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异界生活助理神

点击:
第一卷 初到贵境

第1章 史上最杯具穿越

太阳像一枚特大号的爆炎火球,挂在天空。

位于毛里球斯国南部的卡拉多山脉森林,此时正值中上午时分。

由于食物充足,且尽可以挑肥拣瘦,吃饱到撑的雄性喳喳鸟在树枝上蹦来跳去,用充沛的体力和响亮的歌喉,向异性邀宠,企图获得交配的权利。

但是大多数时候,这种行为纯属徒劳。高傲的雌性喳喳鸟向来只钟情于族群中最为优秀的那一些,而对其它的大多数,不屑一顾。

因此雄性喳喳鸟就有了截然不同的两种命运,一种是在雌性的包围中精尽人亡,不,是鸟亡,另一种则是寂寞而悲情地咏叹着——孤独的鸟是可耻的。为什么我的天空总是漂满泪水?

“我曹那个操,当我是死人啊!”五肢松散有气无力地仰卧在地上的未成年男子,看着正上方仅仅两米处站在树枝上旁若无人般歌唱的不知名贼鸟,怒了!

怒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该鸟刚刚玩了一把自由落体游戏,把一团身上排弃出的那啥……倾洒在他的脸上,离嘴,仅仅只有零点零零一米。

“如果我能动的话,我一定要把你抓到,扒你的毛,吃你的肉,再一下一下嚼干净你的骨头!”

大森林中,向来生机勃勃,同时也危机遍布,生活在这里的大小动物们都很敏感,喳喳鸟也不例外。——那些不敏感的,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死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这只喳喳鸟停止歌唱,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四周,结果一无发现!

“奇了怪了,怎么回事呢?”怎么观察也没发觉心底那毛骨悚然的感觉来自何处,喳喳鸟费解地摇摇头,却也不愿再在此地多留,轻蔑地看了一眼下方的不明垂死生物,喳喳鸟振翅一跃,轻灵地像箭一般飞走了。

像地下的这种东西,它可是见多了。那些食腐的臭家伙们,很快就又有美食了!

飞行中的喳喳鸟咂咂嘴,怎么也想不通死东西有什么好吃的,“我的品味可不一般!”这般想着,它又歌唱了!

方天的郁闷,已经超过了临界,是真正地郁闷欲死了。

在恢复意识后,仅仅不到三秒钟,他就用脚趾头思考出他已经不在原来的地球了,换句俗话说,他穿越了!

“人家穿的是衣服,哥穿的是位面。”方天泪流满面。

泪流满面不是因为穿了位面,而是因为,方天紧接着便发现,他现在的这具身体,已经要向大自然举行爱的奉献了!

这具小身体的胸口近心脏位置,不知被什么东西所伤,有一个不规则的复杂伤口,伤口的流血已经近乎停止。这不是说伤要好了,而是心脏的跳动正趋向于停止!

没有这么玩的吧?

穿越本来是好的,这可比什么出国考察之类的要时髦多了!

虽然穿越的机制不明,但地球上早就已经流传着关于穿越者的神话。作为穿越者,不管他们穿越之前是混得好还是混得矬,穿越之后,他们无一例外地都会雄起。

就算是女子,穿越到小三身上,最后也能把正妻斗垮!

不过,人家穿越是享受生命,创造生命,哥穿越却是享受死亡。

同样是穿越者,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在度过初始的无奈后,方天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焦灼。

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可惜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年轻轻轻的,似乎才十二三岁,就挂了,有点遗憾。

脑海中,身体原主人的意识还在翻滚不休,不过方天没有理会。

“小盆友,你就安心地去吧!事已至此,再瞎折腾也没什么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方天喃喃说道,他的意识,也开始慢慢低迷起来。

这具身体,支撑不了多久了!

“佛经上说,一弹指间六十刹那,一刹那间九百生灭。这么说来,剩下的时间似乎还不少。”方天若有若无地想着,在论坛上,大家是说爱迪生是穿越者还是爱因斯坦是穿越者来着?

周围,是高低不一的虫鸟鸣叫,更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大型动物的奔跑与嚎叫声。

不知名的花香,树木的清新,以及一些腐叶散发出的腥味,混杂在一起,构成大森林中特有的气息。

闻着这种气息,听着无数动物们的声音,垂死中,方天竟然迎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这种宁静,甚至超过了他以前静坐时的状态。

生命如此美好,我却要向你说再见,方天轻叹一声。

知道时间不多了,方天最后打量了一下周围,古木参天,不远处,那棵直径有两三米粗的,靠,眼还没花吧,那是沉香树?

在来时别说是沉香了,就是出产沉香的上品佳木的价格已经被炒到一克超过一万的沉香树?

这要是随便拖根树枝回去,该值多少钱啊!

方天有流口水的倾向。

不过,可惜了!

带着对生命的最后一丝眷恋,方天闭上眼,静静地迎接死亡。不过就在他闭上眼的时候,耳边缭绕的各种声音中,似乎传来了相当熟悉的一种。

那是……人走路的声音?

这荒无人烟的,居然在这个时候,有人经过?

刹那间,狂喜涌上心头。方天强行按捺住狂喜,艰难地提起心神,静静地倾听着,没错,确实是人走路的声音!离这里,好像只有四五十米。

不过,脚步声似乎正在远去?

“救命啊!”提聚起身体中残余的全部力量,用脑海中身体原主人所用的语言,方天声嘶力竭地嚎叫出了惟一的也是最后的三个字。

然后胸口伤处涌出的无尽疼痛,让他彻底地昏迷了过去。

“团长,远处似乎有人在叫救命?”

森林里,一行十来个人的队伍中,一个头发短短却根根竖起的人忽然说道。

“剑猪,你听错了吧,这里怎么会有人叫救命。”另一个全身盔甲打扮的男子说道。

“什么方位?”走在最前面的男子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整个队伍也跟着停了下来。

“就是这边。”那个被叫做剑猪的伸出左手,指了指身侧。

“大家去看看。”

队伍随即转向。

仅是片刻,一行人已经来到了方天躺着的地方。

“铁翅鸟伤的,还有口气,不过也差不多了。”队伍中一个人稍微打量了一下方天,便即说道。

“还有没有救?”那个团长说道。

“难说。”那个人摇了下头。

“这小家伙好像还是魔法学徒呢。”一个瘦得跟竹竿差不多的家伙说道。

“这样吧,抬回去,就看他命大不大了。”那个团长考虑了会,下了决定。

几个人分别动手,劈枝砍叶,仅仅不过两三分钟,一副简易的担架便做好了。“真是人小胆大啊,一个人也敢深入到这里来。”

回返的路程中,其中的一个摇了摇头。

第2章 这里的饮食很糟糕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方天心中无尽喜悦。

能够醒过来,就说明,他得救了!

伤口处仍然泛着令人抽搐的疼痛,不过已经被包扎好,身体似乎也受到过治疗,那种虚弱得快要死去的感觉彻底远去。

方天慢慢打量一下。

他现在正躺在一张木床上,床上铺着的被褥僵硬得令人发指。离床头不远处,一个比床略高的小木桌上,一盏油灯闪烁着如豆的灯光,习惯了灯火辉煌的方天一时间还有点不适应这种相当黯淡的灯火。

床,是那种很简单的木头床,做工很差。

床上铺的垫子,里面填充的不知是什么玩意儿,应该不是棉花。

垫面上的布,很粗糙,近似于传说中的麻布。

油灯就不用说了。

房子,四壁是土,顶上是木板。

更离谱的是,这小房子,居然简单到连个房门都没有。

“我莫非,穿越到原始社会来了?”方天心中暗道。

其实穿到哪里真的无所谓。死过的人,不会在乎太多,能活着,就一切都好。当然,要是能够不和那些霸王龙之类的存在抢食,那就更好了!

这个房间一直没有人进来。

就在这黯淡的油灯下,方天静静地躺着,度过了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夜晚。不过他倒也不寂寞,身体原主人的意识,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很好玩,有好多有意思的玩意儿。然后倦意涌起,他又睡了过去。

等方天再次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另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贴得是如此之近,近到让方天愣不丁地吓了一跳。

“哈,这个小哥哥醒来了!”蹲在床边俯着打量方天的小女孩欢声说着,接着就一转身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又是这个小女孩带头跑了进来,身后跟着另外几个小孩,再后面是几个大人。

“方天谢过救命之恩!”经过一夜,身体似乎已经奇迹般地大好,身体不再是僵直如死,方天吃力地提起双手,合拢在身前拱了一下。

这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礼节,不过现下的他只能以这种动作表示谢意。

“醒来就好。”一个大汉点了点头。

方天看这个大汉的气势,应该是几个人里面领头的,因为其他几个大汉在感觉上明显差了许多。

“小子,算你命大,这四十个金币的治疗费没有白花。”另一个人的话语就不太客气了,不过只是粗放,倒也没有恶意。

根据脑海中身体前主人的知识,方天换算了一下,四十个金币,大概相当于一万人民币左右。

“小兄弟,听瘦猴说,你是魔法学徒?”为首的大汉问道。

“是的,不过只有三级。”方天回道。

魔法学徒一共有九个级别,到了第九级才有机会晋升成为正式的魔法师。不过在这个世界,正式的魔法师非常珍贵,是国宝级的生物。

这身体的前主人资质相当不错,在十二三岁就能成为一个三级的魔法学徒,世所罕见。不过这也导致他的自信心空前高涨,为了抄近路,敢一个人深入卡拉多山脉森林,结果……

文章地址:/xuanhuan/28822.html