的沿着经脉推动,在推动的过程中,陈星不断的试图改变其旋转的方向,这是一个缓慢而危险的过程,一个不甚就可能引起全身内气的大暴动。陈星的额头不禁渗出点点汗滴。成败悬于一线。

陈星没有炼气的经验,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书籍教他怎么做,做为一个极度的武痴,他的追求是永无停止的,他相信,别人能创造出内功,他也应该可以,成功了,就是一个新的局面,失败了,也无非一条命而已。自从爷爷在自己的23岁那年去世,自己早已经了无牵挂。

文章地址:/xuanhuan/28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